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GM:李玉剛《剛好遇見你》
  • 私心很多,過水角色很多
  • R卡捏有
  • 雖然說要鬥智,但對不起我實在不太聰明……囧
  • 某些梗的來源:《Are You Alice?》《小王子》《你的名字》
  • 艾伯李斯特中心
  • 我愛你喔,艾伯
  • Unlight Last Night企劃作品,主頁:https://unlightnight.weebly.com/

 

 

(01)

一切或許都是意外。

擊潰炎之聖女──星幽界的造物主──的任務完全出乎所有戰士的意料。回歸地面是假、聖女之子作為她的代言人是假、引導亡靈是假,唯有炎之聖女的復仇是真,連同聖女之子都只是她的棋子。亡靈戰士們多少聽說過那些不是自己的「自己」與「其他聖女之子」的存在,那些聖女之子們都是炎之聖女的糧食,由她們的情感與靈魂重新塑造炎之聖女的肉體,讓她能夠重回地表對人類復仇。

戴著手套的掌心,再怎麼樣都無法穩固地握住白瓷製作的物品。

「太誇張了,怎麼出個任務能把大小姐搞丟?」布列依斯雙手叉腰,滿臉的憤怒與不滿,語氣亦滿是責怪。

「沒試著在周圍地域找過嗎?」

「怎麼可能!當然是找不到才會回來看看。」里斯不耐地吼回去,見布列依斯閉上嘴,又焦躁地扒了扒本就毛躁的短髮。

「艾伯李斯特,那時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小姐怎麼突然就走了,而你在旁邊卻沒攔住她?」

一直保持沉默的黑髮青年看著自己的右手,聖女之子就在剛才掙脫他的掌控,向來聰慧得近乎狡詰的艾伯李斯特難得碰上無法理解也無法操控的事情。

一次是艾依查庫。一次是那個陶瓷人偶。

「……我不知道。」

原本一直安穩地牽緊手、跟在他身邊的人偶,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釘住,玻璃製的雙眼往被稱為「三界絕頂」的無名山脈方向看去。

「……大小姐?」他跟隨這名聖女之子的時間最長,對聖女之子的言行舉止稱得上是瞭如指掌,她這樣的行徑不能算得上是正常。

陶瓷人偶沉默良久,才緩緩吐出幾個字。

「我得走了。」她說,然後鬆開指尖踏出腳步,艾伯李斯特見狀,急忙拉住聖女之子。

「大小姐,您要上哪去?」

「……聖女大人……正在召喚我與姊妹們。」聖女之子的聲音就像是八音盒中的樂曲,文字清脆卻不帶任何感情地傾洩而出。

──她向來稱呼炎之聖女為母親,如今為什麼改口為「聖女大人」?那是戰士與侍僧對炎之聖女的敬稱。

「大小姐……?」

聖女之子白瓷製的手掌自艾伯李斯特手中抽出,背他而去,他本打算硬碰硬用雷擊限制她的行動,但畢竟面對的並非敵人,他根本不知道聖女之子是否會遭到損傷及損傷的程度會如何,這一秒之間的猶豫,聖女之子竟自背後生成了一對火焰翅膀,腳一蹬便撲翅騰空飛去。

他只來得及看見她身上有幾條似乎因火焰光芒而映出的絲線痕跡。

如此巨變傳回聖女宅邸立刻炸了鍋,在手中情資不全、聖女之子又失蹤的狀態下,眾人立刻幾乎以生前陣營為基礎分裂成各個小團體,饒是侍僧也壓不住幾乎暴動與干戈相向的亡靈戰士。最後是米利安終於忍無可忍地在宅邸中央使出一記高地爆擊,幾乎毀掉半個大廳才震懾住所有戰士。

「鬧夠了沒有!吵什麼吵!」他吼道,「都這種時候還想搞內鬨麼?」

薩爾卡多則冷哼一聲。

「您倒是挺了不起呀,當初背叛連隊的人不就是您嗎?現在卻要大夥團結一心,這等演技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你──!」

第二波衝突開始前,佛羅倫斯朝外開了一槍阻斷米利安與薩爾卡多的聲音,艾妲接在她的槍聲之後開口。

「我同意米利安的說法,現在爭奪剩下的資源,即使到手依然解決不了我們失去引導者的現況。沒有大小姐,所有人都別想復活。」金髮女人帶著不容挑戰地威嚴對戰士們說道,碧藍色的雙眼掃過在場每一張臉孔。

