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透明的傷與漂亮的殘忍〉後續小番外

※ 因為前一篇是清光觀點,番外寫了安定觀點

※ 其實他們應該感情不錯啦,嗯

※ 安定跟清光都好可愛喔,一起喔啦!(不要擅自改別人的歌名#)

 

 

 

大和守安定早晨醒來,天空並不是很亮,他想爬出被窩去拉開紙門卻動彈不得,加州清光抱著他的腰,腦袋埋在他的腹部正睡得舒服,他想起昨夜他們似乎是哭著睡著了,自己的眼睛有種睜不開的乾澀感,加州清光的雙眼也有些浮腫。

明明哭著睡著卻睡得一臉幸福的模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傢伙。

雖然很想乾脆睡個回籠覺,但謹守武士生活戒律的沖田君不會允許吧。大和守安定輕手輕腳拉開加州清光的手臂,塞回棉被裡頭,總算是能順利起身盥洗。

「給我安分點哪。」他喃喃自語著,伸手捏了下加州清光的鼻子,見他皺皺眉頭又往枕頭蹭了幾下,大和守安定算是終於放過他去盥洗。

似乎是起早了,連向來早醒的大太刀都還沒開始活動,大和守安定自己打桶冷水,擦洗臉部與耳後,末了順便敷下微腫的雙眼,雖然不像加州清光對自己的臉蛋那麼重視,但總是不想讓審神者或其他刀子看見這副狼狽的模樣。

他還沒打算叫醒加州清光,室內光線也不足,摸黑換上戰鬥服、披上羽織以後端著鏡子與梳子到房外窄廊,梳開打結的長髮、束起馬尾,白色織帶打上漂亮的平結,輕輕甩動幾下確定有好好紮緊,確認儀容端莊以後將用具收回房內。接著大和守安定轉頭盯上還沒有清醒跡象的加州清光,貓著身子悄悄靠近以後,像是撲向獵物那樣撲上棉被團

「噗喔!!!」

「該起床了!沖田君不會允許你睡這麼晚!」

「大清早的做什麼啦,你這把難用的刀……」

「哼,你明明也是難用的刀,不只如此,又愛哭、睡那麼晚,眼睛還腫得跟雞蛋一樣大。」

「眼、等一下,真的腫起來嗎?走開不要看我啦!先讓我打扮一下!」原本頂著惺忪睡眼的加州清光瞬間驚醒,匆匆忙忙爬向鏡子然後發出淒慘的悲鳴聲,嚷嚷著「不可愛主人一定不喜歡我了啦怎麼辦」。看到這裡的大和守安定終於笑了起來。

 

「加州清光。」

「……幹嘛?」

「你很可愛喔。」

「──說什麼啊你!奇怪,昨天還說討厭的……」

「呵呵,沒什麼。」

加州清光嘟囔著「莫名其妙」,繼續打理自己的門面,大和守安定則是拾起旁邊的木梳,替加州清光打理他長到腰際的頭髮──今天試試蝴蝶結吧,反正再怎麼掙扎,只要說他很可愛就會馬上妥協。他愉快地心想。

 

又是一日。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