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小麥色的肌膚被月光鍍上一層淡淡的銀白光澤。

纖長的小腿、柔軟有彈性的大腿,再往上是被毛巾材質的寬鬆短褲包裹、若隱若現的渾圓臀部,腿根內側的筋脈暗示了隱藏在腿間的極樂之處,卡利姆後知後覺地發現兩人現在的姿勢多麼糟糕。

而迦彌爾不帶任何情緒地看著卡利姆,似乎是思考了一會才問出話。

 

「這是命令還是請求?」

 

 

 

 

01.

國王要求每日獻上一個女子,她在當日能夠享盡一切榮華富貴,但隔天天一亮,她就會被國王送上刑場吊死。這個殘酷的政策直到一位聰明的女孩被送入王宮,她每夜為國王說故事,說了一千零一夜,說動了國王的心,於是她成了最後一位成為王后的女人,從此再也沒有女人因國王殘酷的命令受害。

 

「如果我是她,才不會答應永遠留在皇宮裡。」讀完故事的迦彌爾闔上書本,冷淡地哼一聲。

「嗯?為什麼?」卡利姆漫不經心地問道。他聽見迦彌爾的輕笑,於是抬頭看向她。美麗的少女半隱在兜帽下的臉蛋掛著近乎殘酷的微笑,眼中隱含的嘲諷和惡意幾乎滿溢而出。

「她本就不是為了成為王后才入的宮,要讓國王真正明白他的愚蠢,就是在他愛上她以後,立刻轉身拂袖而去。」

迦彌爾的語調異常歡快,彷彿是不知善惡的幼兒純粹基於好玩而拔掉昆蟲的翅膀。卡利姆直到過載的魔力化成濃黑如墨的黏液、刺眼的鮮紅火焰從她的左眼竄出並燃起熊熊烈焰,才知道她埋藏在溫順外表之下的不甘心和憤怒。

 

凡珀家族數代以來都是阿希姆家族的家僕,迦彌爾從小就以玩伴與貼身侍婢的身份跟在卡利姆身邊,他們會一起擠在卡利姆的床舖上擺弄玩偶或者積木,也曾經好幾次乘著對當時的他們而言還太大張的魔毯飛上天,卡利姆施展還不太純熟的個人魔法,讓一團烏雲聚在市集正上方,他們就躲在烏雲後看著路人被大雨淋成落湯雞,笑得東倒西歪。他會親暱地學著大人的方式叫她迦彌爾優*,迦彌爾對他比了「噓」的手勢。

「老爺才會這麼喊夫人。」迦彌爾奶聲奶氣地教訓他,「我又不是夫人。」

「那我要跟迦彌爾結婚。」卡利姆信誓旦旦地說道,「打勾勾,約好了。」

然而某次的卡利姆這麼喊迦彌爾時,被家裡其他年長的僕人聽見了,當天的卡利姆被家庭教師訓斥了一頓,嚴厲地禁止他再這麼喊,迦彌爾也哭哭啼啼地被家庭教師連帶懲罰,從此兩人便不敢再提到那個親暱的稱呼。

 

02.

兒時的他們對彼此的身份階級還沒有那麼強烈的意識,也不太在意男女之別。不知何時起,不論是年長的其他女僕或是家中母親以外的其他女人們,開始對迦彌爾品頭論足,每回她進出卡利姆的房門,她們的竊竊私語總像是耳鳴一般從屋內的任何一個角落傳出。那些難聽的風言風語偶爾會有意無意地被卡利姆聽見,不論是凡珀家送女兒到少爺身邊的意圖,或是身為阿希姆家族長子的卡利姆和風流的老爺一樣,早早就開始貪圖婢女的美色等等,而迦彌爾的桀驁不馴則被視為一種對主人的誘惑,和未來注定成為阿希姆家任一個兒子的妻子、巧笑倩兮的大家閨秀們相比,征服意見太多又不聽話的婢女顯然更能引起男人的注意力。卡利姆不太在意,但迦彌爾顯然是把這些話放進心裡,於是她在卡利姆面前慢慢學會斂起笑容,總是低眉順目,連每日早上替他畫上眼尾紅妝都不會碰到他一根頭髮。