「這個現狀,我想大家都能同意吧。」

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呢。艾伯李斯特心想。站在他身周的是過去曾為連隊聖騎士的戰士們,取回的記憶份量有多有少,而那些既是競爭者又是同伴的人們之中,誰能服誰誰又不能服誰,這樣下去……

「……我們需要能指揮作戰的人。」戴著帽兜的喚雨者率先突破艾妲話後的沉默。

「我覺得讓蕾格列芙大人來,說不定挺合適的啊。」尤哈尼笑著接話,「畢竟可是導都設施強化的菁英呢,比野心勃勃的帝國皇帝好多了吧。」

「作戰與統治屬於不同範疇,恕吾拒絕。」雙手抱胸的蕾格列芙淡淡地回絕尤哈尼的提案,「此外,此時再挑起彼此恩怨並非智舉,尤哈尼,請注意自己的言行。」

慵懶的協定審問官只是聳了聳肩,嘴角依然噙著一抹微笑。實戰這檔事本來就不在工程師的工作範疇內,讓他們指揮還不如找個玩戰爭遊戲的小鬼動手,蕾格列芙的拒絕本就在他預料之內,雖不知道瑪爾瑟斯怎麼想,但他擅自脫離瑪莉妮菈等人指揮這件事來看,很顯然是不能讓他掌權的料。被尤哈尼拿出來作為負面範本,眉清目秀的古朗德利尼亞皇帝依然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對他而言,或許永遠存在於這個亡靈的世界也不算壞事,和隆茲布魯的三王子一樣。

包括露堤亞在內的少數人則是把目光投向了前E中隊的王牌里斯,論人望、戰功、作戰經驗,他確實是上乘之選,但與他有相似背景的還有做為女王親衛部隊奧羅爾隊的隊長艾妲,在眾人的竊竊私語與視線交錯之下,似乎暫代引導者之位的人就非里斯與艾妲莫屬了,一直沉默地抽著菸的阿奇波爾多卻突然開了口,

「既然要頂替引導者的位置,除了侍僧以外的戰士裡頭,誰最清楚大小姐如何推進地圖與資材配置?」

「作為領導人,並不是只要能夠帶領眾人作戰就行。現在咱們的對手是炎之聖女,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他吐出一團煙霧,然後在牆上捻熄了菸,眼神如銳利的刀片射向所有人。

「她想的話,能夠在所有地方監視我們。」他說,「現在的任務不只是討伐炎之聖女而已。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有膽子跟炎之聖女鬥智、資歷長得足以見到大小姐如何運行宅邸,而且大家都信得過的對象。」

「……我誠惶誠恐地接下任務,以彌補來不及攔住大小姐的過錯。」艾伯李斯特禮貌地在目光之下脫下帽子,對眾人低頭行禮。

沒人見到他額上佈滿細密的汗珠。

 

 

 

(02)

前往聖女所在之地,需要掃蕩的範圍比過往還要更大,一方面是混淆視聽,另一方面是讓營救聖女之子的第一部隊,能夠更無後顧之憂地突襲炎之聖女。里斯、出葉、阿修羅成為「備案」的第二部隊,在聖女的玉座外頭徘徊游擊,掃蕩企圖阻擋第一部隊的妖怪,萬一第一部隊失敗,將由他們遞補完成任務。

能夠溶解生物的厄毒邪雨如結界一般,將大部分妖物阻擋在迴廊之外,三個不多話的男人湊在一起也只是三倍的沉默,里斯與阿修羅待在由岩石雕磨而成的迴廊內,而出葉聚集起足夠的雨雲後便冒雨回到了建築物之下。

迴廊內有一股鐵鏽味與燒焦味。

「……里斯?」

「是土星貓。」E中隊王牌淡淡說道,「除了一隻以外的都宰了。」

「剩下的在哪?」

「在牆角的縫裡,反正牠已經受傷了,不管牠也會死的吧。」里斯說完時,阿修羅從嘴角發出響亮的「嘖」聲。出葉脫下雨衣,走到裂縫旁,土星貓如普通貓咪般地拱起身體、豎起毛髮,對出葉齜牙裂嘴地發出嘶嘶聲。

「欸,出葉……」

「牠已經受傷了,不是麼。」

出葉脫下手套,貓著身子對負傷的土星貓伸出手,輕輕地用柔軟低沉的音調對牠不知說了些什麼,土星貓本只是對著他發出威嚇聲,出葉稍稍收回掌指,然後又緩緩對牠伸手,反覆數次後,土星貓靠近他的指尖輕嗅,然後瞇著眼輕輕舔了舔出葉的手指,隨著出葉的引誘慢慢跛著腳走出縫隙。

