※ 想不到我會再來寫人生第一個BL CP的文

※ 當年因為小說入坑的我可能改不掉一些小說中的形容......

※ 手遊晴明別再敦親睦鄰當里長了,快點找回你的記憶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得好急

 

 

月光蒼白,夜風陣陣,龍笛的聲響伊伊嗚嗚迴盪,彷彿來自遙遠得望不見盡頭的彼方。

當安倍晴明發現源博雅善於雅樂時難掩驚訝之色,那個使弓的男人總給他放蕩不羈、直來直往的印象,樂器的演奏除卻高超技巧,更重要的還是演奏者細膩的內心情感——這傢伙哪裡跟纖細扯得上邊了?他隱匿於迴廊轉角形成的陰影之中,手中的蝠扇輕搖,實在不忍打破此刻由樂音凝成的氛圍,綺旎委婉的曲調悠揚,安倍晴明輕輕收起扇骨,闔上雙眼靜心聆聽,連樂曲已經停止都未能察覺。

「喂。」

他後知後覺地發覺源博雅正矗立於他面前,兩人之間僅僅距離一條手臂的長度,武士包覆柔韌肌肉的手臂正壓在他的肩旁,他茜草色澤的雙眼神情銳利,不知是蘊含怒氣或是什麼其他情緒。刻意不讓源博雅發覺自身存在的行徑讓安倍晴明略感心虛,然而他不願也不可能表現於表面,以不以為意的口吻回應對方。

「如何?」

「你,躲在這裡多久了?」

「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是在下的宅邸。」

源博雅「嘖」了一聲。

「我討厭別人這樣歪歪曲曲的。」

「你不也是?」安倍晴明反問。

然而向來桀敖不馴的源博雅卻沒能回嘴,安倍晴明不明其中原因,卻隱隱能感受到他碰到了某個碰不得也不該觸碰的位置。貴族男子的手臂依舊撐在陰陽師耳側,看來還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當安倍晴明對於不上不下的氛圍開始略感焦躁時,源博雅又開了口。

「……你想,是什麼構成『源博雅』這個人?」

什麼能夠成為源博雅?這是個困難的問題,多數人支支吾吾只能回答「他就是他」;但對陰陽師而言,這只能有一個答案。

「是『咒』。」安倍晴明張開蝠扇的動作是為掩飾他對於過近距離的不自在,傳說為白狐之子的他實在不能適應他人靠近。

「這個『咒』不能僅有『源博雅』本身的認知,還包括其他人對『源博雅』的認知。」他說,「這些『咒』必須存在,才能維繫起『源博雅』這個咒的『意義』。」

安倍晴明拋出陰陽師所學回應,他並不認為初次聽聞的源博雅能夠理解「咒」的定義,然而源博雅垂下眼瞼,淡淡地說了句「是啊」。

彷彿他並不是第一次聽聞似的。

「當認知與記憶不存在,『源博雅』就不再是『源博雅』了。」

源博雅的吻落在他的頰上,旋即安靜地轉身離去。安倍晴明望著武士的背影,卻一直想不透源博雅是為了什麼興起這樣的惡作劇。

 

龍笛葉二仍舊伊伊嗚嗚地吟唱著不知名的曲調,彷彿來自遙遠得望不見盡頭的彼方。

 

 

End.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