和那些嚼舌根的內容一樣,迦彌爾很漂亮,她有小小的瓜子臉和烏黑亮麗的及腰長髮,紮成數根髮辨向後攏成一根馬尾,細長上挑的雙眼,纖瘦高挑的身材,在卡利姆看來無可挑剔。路克說過她頭上有美麗的天使光圈,卡利姆一開始沒聽懂,後來才明白他指的是頭髮靠近頭頂處的那圈光澤——迦彌爾確實是他的天使,卡利姆多次被暗算被下藥,恐懼跟焦慮讓他只要聽見走廊的腳步聲就會從睡夢中驚醒,整夜難以再入眠。迦彌爾發現了這件事,不動聲色地在額前與衣擺綴上黃銅片,她走路時銅片會互相敲擊發出聲響,卡利姆就能知道是她來了,他不需要害怕。

 

03.

卡利姆的掌心還按在迦彌爾的膝蓋內側,她的問句讓卡利姆一怔,一股涼意從骨子裡浸透出來讓他寒毛倒豎——只要他說這是命令,迦彌爾便會放棄抵抗任他擺佈,讓他剝去她的衣物、奪走她的童貞、侵占她的身體,為她的主人獻上一切。

他的迦彌爾,對於身為僕役的覺悟,包括了放棄尊嚴,以身體服侍主人的範疇。

她是什麼個性,自幼一起長大的卡利姆再清楚不過,如果今天他對迦彌爾下達這樣的命令,或許當下的她會聽話,甚至百分之百地配合一切,但她的自尊肯定不能容許自己在非自願的狀況下委身於自己的主人,然而失去處女之身的她也不能見容於家族,卡利姆聽過那些發生在外圍村莊的事情,父親兄弟拿著利刃處決了女兒姊妹,而那些下不了手的人則只能讓她們遠離家族而居,在更為荒僻的地方生下活著即是詛咒的哈拉密*。

卡利姆觸電般地向後退去,驚恐地看著慢慢坐起身的迦彌爾,彷彿他才是被侵犯的那一個人。迦彌爾將散亂的長髮撥到肩後,灰藍色的雙眼對上卡利姆。

「很晚了,明天可不能賴床喔。」她的語氣一如往常,仔細叮嚀著。

 

04.

他知道迦彌爾不快樂,知道她不想就這樣遵循一般的道路結婚生子,平淡無奇地過完一生。他知道迦彌爾聰明機靈,學什麼都快,還有餘裕能夠教卡利姆,他知道她擅長跳舞也擅長騎著掃帚飛行,迦彌爾什麼都能做得好,不像他在迦彌爾身邊總是反應慢半拍,連宿舍長的位置都是迦彌爾替他打理一堆瑣事才坐得穩。但迦彌爾既是個女孩又是個僕人,攀著卡利姆並以他的名義去汲取他的資源,是她擺脫傳統女孩命運的唯一希望。

身為女孩的迦彌爾其實不該跟著卡利姆一起到學校來,和她同齡的少女們此時大多已經在為自己打點嫁衣,為成為妻子和母親做準備。向來對於家中的安排不怎麼有意見的卡利姆拗啊拗的,怎麼都不想讓迦彌爾離開他,說別人的照顧服侍他總不習慣,最後父親選擇妥協,花了一筆錢打通關係,並且讓迦彌爾喬裝成男孩陪著卡利姆一同外出讀書。

他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對於與出生就待在一起的迦彌爾分開感到恐懼和不知所措,卻慢慢發現感情早就變了質。他想擁抱迦彌爾,撫摸她柔軟的臉頰,牽緊她的雙手,想給她很多的親吻,想替她梳頭打上辮子,綴上額前的髮飾,想邀請她和他共乘飛毯到學校最高尖塔的塔頂賞月。

 

他願意付出他擁有的一切,只要能讓迦彌爾快樂。

 

然而當迦彌爾面無表情地詢問「這是命令還是請求」的時候,卡利姆才意識到一切都是他的一廂情願——迦彌爾對他的包容、對他的照顧,只因為他是她的主人,或者更直接地說,迦彌爾只是需要「卡利姆還需要她」而已。

迦彌爾一點也不愛他。卡利姆早就明白了,但他捨不得,寧可被厭惡也不願意放開她讓她自由。

 

——於是當迦彌爾對他使用催眠術的時候,他選擇了乖乖束手就擒,成為她的牽線人偶。

 

 

 

 

 

*優:參考自《燦爛千陽》,加在人名後表示親暱的用詞。

*哈拉密:參考自《燦爛千陽》,意為私生子女。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