「……對動物溫柔的話,牠們就會愛上你喔。」他的手碰上土星貓的耳朵,慢慢地搓揉牠的耳根,土星貓溫順地被他摸了一陣,發出滿足的呼嚕聲,不一會便滾進出葉懷裡磨蹭撒嬌,讓里斯看呆了眼。

「這樣好嗎?」里斯皺了皺眉,「那是聖女的貓。」

「現在是我的了。」出葉說,「就是這麼一回事。」

里斯不太能理解的模樣,阿修羅斜了他一眼。

「是MUSUBI(むすび)吧。」褐髮忍者說,「繩結相互扭轉、相互連結、切斷連結然後又再牽起。這就是MUSUBI(むすび)。

……完全不知道這兩個海登人在說什麼。里斯選擇放棄。

「簡單地說,就是『Häuslich*』。」出葉解下自己的白色領巾,仔細地包紮在土星貓受傷的腿上。

「土星貓本來只是『聖女大人的貓之一』,我也只是『眾亡靈之一』。但是當我對這隻土星貓好,牠也對我好,這隻貓對我就開始不再是『聖女大人的貓』,而是『我的貓』,想要維持這一段感情,就會互相需要。這就是MUSUBI(むすび)。」

外頭的厄毒邪雨依然下著,長時間沾染雨水的草木葉片邊緣開始枯黃,外頭只聽得見雨水落下的聲音,其他所有妖物逃逸無蹤,平靜得彷彿這裡不是死者的世界。

里斯不是會嘆氣的人,而他此時發出像是嘆氣的聲音。

「……但沒生命的『東西』是不會建立MUSUBI(むすび)的吧。」粗糙的拇指指尖摩娑著手上的「煉獄」,總是明亮的蒼青色雙眼黯淡下來。他胸口還掛著兩張軍牌,一張屬於他,另一張屬於他的摯友──馬庫斯,馬庫西瑪斯;戴著面具、總是沉默不語的協定審問官,與他出生入死、四處奔走的前連隊夥伴。

他是自動人偶,甚至只是瑪爾瑟斯刻意製造出的複製人,那麼他到底……那一段回憶與革命情感究竟是……

「里斯。」忍者刀的刀柄敲在連隊王牌的頭頂上,刀身與刀鞘輕輕敲響出一點聲音。

里斯捂著頭回過去看他,阿修羅依然是那副冷冰冰又帶著彷彿鄙視他的的態度──一直以來,只有這個忍者才會用這種態度對他。在阿修羅眼裡,里斯不過是個只會自己鑽牛角尖又乳臭未乾的小鬼頭。

什麼見鬼了的什麼連隊什麼王牌,對他來說都像是狗屁。

「繩結就是繩結,繫住了什麼就是什麼。」

阿修羅從來沒有後悔過他做出的決定,唯一的遺憾是沒能成為他母親期待的、足夠強悍、能夠活下去的人。那便是他的MUSUBI

「人偶也是如此的。」出葉補上一句,「所以聖女大人才要帶走她。」

是啊,人偶也是如此。被帶走的白瓷人偶身上繫著的,正是他們的MUSUBI

 

外頭的雨仍不停下著。

 

 

 

(03)

「難得見到你會對其他人這麼上心。」

艾伯李斯特回過頭,那個金髮的獨眼男子仍漫不經心地擦著左輪手槍。

「我也好、艾莉絲泰莉亞也好,你一直以來都是有目的地對著其他人,怎麼到這個人偶這完全變另一個人?」

「……我不是只為了自己而活。」艾伯李斯特說,「我不是。」

艾依查庫輕笑一下,但沒有回嘴。艾伯李斯特在他身旁坐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白手套上頭半點煙灰都無,但他記得艾依查庫滿臉滿手的鮮血、緊握自己同樣鮮血淋漓的手心的模樣。他幼年時看過艾依查庫哭過很多次,受罰了要哭、攔不住自己搗蛋要哭、完成不了工作要哭;但自從連隊滅亡後,即便是自行去剜去獨眼的當日,他也沒掉過一滴淚──但面對艾伯李斯特這個人的死亡,艾依查庫只能哭得像當年那個總是手足無措的孩子。

他的當年握不住唯一的青梅竹馬,而今日握不住引導者。

艾依查庫似乎終於清完了槍,將彈匣重新設置完成,頗滿意地對著自己的傑作東看西瞧,卻沒試著離開他身周。

一直都是這樣的,連現在這種若是踏錯一步,可能得害得所有人形神俱滅的情勢下,他指定艾依查庫跟著他一同討伐炎之聖女,那個金髮男人也是想也不想地說了「好」。

金眸低垂下去。他一直一來都對艾依查庫很有把握,有把握他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絕對不會離開自己,能放心地把背後交給他。艾伯李斯特在這種時候卻隱隱感到愧疚,他們共同背負的過去與血腥太多,最後卻落得全盤皆輸的下場。

──萬一又是一個必敗的結果呢?

