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第五章後的獵后

※ 為了打字方便,使用我流中文翻譯名稱

※ 本人對於第五章後二劇情編排非常不滿,因此是以路克與維爾在VDC後心生嫌隙為前提,直到兩人和好的內容

※ 以上都能接受,再按繼續閱讀

 

維爾向來不怎麼喜歡宴會。

許多人對於知名人士有不切實際的妄想和猜想,夜夜笙歌的宴會是最常見的其中一種——事實上,那些香檳美食有多高的熱量,他連想都不敢想。比起宴會,他更傾向利用踩飛輪或跑步的時間清理未看電影清單,或者替每個寮生規劃適合的運動與體重管理菜單。

現在的維爾拿著一杯水蜜桃口味的氣泡水,周旋在各個他喊得上或喊不上名的人士之間賣笑,他是專業的演藝人員,即使不樂意或懷著一肚子的負面情緒,仍能做出適當且不破壞派對氣氛的應對進退,只是專業人士的基本功罷了。

就像在VDC大會結果出爐後,他與優勝者同台演出一樣。

隨著侍者開始端上酒精飲料,宴會的氣氛逐漸鼓譟高昂起來,本就是慶生的場合,在本日的主角因一時興起下場跳舞後,周圍賓客們也紛紛開始尋找舞伴。身為知名的演員兼模特兒,又有著一張精緻冷豔的面孔,維爾自然也是被爭相邀請的對象,他藉口說今天累了,左閃右躲好一陣仍被不死心的男女糾纏。正當他百般推辭卻莫可奈何,開始考慮隨意應一兩個人的邀約再藉口累了好擺脫無止盡的詢問,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維爾頓時失去的耐性在嗅到熟悉的香水味時煙消雲散,這味道是他自己調配的,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很抱歉,各位如花嬌艷的女士們與英姿颯爽的男士們,在晚風沁心、月色皎潔的美好夜晚必須告訴各位如此遺憾的消息,」來人摘下頭上的寬邊帽,擺在胸前做出了十分抱歉的模樣。「維爾是我的舞伴,請原諒他無法答應各位的邀請。」

 

路克‧杭特。

 

他的副宿舍長、他的夥伴、他的情人。

他轉過頭對著維爾微笑。

Mon amour,讓你久等了。」路克空著的掌心朝上,等著維爾的回應。此時的他理智上清楚這是再好不過的一個台階,只要維爾願意搭上路克的手離開,整晚的惱人糾纏便會就此結束,然而維爾僵在原地,惱怒與困惑與其他五味雜陳的負面情緒在一瞬間幾乎占據他的腦袋。

別這樣,讓他難堪除了洩憤以外,沒有任何意義。別做無所謂的事情。

維爾緩慢悠長地輕吐出一口氣,將指尖搭上路克的掌心,在眾人的目光之下演出恰如其分的傾慕微笑。

 

「我們走吧。」

 

 

他們來到宴會場地外的花園,在燈火通明的慶生派對歌舞聲襯托下更顯寂靜,路克牽著他的手還沒放開,這讓維爾微妙地不自在起來。VDC結束後,他已有一段時間刻意避開與路克獨處,當時迦彌爾與艾斯等人的抱怨他是聽在耳裡的,似乎沒有人能夠理解,為什麼維爾對於路克將票投給對手這事能夠如此輕易地接受──維爾也是這麼認為的,他也認為自己很平靜又迅速地接受事實,路克順從自己的本心做出選擇並沒有錯,維爾也沒有時間留在原地自怨自艾,更沒有時間感到憤怒不平,對身邊的人們撒嬌耍賴當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維爾迅速放下VDC的事,專注眼前所有他該完成的工作與身為波姆菲歐雷宿舍長的任務,路克卻從他最信賴的夥伴,成為扎在心頭的一根拔不出的短刺。

維爾冷靜地判斷了自己的狀況,他知道自己多少有些芥蒂,畢竟路克的決定彷彿否定了維爾的特殊地位,不過這種事只要時間過去自然會慢慢失去影響力,更何況,路克是誠實反映維爾現狀的一面鏡子,鏡子除了能讓人整理儀容,也能反映自身的不足,所有表演者的第一步都是在鏡子前面反覆練習自己的身段與台風。

鏡子不會說謊,所以不需要、也不應該對鏡子產生任何怨懟。

「沒想到你會來。」維爾隨口開了一個話題,「難道是因為天氣不錯的一時興起?」

Qui,不過也是因為收到了派對主人的邀請。」路克微笑著接了他的話,「而且我想,維爾應該也會受到邀請。」

說得也是,派對的主人也曾經是波姆菲歐雷的學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連同邀請了副宿舍長參加。意識到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路克會出現在社交場合的維爾頓時有點洩氣,他自認在這段關係中,他足夠尊重伴侶,不探問路克不願意讓他知道的事,然而對路克的一無所知彷彿成為他不用心的鐵證,維爾對此感到不服氣,卻又想起路克所追求的僅僅是「美」而已,路克向來喜歡美麗與美好的事物,有時也會抱持著好玩的心態親近他認為美的人或物,如果他已經不認為維爾符合他的美學,轉移注意力到他人身上也是能夠預料的。

更何況,這段從來沒有名正言順開端的交往關係,在Night Raven College這間捉弄與謊言層出不窮的學校裡,不論對維爾或對路克而言,都應該只是一場打發時間的遊戲罷了。

難以捉摸的路克讓慣於待在主導地位的維爾,像是突然被剝奪視線的人,失去辨別距離的能力,他無法準確判斷兩人之間的距離──高高在上的波姆菲歐雷學院宿舍長淪為心驚膽跳的獵物,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情。

維爾沉默地抽開手,前方的金髮獵人停下腳步。

「好了,到此為止吧。」他將散落在肩上的長髮撥至後方,「他們已經看不見我們了。」

「在如此花好月圓的時刻,我想夜間漫步與談心應該是個很好的約會行程。」路克的語調似乎還有一絲討好的味道,然而維爾雙手環胸,對於他的邀約不置可否。

「……你可真是貪心啊。」波姆菲歐雷的寮長的語調聽不出特別的情緒,彷彿只是在陳述事實,但隨即又嘆了口氣,露出無奈的神情。

「不論是哪種獵物都想要,難道就是得有這樣的心情,才能夠成為優秀的獵人嗎?」

路克斂起笑容,若有所思地將頷尖抵上食指指節。

「好的獵人必須對盯上的獵物一心一意,注意力分散是沒辦法狩獵的。」

「所以,比起獵人,你比較像是紅心女王的園丁,只是白玫瑰與紅玫瑰都想要。」維爾冷淡地哼了聲,「這樣會被紅心女王砍頭的喔?」

「哈哈哈,這麼說來,幸好我能站在維爾的身邊,而不是被分配到薔薇之君旗下。」路克再次露出笑容,接過維爾的話。「La rose est rouge. Les bleuets sont bleus, j'aime mes amours.

金髮的獵人再次摘下頭上的帽子,上前對波姆菲歐雷的寮長行揖。

「……解釋,路克。」

Qui,樂意之至。」路克重新站直身體,以舞蹈準備動作一般的姿勢,將手放上維爾的後腰帶。

「如玫瑰必然嫣紅,如草桂必然湛藍,如蜜糖必然甜美。」他將一個吻印在他的愛人光潔的額前,「如你必為我所愛。」

維爾盯著那對翠綠的雙眼,最後還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我知道了。」

 

於是維爾環上了他油腔滑調的愛人的腰,睽違已久地給他一個擁抱。

 

End

    文章標籤

    ツイステ ルクヴィル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