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ary:難得來看我,卻又離開我,讓那手中泄落的砂像淚水流。

△トレジェイ前提的トレイ結婚生子後的故事。
△ジェイド不會出現。

8/23初發表於噗浪偷偷說:https://www.plurk.com/p/nz0rt5
 

 

 

 




01
潔妲亞的母親和父親是在海邊相識的,潔妲亞的母親總覺得那就像是一場夢,或許是有什麼魔法作祟,畢竟她的父親和一般人很不一樣——他是一名巫師。雖然是一名巫師,但潔妲亞的父親的生活不像巫師少年的冒險小說那麼驚奇,他沒有狼人老師,沒有會飛的老車,也不會用貓頭鷹送信,最多最多不過是會用魔法剝好一臉盆的甜栗子、打發一整碗的鮮奶油這些小事。潔妲亞還小的時候,最喜歡坐在廚房的高凳子上,看著父親像是指揮交響樂隊般的指揮廚房裡的物品。
「爸爸,真的有『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嗎?」
「沒有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但是可怕等級跟佛地魔一樣的有不准大家不刷牙的人。」父親拿了潔妲亞的小牙刷步步逼近她,「乖寶貝,把嘴巴張開讓爸爸檢查。」
潔妲亞的父親雖然是一名巫師,但他並沒有做些跟巫師相關的工作,而是繼承了祖父開設在海邊小鎮上的烘焙坊繼續烤麵包,和祖父有些不一樣,父親這位二代老闆的招牌是漂亮精緻的草莓塔和蒙布朗,蛋糕上架時是鎮上孩子們最喜歡把臉貼上烘焙坊櫥窗的時候。孩子們總喜歡甜食,潔妲亞也不例外,她父親不禁止她吃掉店裡的甜點,但一週最多只能拿一片,而且吃完要立刻刷牙並讓他檢查過關。潔妲亞聽見要刷牙,邊笑邊尖叫著跑給父親追,不過身高超過180公分的父親跨開長腿小跑幾步,便能把小女兒一把撈起抱進懷裡。


02
比起童話故事,潔妲亞更喜歡父親說他讀書時的故事:來自中東、家中有四十多位手足與上百名僕役的富豪之子與陪他一起住校讀書的貼身侍者,真面目是使魔的貓,生著獸耳與獸尾的學生、佔據學校溫室舉辦祭典的妖精、擄走學生做丈夫的鬼公主(不只嫌棄父親絞盡腦汁才想出的歌詞,還打了他一個耳光)等等,還有「總是穿著皮草大衣的鍊金術老師在聖誕節假期前,聲稱他在其中一個學生的食物裡下了毒,他們的寒期作業就是調製出課堂上指導過的解毒劑來挽救自己的生命」這樣的事。
「大家都膽顫心驚地度過假日,但開學後,老師好像完全不記得這件事似的。不過班上的同學們一個也沒少,我想或許是老師的惡作劇吧。」
「那人魚呢?爸爸的學校裡有人魚嗎?」
「有喔。」父親笑著揉了揉她的頭,「潔妲亞,妳該睡覺了。」
潔妲亞很少聽父親說和人魚有關的事。真正的人魚美麗嗎?還是是像海怪的外型?他們真的會變成泡沫嗎?有動聽的聲音嗎?掉下的眼淚會變成珍珠嗎?會用歌聲和海魔女交換長出雙腿的魔藥嗎?潔妲亞問到這些問題時,父親總會突然忙碌起來,不是店內湧入客人,就是烤箱裡的麵包該出爐了。而母親則是從沒有見過父親的人魚同學,不過她總開玩笑道:說不定妳爸爸不會游泳、怕水,根本跟人魚合不來。父親每每聽到母親這麼說,都會對著妻子和女兒苦笑幾聲。
「饒了我吧。我只是個普通的巫師,對奇幻生物實在沒輒呢。」


