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文字委託

委託人:NoZer_ (https://www.plurk.com/noz_)

 

 

冬天在方瑾恩的印象中總是煙雨瀰漫,東北季風帶來細密如噴霧的雨滴與灰色的天空,壟罩在眾人頭頂近整整一季的時間。這段日子的方瑾恩常覺得自己像童話書裡的小鼴鼠,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捷運、地下街與各個室內來回,然而鼴鼠還有溫暖乾燥的稻草可以舖在窩裡,她只有被濕氣浸得又硬又重的棉被,除濕機幾乎二十四小時運作,但對她而言似乎是聊勝於無的存在,方瑾恩為了不讓自己在冬天被凍死,總是不辭辛勞把充滿冰冷潮意的棉被拿到自助洗衣店,期盼烘乾機能夠稍微讓她回味陽光的氣息。
她打開分租雅房的大門時,李清儒正裹著毛毯坐在沙發上盯著手機,外頭滴滴答答的聲音打在鐵皮上,不知是誰家的除濕機正在運轉,或者是雨又下了下來,下雨前到家是所有人的小確幸,方瑾恩一面慶幸自己已經回到室內,一面提著頗重的厚棉被進門,她沒辦法分出一隻手推門,只能把內門踢開,硬是把棉被袋扔進室內,再有些狼狽地關上門。
「妳回來啦。」李清儒頭也沒抬地招呼道,手裡喀噠喀噠地玩著Switch,方瑾恩漫應一聲,把已經冷卻但仍然鬆軟的厚棉被扔進房間裡頭,做完基本盥洗後回到客廳,把接觸冷水而變得冷冰冰的手貼到李清儒臉上,她「嗚哇」地叫出聲,方瑾恩笑起來,拉開毛毯擠到李清儒身邊。
「很冷耶!」
「我知道呀。」方瑾恩一把抱住李清儒,「外面好冷,妳居然沒有來幫我開門,難道蓋島比我重要嗎?嗯?」
方瑾恩扁成鴨子嘴,對李清儒抱怨,短髮的女孩笑嘻嘻地放下手裡的Switch,往方瑾恩臉頰上親了一口。
「我的寶貝當然很重要,比財富自由重要,所以我幫妳煮了熱奶茶,很乖吧?」
「好,妳好乖。」方瑾恩敷衍地摸摸李清儒的腦袋,「那還不快點去倒。」
「才沒那麼快呢,等我一下。」李清儒調整毛毯的位置,將兩人都裹進溫暖的法蘭絨裡頭,體溫很快便把毛毯裡頭蒸得溫暖,她握著方瑾恩慢慢暖起的手,輕輕捏她的掌心。
「覺得暖一點了嗎?」
「嗯,但如果有杯熱奶茶就好了呢。」方瑾恩將腦袋倒在李清儒肩膀上,心裡還念著她的熱奶茶。李清儒用手肘推了她一下,兩人在沙發上打鬧了一會,李清儒才起身到廚房裡去。
當初兩人離開宿舍後,都猶豫著應該租套房或者租雅房,畢竟擁有絕對獨立的私人空間與有個小廚房能夠做飯都十分吸引人,她們一面找房一面討論,在見識各式各樣的出租房間後,一塊坐在學校的長椅上,稍微想像了兩個不同的生活方式。
「住了一整年的宿舍,實在很想要一個自己的房間呢。」
「回到家就想懶散一點,不會遇到外人是最好的。」
「而且,還要穿內衣好麻煩。」
長髮的女孩笑著點頭附和。
「如果是女生宿舍,不穿也可以。」
「不過套房好貴。上次那間在地下室的真誇張。」
「誰會想住在地下室啊。」
方瑾恩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叉,絕對不會有人在學校上了一天的課,還想把自己關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
「雅房的話,很多都是公寓分租,要是室友還老是帶人回來過夜,或者把公共區域弄得亂七八糟的,肯定很討厭。」
「但是妳回來的時候,我們可以一起煮火鍋吃,妳月經來的時候,還可以煮桂圓紅棗湯給妳喝。」
「我也可以煮給妳喝……對了,有廚房的話,冬至可以煮湯圓吃,光想就覺得很棒。」
方瑾恩與李清儒相視一笑。
「聽起來,應該有個比較好的決定了吧?」李清儒說。
於是就成了現在的狀態,方瑾恩與李清儒已經在分租公寓住了兩年半,她們原想住在主臥室,最後兩人各自租了個人房,李清儒說這叫小別勝新婚。方瑾恩聽了以後輕輕推她一把,睡覺不過八、九個小時的事,算什麼小別。
「也是,我夢裡有妳,妳的夢裡也有我的話,那就沒有小別。」
「妳講話好油,去那裡學來的。」
「為了妳特別學的。」李清儒說,方瑾恩捏了捏她的鼻子,當作對她說話油膩的報復。
她不知道李清儒是不是真的特別學了講情話,但方瑾恩知道李清儒會煮奶茶是為了她而學。鮮奶茶不過就是紅茶泡鮮奶,然而什麼等級的紅茶、紅茶是泡開或者煮開、紅茶與鮮奶的比例、使用的糖的種類,全部都會影響口感。李清儒站在狹小的廚房裡,她從老家帶來一個銘黃色的金屬製水壺,上頭繪有可愛的泰迪熊,這個水壺只用來煮奶茶,方瑾恩每每看見它就會想起縈繞在兩人之間的熱氣與甜香——明明李清儒是不太愛用香水的人,但她想起她便會想起香甜的氣味。此時方瑾恩纏在李清儒背後,雙手環著她的腰,仰起下顎靠在她的肩上,李清儒的蓬鬆短髮扎得她鼻子與臉頰有點癢,還有一點洗髮精的香味。
「『千尋,別拉得這麼緊,媽媽怎麼走啊。』」李清儒學著電影念一段台詞,方瑾恩倒是順著喊了她一聲「媽」,於是李清儒笑著用湯匙敲了她的腦袋一下。
「電影裡沒有這一段。」方瑾恩嘟起嘴,用撒嬌的口吻抱怨。
「電影裡也沒有這一段喔。」李清儒轉過頭親她一下,「還要抱怨跟電影情節不一樣嗎?」
「那妳要再親我一下。」
第二次的吻長了很多,方瑾恩闔上眼,綿軟的嘴唇有相同的香草護唇膏的味道,李清儒溫暖的指尖梳過她的鬢角,將長髮別到她耳後,露出兩人相同的耳飾,她似乎碰了碰她的耳垂與耳飾,瓦斯爐上水壺的咕嘟聲與窗外的雨聲揉合成溫柔的沙沙聲,兩人分開時依依不捨地輕蹭對方的鼻尖,李清儒的臉頰很熱,方瑾恩想自己的應該也和她一樣。
「奶茶還要煮很久嗎?」
「可能吧。」李清儒順手扭上瓦斯爐開關,「很多事情可以慢慢做。」
 
方瑾恩悶笑兩聲,迎上李清儒的正面擁抱與這個下午的第三次與很多次親吻。

    文章標籤

    文字委託 GL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