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高雄加里加應炎場無料公開。

Summary:心裡各自懷著祕密的加洛和里歐,這樣的里歐在某個清晨在家遇見了奇妙的小男孩加洛,進而從他身上看見加洛欲蓋彌彰的心思。

 

 

 

不同於其他燃燒者的覺醒,里歐是在一個平淡無奇的日子裡成為燃燒者。

雖然完全燃燒日後,一般市民對原燃燒者還是心存芥蒂,但一些科學家——如露琪亞——對於燃燒者誕生的原因還是充滿研究熱忱,坎羅、梅斯和其他露琪亞能聯繫上的燃燒者都是在極端的恐懼或盛怒之下覺醒,但她把里歐翻來覆去還是找不出覺醒的誘因。

「……也許你是特別受到普羅米亞喜歡才覺醒的吧。」她揭開護目鏡,往她的電腦椅椅背躺下。「你的火焰能量很強,純度高,你本人也很討人喜歡,像那兩隻就都被你收服了吶。」

露琪亞努努嘴,里歐順著她的方向看出維修站,曾經是FDPP眼中的頭痛人物的前瘋狂燃燒者坎羅和梅斯在機甲倉庫執行保養工作,似乎也正在拌嘴,然後梅斯怒沖沖地對坎羅扔了手上的抹布,坎羅的慘叫被抹布蓋上變得有點悶,露琪亞打開廣播系統恐嚇他們敢再造次就要讓他們把每一臺機甲都擦過一遍。看坎羅和梅斯慌慌張張開始裝忙,里歐笑了起來。

「我也喜歡他們,所以是互相的。」

「那可不見得。」露琪亞拆開棒棒糖的包裝,啊姆一聲含進嘴裡。「你說不定是特別容易吸引到神奇的東西的體質。」

 

當他看見家裡出現奇妙的小男孩的時候,才開始認真思考,或許自己真的是容易和奇妙的存在起共鳴的體質。

 

他和他男友的關係一言難盡,他們是最好的朋友、是能夠互補的戰友,是最親密的靈魂伴侶,也是性格特質相距最遠的終身宿敵。加洛.提莫斯是個用「奇怪」還不足以形容的男人,里歐仍以燃燒者首領逃亡的時候曾與他在深山的山洞裡有過一席談話,他不太明白一個接受普羅米波利斯仇視燃燒者教育下長大的人,怎麼會在短暫的談話中理解並且對燃燒者處境感同身受。從那時候結緣一直到現在,兩人的關係早就不能同往日而語,里歐也敏銳地察覺到加洛異於常人的部分,尤其牽涉到前司政官的時候,加洛身上的異樣感又會更加強烈。

里歐在家中見到奇妙的小男孩是某天的清晨,加洛前夜晚歸了,他知道他是去見被囚禁的前司政官,里歐想到他的時候,隱約記得新聞上曾經出現過幾個晃動的鏡頭,記者匆促的發問和警察喝斥記者們退後的聲音,那個金髮男人的表情看不出情緒,慢慢隨著攝影鏡頭的拍攝消失在監獄大門的另一側。似乎是快要開庭了吧?所以加洛才會想去探望他。里歐手裡捧著熱紅茶小口小口啜飲,茶包是加洛買的,他說是茶葉和太妃糖香料一起烘焙的口味,不需要加糖也會有香甜的太妃糖味……門口傳來解鎖的聲音,里歐轉過頭看向門口,加洛進門時臉上沒什麼表情,抿著嘴不知在思考些什麼──里歐突然想起了幾天前出現在電視螢幕上的前司政官。

「……嘿,你還好嗎?」

加洛抬頭時已經掃去臉上的陰霾,有點抱歉地對他笑笑。

「嗯?我很好啊。抱歉,讓你等這麼晚。」

才怪。里歐暗自腹誹,但還是給了加洛一個表示歡迎的擁抱,加洛摟著里歐的肩膀並親了親他的髮際,說他好累,想先去洗個澡。

「去吧,等等再過來。」

 

古雷‧佛塞特似乎是他們兩人之間一個難以碰觸的話題,加洛從不在里歐面前主動提起關於他的任何事,似乎是顧忌里歐還有坎羅梅斯等人差點因為他的外星移民政策而丟掉小命。事實上,里歐並沒有加洛想的那麼討厭古雷,相對地,在他知道古雷也是燃燒者後,對於古雷有這麼堅強的意志壓抑燒滅眼前一切的衝動那麼長的時間,反而抱持著奇妙又古怪的敬佩之心,但他以司政官的權勢對燃燒者進行殘酷人體實驗與比起說是拘捕更算是獵殺燃燒者的追緝行動,里歐不可能原諒他,但他也並不會因為自己的私人情緒而阻撓加洛和古雷碰面。

再怎麼說,不論是加洛願意透漏的部分,或是其他消防隊成員們有意無意提起的關於加洛的童年,他都對加洛有一定程度上的養育之恩。

 

里歐那天清晨突然地醒來。通常溫情纏綿後的夜晚他總是特別好睡,天還沒亮就莫名清醒是從未發生過的事,他輕手輕腳地從加洛懷中掙出,想既然醒了去趟洗手間也好,推開房門後,他隱約瞥見有東西在昏暗的客廳裡一晃而逝,本有些昏昏欲睡的精神瞬間抖擻起來。

