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題目取自極限挑戰六十分
  • 說太多就不好玩了,請各位準備好心臟病跟高血壓的藥

 

 

花京院典明一如往常地迎接曙光到來,而房內另一個男人仍處於熟睡之中,他笑嘻嘻地對他輕聲道早安,本想給他一個親吻,但最後仍然怕吵醒他而作罷。

飯店提供的Morning Call服務準時在七點整響起,空条承太郎發出低沉的咕噥聲,伸出手臂接起電話,電話另一端傳來服務人員的問好聲,並且恭敬地詢問空条先生是否需要早餐的客房服務,他隨口應好隨之掛斷電話,空条承太郎起身時看來依然帶著睡意——徐倫也是這個樣子,花京院想起在遙遠國度的那個紮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她剛睡醒時的模樣簡直是她父親的翻版。

「先去洗把臉吧。」花京院說。承太郎迷迷糊糊地又點了幾下頭,才總算打起精神進浴室梳洗。

杜王大飯店的頂樓套房視野相當好,湛藍海水在陽光下波光粼粼,幾支白色漁船點綴其上更添生趣,一群鴿子自大片落地窗前掠過,三三兩兩的學生與上班族並肩前往學校或商業區,浴室裡的水流聲方歇,門口便傳來客房服務的門鈴聲,承太郎在第二次門鈴聲響起時以僅僅圍著一條浴巾的姿態打開房門,花京院越過他的肩頭看見送餐的女性服務員脹紅了俏麗的臉蛋,但依然秉持她的專業鎮定地將餐點送入房中再優雅地離去。

「都是一個孩子的爸了,還是那麼受歡迎啊。」花京院打趣地說,承太郎則是攤開隨早餐一同附上的報紙,沈默地開始進食。

 

他這次的任務是代替家裡那個糟老頭到日本來尋找素未謀面的兒子,或者該說是自己的「舅舅」,承太郎在前日已見到那名日籍少年,東方仗助被他母親教養得很好,原本已做了最壞打算,代替那臭老頭被東方母子毆打或者其他,但什麼都沒有發生;任務之二,承太郎得找出可能威脅到喬斯達家族族人的罪犯。前往東方家的路上,比起板著臉在車上閱讀殺人犯相關剪報的承太郎,花京院倒是悠哉地沿街欣賞濱海小鎮的風光,計程車內的杜王町廣播與承太郎講電話的聲音彷彿是看電影時的背景配音,電台此時開始撥放《羅馬假期》的電影配樂,夾雜海水氣味的微風自敞開的車窗吹入,承太郎額旁蜷曲的一小簇頭髮隨之輕輕飄揚。花京院的指尖觸上他的髮絲,向後撥去。

不會有事的。承太郎,一切都很好。

 

然而他們抵達東方家時,卻發現漏算了這麼一步。

被敵人替身殺死的年長刑警、年輕的替身使者與姍姍來遲的承太郎。

東方仗助慌張地揪起老者的衣領後花京院便不忍再看下去,承太郎垂著眼瞼,帽子的陰影罩在他臉上看不清表情,但不需看見也能猜出該是什麼模樣。

「承太郎......

他的聲音被承太郎硬是壓了下去。

「人類可以說是一種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在破壞些什麼的生物,而在那之中,你的能力卻是世上最溫柔的。」

承太郎每說一個字,都讓他感到自己似乎往下沉了一些。

「可是……已經喪失生命的東西,就再也回不來了。」

「無論是怎樣的替身,都叫不回來。」

 

無敵的白金之星站在肉體的重傷前,脆弱得一捏即碎。

花京院還記得十二年前的承太郎看見自己的屍體時的神情。

 

「『如果十二年前的你是我們的夥伴的話……』你是這麼想的吧。」花京院像個活人般地步出客廳,穿過東方家的走廊來到半敞開的玄關。

他踏出東方家的大門,外頭依然日光明媚,然而他在陽光下再久也無法感覺到炎夏的熱度,也無法在整理平整的草坪上留下半點陰影。

 

不再屬於這個世界的死者自然連給予安慰也做不到。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