03
每個孩子都對父母相遇相愛的故事感到好奇,尤其當孩子們成為情竇初開的少年少女時,更是會想從父母的愛情故事中學習戀愛的方式。潔妲亞直到成為少女後,才第一次從母親口中得知她和父親初次相遇時的實情。她母親喜歡大海,因此在畢業後選擇獨自搬到這座城鎮生活,遇見了在這裡長大的父親。
「我那時候每個禮拜都會到海邊散步,所以在海邊見過他很多次。」潔妲亞的母親一面把碗擦乾,一面向女兒說道。潔妲亞從母親手裡接過乾燥的碗盤,一個個放入碗櫥收好。
「他總是站在差不多的地方看著海面,我本來還以為他是漁夫的兒子呢……後來在烘焙坊見到他,才知道他是麵包師的孩子。認識那天,不知怎麼的,我突然難以壓抑地好奇他在看什麼,靠近了才發現,原來他在哭。」
潔妲亞有點意外。
「為什麼?」
母親搖搖頭,紮成低馬尾的暗金色長髮在她背後搖晃。
「不知道。我想他願意說的時候總會開口的,只是他從來不開口而已。」母親說,「我開口問他『你還好嗎?』妳爸爸他嚇了很大一跳,往後退了好幾步,才抹抹臉說他沒事。我就是這樣認識妳爸爸的。」
他們結婚時,父親邀請了幾位他在校時的朋友和學弟前來參加,那是母親第一次見到父親以外的其他巫師,也有點驚訝地發現這些魔法人口似乎比她想像的多上不少。潔妲亞沒見過父親的巫師朋友們,她有點好奇地詢問他們和一般人有什麼不一樣。
「完全沒有呢,像妳爸爸的其中一個同學完全是手機成癮,整場婚禮拿著手機拍個不停還上網打卡,在讀誓詞的時候,妳爸爸一直聽到手機快門的聲音害他分心,最後他忍不住拔了一顆牧師的演講台上的花苞丟他同學的頭,還咬牙切齒叫他不要再拍了快點坐好。」
潔妲亞忍不住大笑起來。
「原來巫師也會手機成癮嗎!」
「妳爸爸說,現在的時代魔法不見得比科技方便,他覺得生活裡最實用的魔法只有現影術、消影術,還有操縱物品的小魔法,讓他一個晚上就可以剝完十公斤的栗子。」母親抿著嘴笑,瞇起的眼睛和微微上挑的眼尾形成了漂亮的弧度。
「魔藥似乎也滿神奇的,不過妳父親必須要到巫師的世界去採買材料,以前他偶爾還會做些魔藥,後來有了妳,他就不太到巫師世界去了,他說有些魔藥材料在熬煮前是有毒的,怕妳會翻出來吃掉。」
「我現在才不會這樣呢,爸爸可以繼續做魔藥啊。」潔妲亞鼓起臉頰,「那,媽媽,妳知道爸爸會做什麼特別的藥水嗎?」
母親歪了歪頭,思考了好一會。
「他似乎會做讓魚尾變成雙腿的魔藥喔。」


04
潔妲亞16歲時認識了一個鎮上的男孩子,他們很談得來,很快便開始交往。她知道他在住宿制的學校讀書,因此他們在學期中總是依靠手機聯繫,但每次詢問學校的名字時,那個男孩總是含糊不清地帶過。某次和父親聊天時,潔妲亞小心翼翼地提起他的事情,她聽過不少朋友說過:父親平常再怎麼溫柔幽默風趣,聽到他們的寶貝女兒交了男友之後,總是對男朋友這種生物不怎麼友善。而她父親聽了以後沉默地推了推眼鏡,詢問了關於男孩的學校、家人和他曾經提到的學校活動的時間,最後做出了「他是巫師」的結論。
「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跟我讀同一所學校。這沒什麼不好,說不定他以後會想介紹學校的朋友給妳認識。」父親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父親並沒有對她偷偷交了男友的事情做出太情緒化的反應,潔妲亞對此感到非常欣慰,不過父親似乎想到了其他的事情,但猶豫了一下才把話說出口。
「潔妲亞,寶貝,我想跟妳說一件事。」父親雖試著看她的眼睛,但眼神卻有些飄忽不定,潔妲亞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她有點擔心地促起眉頭。
「什麼事?」
「妳還記得妳小時候問過我人魚的事情嗎?」
「當然記得。」
「人魚住在珊瑚之海,在大西洋的北方。冬天海水會結成海冰,所以人魚們都會留在校內過冬。」父親說得有些急切,彷彿光是提到這些事就會讓他感到很不安。「不過時間到了,他們就會變成泡沫,消失在海裡。」
「變成泡沫……?」
「他們會回到海中生活,除了泡沫以外,他們什麼都不會留下。」父親說,「童話中的人魚公主最後會化為泡沫,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安徒生或許遇到了真正的人魚也不一定。」
他頓了頓,仰起頭深呼吸,像是他在水中泅泳太久無法呼吸,潔妲亞認知中的父親總是溫和有禮並且會保有周旋的餘裕,他不曾在妻女面前有過這樣像是被逼入絕境的模樣,潔妲亞有點擔心地握住父親的手,父親感激地對她露出皺緊眉頭的微笑。


「不要和人魚有太深入的交集,不論人魚做出什麼承諾,終究會離開陸地回到珊瑚之海,畢竟那才是他們真正的歸宿。」









後記:
畢業時的トレイ和ジェイド約定了隔月的第二個週末見面。隨著時間過去,トレイ接手了家中的生意,ジェイド回到了海裡,於是隔月變成了每季,每季成了半年,又總有各自的事情拖延一次又一次碰面的時間。
ジェイド並沒有在約定好的日期上岸,於是トレイ知道——ジェイド已經回到珊瑚之海,再也不會回來他身邊了。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