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M 725 紫原敦VS 赤司征十郎

赤司在往學校方向的公車上,翹著腳、手裡拿著日本棋社本期出刊的職業賽事的棋譜。

口袋傳來一陣震動,他動作乾淨俐落地抽出手機,貼到耳邊。

「喂?」

【早安,小赤。】同時傳來咀嚼的聲音。

「敦,一大早就吃零食不好吧?而且你在跟我講電話。」

【唔……】想像那個零食狂一臉委屈地將零食收進包包裡的樣子,赤司悄悄勾起嘴角。

「好了,有事嗎?」

【黃瀨說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小赤有聽說嗎?】

「有啊,怎麼了?」打從一個星期前,黃瀨就很期待這一天的樣子,不知道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小赤,來接吻吧。】

意料之內的一顆直球,赤司並沒有閃躲的意思。他對著電話聽筒輕吻了一下,滿意地聽見手機另一邊的人疑惑的聲音。

「收到了嗎?」

【……唉呀,小赤你好過份,我們隔好遠的。】

「想親到本人的話,自己到京都來找我。」捉弄紫原令赤司心情十分愉快,像是挑逗般地說著,說聲再見後華麗地掛上電話。想著說不定真的有機會見到子原,赤司瞬間有了精神面對籃球社的笨蛋們。

 

  1. AM 1002 日向順平 VS 伊月

擔任風紀委員的人鐵面無私是一般的規則,當這個規則套用在天秤座的人身上更是牢不可破。

──都這麼久了,這次,一定、一定要成功!

看著走在自己前方兩步遠的小情人,日向順平握緊拳頭,彷彿下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決心。

「那個,伊月……」

「嗯?」伊月聽見後方的聲音,回過頭,接著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反握住日向企圖牽起他的手,完美地將他反手壓制在牆邊,引起其他學生的驚呼還有讚嘆。

「校內禁止學生之間過度親密的接觸喔,日、向、同、學。」有如鷹隼一般的眼搭配微笑,別在伊月的外套上臂的值日風紀委員臂章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亮得有夠刺眼──然後那個笑臉明明很燦爛卻莫名的陰森……

……該死!為什麼風紀委員長要訓練風紀委員學會擒拿術?日向順平第N次在心中為失敗的計畫扼腕。

 

  1. PM 1218 綠間真太郎 VS 高尾和成

「好熱喔,小真。」高尾彷彿快溶化的冰淇淋,軟軟地趴在桌上。

「吃你的午餐,不然午休時間就要浪費掉了。」綠間把當日幸運物──今天是戴著斗笠的熊吉──擺在桌上,坐下的同時說道。

「好想待在有冷氣的地方……」

「流汗馬上吹冷氣會感冒。」

「啊哈,小真在關心我嗎?我好開心喔!」

「少囉唆,這只是普通的常識,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仍舊是冷冰冰的口氣,但是臉卻不自然地撇了過去。

高尾嘴角的弧度已經幾乎到達最陡峭的位置,不是第一天認識綠間的人都知道他不過是再一次傲嬌了。

「……對了,小真我跟你說喔!」高尾雙手托著腮幫子,笑得異常燦爛。「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唷!」

一個明顯不感興趣的眼神,不用猜也知道綠間並不感興趣,而高尾倒是發現了他感興趣的點──黏在綠間嘴邊的米粒。他笑著湊上去,吻掉米粒後壞笑著開口:

「小真帶便當了,我幫你拿掉喔~」

 

  1. PM 646 青峰大輝 VS 黃瀨涼太

【小青峰,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唷~~快點給我愛的飛吻吧!> 3 <ノツノツ

【煩死了,只有你才會記得這些莫名其妙的節日吧?】

【嗚嗚嗚小青峰不給我親親還兇我OAQQQQQ

【隨便你哭,不想管你。】

當黃瀨哭喪著臉把以上簡訊拿到笠松面前時,後者只有一拳打到模特兒臉上──乾脆把他鼻子打歪算了──的衝動。

「這種東西不要給我看啊混帳!你應該自己解決吧?我除了要當你保母之外,還要兼任愛情諮商師的工作嗎?黃瀨你可沒付我薪水啊!」按照慣例,笠松一腳把黃瀨踹飛,然後背起書包往校門口離去。

「嗚嗚學長你跟小青峰一樣好冷血、好無情,都不安慰人家……」黃瀨含著眼淚跟在後方。

「你是男人吧?人家什麼人家!」

「對不起!」

來到校門口,一名穿著他校制服的男性弔兒郎當地靠在圍牆,一臉不悅地望向黃瀨。

「喂,太慢了。」

方才還在悲泣的黃金獵犬瞬間收起眼淚,露出開心的笑臉,拋棄學長飛奔上前。

「小青峰~~」

「好啦,走啦。」

「小青峰我就知道你最喜歡我了

「你說夠了沒啊?」

「我最喜歡你了小青峰!!!」

青峰嘖了聲,一把抓住黃瀨的領帶便堵住他的唇。

不遠處的笠松覺得自己依舊單身的玻璃心被這兩個KY狠狠地刺痛了。

「放閃光前注意一下周圍有人啊,混帳!!!」笠松流下兩行男兒淚,對前方的兩人怒吼。

 

  1. PM 813 火神大我 VS 黑子哲也

按照慣例,在球隊練習結束以後走路到速食店,坐在窗邊的位子,一個嚼著第2526個漢堡,另一個邊發出聲音邊喝著奶昔,接著一起走到公車站牌等車。

「火神君,你知道今天是世界親吻節嗎?」黑子突然開口問道。

「啊?」火神臉頰抽了下,「這是什麼奇怪的節日啊?黃瀨跟你說的?」

身高僅達他肩頭的少年點了下頭,火神嘆口氣。

「那個黃瀨還真是……該說什麼?少女嗎?專門注意這些有的沒有的,怪不得老是被他們學校的學長毆打……」回想起練習賽時,背號四號真是有夠凶悍,把黃瀨踢過來打過去的……

聽說黃瀨那傢伙是個模特兒,這樣打真的沒問題嗎?

「火神君。」

「嗯?」

「請稍微、蹲下來一點。」

「……喔。」

高大的男子稍微彎下腰,而淡色頭髮的少年踮起腳尖,如他本人那樣輕柔、幾乎無法查覺地在火神嘴角落下一吻。公車的燈光在不遠處的紅綠燈閃爍著,黑子放開他時車門已來到他們面前。

「明天見,火神君。」

「啊、喔,再見。」

車門關上後,火神扒了扒頭髮,微紅著臉離開。而黑子則是隔著車窗看著他的背影,幾不可見的微笑了下。

 ----------------------------------------------------------------------------------------------------------------

我知道已經過了很久了啦......之前有發在鮮網,只是最近才在把這陣子的新文放來這邊

我需要日月同好!OAQ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