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任的大學生女審神者,初登場〈雨夜〉,大部分時候少根筋又愛逞強,跟近侍刀加州清光是能夠互扔泥巴的關係

※ 她任內發生的小故事

 

加州清光的頭髮比大和守安定略長一些。

啊,與其這麼說,不如說「加州清光某部分的頭髮比大和守安定長了不少」,他筆直的頭髮打了明顯的層次,只有ㄔ後腦勺的部分髮絲長過胸口;大和守安定的頭髮也不短,審神者總愛摸著他的腦袋說「哎呀要是安定去燙頭髮的話,說不定能夠長髮及腰呢」,然而他本人對自己蓬鬆亂翹的自然捲沒什麼意見——更重要的是,頭髮拉直不就跟加州清光一模一樣了嗎!

 

「沒什麼不好嘛,頭髮會變得比較好整理哦。」此時此刻的加州清光正跪在大和守安定背後與他的頭髮奮戰,並不是梳頭之類的浪漫事——好吧,至少幾秒前是的——而是在尋找斷在毛髮叢內的木頭梳齒。

對,梳齒。

「吵死了,醜八怪給我閉嘴。」大和守安定絕對不承認他是惱羞成怒,加州清光則是巴了他的腦袋一下。

「誰是醜八怪!主人每天都說我最可愛了。」

「她也覺得角蛙長得很可愛啊。」

「砍了你哦!」加州清光掄起拳頭,雙手按上大和守安定的太陽穴邊轉動,奇怪的痠痛感讓兩把刀開始了扳開手與堅持原本動作的拉鋸戰,中間夾雜幾句粗話與呼痛聲,力氣相當的刀靈遲遲無法分出勝負,最後大和守安定仰起頭用力向後頂開加州清光,兩雙眼總算對上。

他們沈默地相望良久,呼吸逐漸平穩下來,加州清光半斂著眼,大和守安定自然地當作是某個信息,鬆開扣著加州清光腕部的手同時闔上雙眼,單手撫上加州清光的臉頰。紅色打刀低下頭與前主沖田總司的另一把刀接吻,仿製人類的軀體也像真人般有著溫暖的體溫與柔軟的肌膚,審神者房裡那堆小說形容的溫潤如玉在他面前根本是笑話——冷冰冰的玉石是能跟血肉之軀相比的嗎。真要說的話,該說像是花瓣嗎?或者是棉絮?少年泛著淺淺血色的嘴唇有著細緻綿軟的觸感,隨便什麼都好,總之他面前的大和守安定和摻了櫻花糖的雪見大福一樣,用加州清光的話來說:可愛極了!

幾縷長髮隨動作往前垂墜,扎得自己的皮膚發癢,加州清光想大和守安定肯定也這麼覺得,當他覺得溫存夠了退開身體,大和守安定立刻低下頭打了個噴嚏。

「……噗!」加州清光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

「笑屁啊。」大和守安定轉過身向後揮了幾下,而加州清光閃過後從背後抱住了大和守安定,撒嬌地將下巴擱在他的頭頂上。

「剛剛超——級沒有氣氛的。」才怪。

「喔。」

「再親一次吧。」

「改天。」

要說情話什麼的還是改天吧。加州清光的幾綹長髮還散在大和守安定的肩膀上,而他們現在半點整理頭髮的心情都沒了。

 

 

後話

「所以你們找到梳齒了嗎?」審神者問。

已經紮好頭髮的兩把刀面面相覷。

「……沒有。」

 

梳齒的下落就此成謎。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