是小偷嗎?他先打開廁所的電燈開關,啪地一聲在寂靜的清晨中特別響亮,緩緩關上門製造出他已經進入的假象,伏低身子前往客廳查看,里歐本來做好可能需要跟小偷搏鬥一番的心理準備,然而映入他眼簾的卻是令人費解的景象。

在客廳裡頭閒晃的是加洛──小了好幾號的兒童版加洛,里歐吃驚地看著那個和顯然還在房裡呼呼大睡的男人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小傢伙,他要摀著自己的嘴才能控制不要叫出聲來。那個小男孩在客廳裡玩著玩具消防車,嘴裡還發出消防車的警笛聲──等等、那東西哪來的?啊……算了算了,眼前的景象已經很不科學了,誰還在乎不知打哪來的玩具!里歐稍微鎮靜一點後,想起露琪亞當天玩笑般的一番話:你說不定是特別容易吸引到神奇的東西的體質

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或好奇心,里歐開了口喊那個小男孩的名字。

「加洛。」

那個孩子看了過來,和里歐對上視線的那瞬間,里歐確信自己看見了加洛本人,但他不是正在房裡睡覺嗎?如果加洛在房裡,那這個叫加洛的孩子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們家裡?里歐的腦袋陷入奇妙的混亂中,此時加洛困倦的嗓音從他背後響起,打斷他的思緒。

「寶貝……你怎麼這麼早醒……?為什麼蹲在那裡?」

里歐猛地回頭,看見睡眼惺忪的加洛站在那,嘴裡還咕噥著「電燈用完要關掉啊」,再看向客廳──哪裡還有剛才那個孩子的身影?

「咦……這……」真是見鬼了。

加洛的手伸過來,輕輕用手背碰了他的臉頰,又摸了摸他的手。

「現在是春天,清晨還很冷,看你的手都涼成這樣。回去睡覺吧。」他拉拉里歐的手,里歐溫順地隨他的意思起身一起回房,卻還是不住想往剛才小孩所在的地方看。

 

之後的里歐又見過幾次那個幼年版的加洛,他算了算,發現那個孩子出現的時間都和加洛得知古雷的消息的時間重合,說是巧合也巧得太過分了。他暫且把小加洛的出現當成類似普羅米亞的東西看待,但並沒有告訴加洛他偶爾清晨不睡覺是在看些什麼(加洛看驚悚片的時候慘叫得比坎羅還大聲,還會抱著里歐「你看殭屍從那邊跑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地尖叫),偷看過幾次以後還鼓起勇氣嘗試和來歷不明的小加洛互動。小加洛是個乖巧的孩子,會奶聲奶氣地和里歐聊天或說些小孩子的煩惱,對古雷‧佛塞特的暱稱「旦那」時不時會出現在他的句子裡,提到古雷的時候,小加洛顯然是對於模仿他的言行舉止相當有熱忱,並且直言想要成為能讓古雷引以為傲的好孩子,里歐從小加洛的話中,逐漸發現成年的加洛似乎是不太願意讓他碰觸到的一面。

「──因為旦那救了我,我想讓旦那開心,所以我都會乖乖聽老師的話喔。里歐哥哥,我是不是很棒?」小加洛的大眼睛眨呀眨,神色有點忐忑不安,顯然是非常亟欲得到里歐的誇讚的模樣。里歐看著他,似乎模模糊糊地發現了加洛身上的違和感從何而來。

里歐伸手摸了摸小加洛的腦袋瓜,把他抱進懷裡。

「嗯,你很棒,加洛。你知道更棒的是什麼嗎?」

他懷裡的孩子搖了搖頭,里歐稍微鬆手挪出一點空間,讓他能夠正眼看著加洛的眼睛。

「你長大後會成為很棒的一個人,一個消防英雄,即使沒有古雷……旦那的讚美,你也還是很棒。」他憐惜地用手指將加洛的前髮往後梳,一下又一下。「你沒有造成任何人的麻煩或困擾,加洛。你溫柔又體貼,正因為你夠溫柔體貼,所以我們才突破一般人和燃燒者的隔閡一起拯救了世界──所以我現在才能在這裡。」

小加洛聽著里歐的話,原本表情還有點懵懂,藍色的眼珠慢慢被水霧瀰漫,他抬起手,用袖子抹掉淚水,里歐則是再次地把孩子擁入懷中,從來沒有擁抱過里歐的小加洛環住他的脖子,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里歐模模糊糊地醒來時,加洛正把他抱回床鋪上蓋上毯子。

「你醒啦。不是說過現在還很冷的嗎?睡不著去客廳坐坐的話,至少披件外套吧。」加洛帶點埋怨的口氣說道,里歐側過身一把抱住加洛的肩膀,手在他背上輕輕拍了幾下。

「嗯……沒事了喔,加洛,沒事了。」

加洛有些不明所以,但也回抱了里歐。

「沒事。我們睡覺了,好嗎?」

里歐軟軟地應了一聲,等加洛重新爬上床,他再一次把加洛抱了滿懷,再清晨昏暗的微光中闔上眼睛。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