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只是隨手寫的奇幻梗

很獵奇

奇怪的設定有

可能OOC......不,是根本OOC

它不是坑

真的不是坑

我沒有要挖坑的意思

之前丟過噗浪不過只有私噗的樣子

明白之後沒有被雷死而且有興趣的請點開看下去↓

 

 

 

   一場戰爭席捲整片大陸,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倖免於難。身體逐漸被腐蝕,每個人的生命都遭到死亡詛咒,戰死、餓死不計其數,即使中間的幾次勝利可以帶給人短暫的歡樂與激情,但是那些終究無法填飽肚子,無法給予人們安定的生活。

   有人說,戰爭就是為了要停止戰爭。

   在人類數量銳減,政府開始向非人討救兵,人類與非人類的界線在此化為烏有,若是可以找到一個值得依靠的非人,不少暴民甘心放下手中的武器與火炬,投懷送抱也好,俯首稱臣也罷,目標就是很簡單的三個字──活下去。

   沙場鮮血遍地,食屍鬼一族在戰後的土地上面前進,尋找新鮮的屍體大快朵頤──這場戰爭最大的受益者八成就是這些禿鷹似的食腐生物。伊月俊半瞇著眼,不悅地皺眉。

   「嘖。」他發出一聲咂舌聲,自三層樓高的樹枝上跳至地面,優雅輕盈地未發出一點聲響。

   「這邊是吸血鬼的地盤,食屍鬼應該不能超越界線吧?」

   食屍鬼的身影在沒有月光的夜裡幾乎看不清,個頭最高的聽見伊月俊的聲音,走上前來,口吻十分不耐。

   「本大爺不來吃這些屍體,難不成吸血鬼少爺您要吃嗎?」雖然用了敬稱,但是沒有一點尊敬的意味,食屍鬼冷笑了一下。「能命令本大爺怎麼做的只有本大爺自己,沒落的吸血鬼還是到旁邊去吧。」

   「基本上……」帶些屍臭的銳利指甲劃過吸血鬼蒼白的皮膚,留下一道沒有流血的紅痕。「吸血鬼從某方面而言也是『屍體』吧?」

   直接挑明的威脅,再笨也該聽出來食屍鬼的企圖,伊月俊無聲無息的向後退了幾步,遠離對方手臂攻擊的範圍,從斗篷下伸出手來,指指對方手上的人體。

   「我不想搶地盤,畢竟只是徒增傷亡跟麻煩,沒有半點利益。不過……青峰,你手上那個應該不是屍體喔。」淺灰的鳳眼一挑,鮮血般鮮紅的霧氣籠罩原先清明的眼神,連聲音都變得具有威脅性與攻擊性。「給我,快點把你手上的人類給我──」

   吸血鬼向來是優雅的黑暗族群,不過飢餓的吸血鬼恐怕就沒有那麼紳士了──攻擊力也是吸血鬼可以稱霸黑暗世界這麼長一段時間的重要因素之一,即使現在吸血鬼族群逐漸凋零沒落,餘威仍不容小覷。雖然神情冷靜,但眼前吸血鬼的殺氣騰騰已經無法隱藏,暴戾全寫在眼角,微微浮起的青筋在他的手背蔓延,即使青峰大輝是個能力優秀的食屍鬼,還是不想正面和顯然相當飢餓的吸血鬼對決。

   「……諾。」把手中的人類像是布偶般拋向伊月俊,「戰場上撿來的,可能已經沒有多少血可以喝了。」

   伊月俊接住了癱軟的人體,嗅了嗅──還活著,不過很可能就快沒命了。昏迷的男人腹部有一道被利器刺穿的傷痕,他的食物正從這道口子湧出,染紅兩人身上的衣物,滴落土地。

   脾臟破了吧?評估過這個男人身上存有的鮮血,根本不夠他塞牙縫,吃得半飽比飢餓更讓人難受,應該要等他血液流盡,讓食屍鬼打牙祭,或者有其他選項……此時,伊月俊低下頭,細細地舔舐傷口邊緣。

   青峰大輝不太確定是否每個吸血鬼都有這樣的技能──大部分吸血鬼深居簡出,像伊月俊這樣年輕一些的才會有興趣四處閒晃,保衛地盤,他們的特殊能力並不為外人所知──至少他沒有看過吸血鬼舔舐獵物傷口使之癒合。

   唇角沾染鮮血在面目姣好的吸血鬼臉上更添妖豔,徒手將男子扛起,粉嫩的舌尖舔去腥紅,伊月俊有禮地微笑,卻遮掩不住眉眼殘存的陰狠。

   「人類,我帶走了。」少年的身影在霧氣蒸騰中消失,連著方才的男性溶解在夜色當中。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