艾依查庫聽見坐在隔壁的男人焦慮地搓揉著指尖,布料摩擦發出輕微的窸窣聲,他從小是這麼一回事,即使成年後開始學會隱藏,但下意識的行為是難以改變的。

他們都沒有改變。

艾伯李斯特還是那個外表裝乖,骨子裡卻不調皮搗蛋就要了他的命的小少爺;而艾依查庫依然是那個緊緊跟在他身邊,為他的所作所為心驚膽戰的隨從。

「嘖……真是麻煩死了。」艾依查庫將手槍放回槍袋之中,單手捏住一指的手套後隨意地將手套拔了下來,指尖輕輕調整方才因為戰鬥而翻轉的皮製眼罩帶。

「我說你啊,如果戴著手套不方便,為什麼不拔下來呢。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

「遇見不想碰觸的東西就戴上手套,反正弄髒了還能再換一個,像我殺人的時候做的那樣。但有的事情,不拿下來是沒辦法做的吧?」

他嘆了一口氣。

「該做就去做吧,艾伯,我會跟著你的。」

 

聽見那個暱稱,艾伯李斯特登時覺得內心有了底。

於是他微微灣起眼角,勾起淺淺的微笑。

「……走吧,艾依。」

就跟往常一樣。

 

 

 

(04)

造物主與困獸之鬥,是以被逼到絕境了的亡靈的勝利告終。融合後的聖女之子──貝阿朵莉絲──在戰鬥的過程中,從炎之聖女身上剝離而出,在那些與他們相交卻又不相交的時空之中,亦有其他的亡靈戰士選擇聲討炎之聖女,他們看著那個恢復肉體樣貌的炎之聖女,逐漸像是被削去皮肉那樣露出森森白骨,最後的一擊讓她如同火焰焚燒般地碎裂成片,最後化為灰燼,而生著火焰雙翼、身上繫著絲線的「貝阿朵莉切」則是慢慢地變回了他們的聖女之子的模樣。

 

炎之聖女已消逝,由她的意念而生的星幽界緩緩地化為碎片,此時的亡靈戰士與聖女之子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本是由時間、記憶、靈魂、生命、死亡碎片組合而成,那些從亡靈戰士身上掠奪的碎片也在炎之聖女消亡後,逐一回到了他們的身上。

 

既然取回自己缺失的所有部分,似乎也意味著亡靈戰士即將返回人世。聖女之子白瓷製的臉龐與手腳出現了淺淺的裂痕,依然大張著那雙玻璃珠製成的雙眼看著她的戰士們,少去「母親」的操控,她似乎不只是一尊華麗的娃娃,白瓷製作的身軀之中包裹著活生生的靈魂,不如過往總帶著壓抑的無機質反應。

「艾伯,你們會去哪裡?」她緊緊拉著他的大衣,語調竟帶著一絲焦慮不安。聖女之子也會感到恐懼嗎?恐懼著分離、恐懼著死亡──恐懼不再被記得。作為她第一個召喚而來的戰士,艾伯李斯特蹲下身,讓自己與聖女之子對齊視線,盡可能帶著能讓她安心的神情與語調和她說話。

「聖女大人的世界本就是由各式各樣的碎片形成,既然聖女大人已死,那麼由她組合的這些碎片自然會回到它們該在的地方吧,我們也會回到該去的地方。」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大小姐,雖然我們不會在這個地方碰面了,但一旦被『馴養』過,那麼我們之間的關係便不會被任何事物截斷。」

 

「即使分隔兩地,我們會一直在您身邊,所以請您不要害怕。」

聖女之子望著他好一會,似乎能夠了然於心,然後她向前跨了一步,給了陪伴她走過最長時間也最為信任的戰士一個擁抱

,艾伯李斯特也環過人偶的腰部,將他在亡靈世界中的領導者擁入懷中。

亡靈戰士與聖女之子在星幽界崩解的那一天化作螢火,與炎之聖女一同消失於虛空。

 

 

 

(05)

那一天,艾伯李斯特在一片塵土之中重新睜開眼。

 

 

 

 

 

 

 

  • Häuslich」是為德文的「馴養」,因為UL遊戲背景的關係,因此假定世界觀中的主要共同語言是德文。

 

    文章標籤

    Unlight 艾伯李斯特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