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里斯生日企劃文章,企劃網址:https://v2.modao.cc/app/4ulX0H5NXWEU6ECuIk6srOd3QSeIlvA#screen=s81356059edc5977623873a

※ 部分《神鬼奇航》系列設定沿用

※ CP大概是里馬+

某角色死亡描寫有

出葉=人魚,里斯&馬庫西馬斯=海軍的設定

我的腦子越發混亂邪惡了,謝謝大家

科技點數的差異可以參考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系列

偽虎鯨由於目前研究數據尚缺乏,因此本文內容僅是我個人根據其曾經攻擊其他小型鯨豚類來推測可能的掠食對象

不接受「在Linkin Park的演唱會喊Maroon 5 is  the best」或「因為被雷到所以在食物裡塞針餵作者」的行為

不能接受上述規則,請自行按下X鍵離開本頁

 

 

*

 

(00)

出葉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

 

(01)

鋒利的佩劍、筆挺的軍服、英挺的站姿,根據這些條件可以判斷他是聯合王國的軍人,那些閃亮的徽章則象徵了他的身份地位與無數的軍功。

這場戰爭斷斷續續打了將近十年,帝國內自己人互扯後腿,使得分明佔上風的他們始終無法解決頑強抵抗的聯合王國,而拉鋸的戰事撕扯的不會是那些算計如何透過戰爭贏來更多好處的權貴,而是一條條年輕的亡魂。

身為以人類為食的近海人魚,出葉自然樂見能夠輕鬆獲得糧食的好日子繼續下去,那些因為失足或者死亡而落水的人類的屍體都未能再浮上水面,但已經為求生機而焦頭爛額的人類根本無暇再去同情那些屍體,那些被人魚吃乾抹淨的白骨被扔在海灣外的第一個海溝中,安靜地在離死亡最近的地方永眠。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某一場人類的會戰中,人魚蟄伏在海中,虎視眈眈地看著那些隨時可能落海的戰士,幾艘戰艦彼此相互發射火炮,生鏽的金屬鍊條鉤向對方的船艦,船身碰撞發出結構偏移的「吱呀」聲與木頭碎裂的恐怖聲響,甲板上煙硝四起,部分接近海面的人魚學著海豚在被逐漸封閉的縫隙逐著浪,跳出一道道浪花般的弧形,然後深深潛入海中,留下珍珠似的氣泡串。

那個男人手中握著軍刀,吆喝著進攻的聲音穿透海水,下一秒出葉便接到了被他擊倒的軍人,那個倒楣的傢伙落水後從胸口汩汩湧出血液,水母似地向上鼓動著「身軀」──他已經死了,還在海面上就死了。出葉難以壓抑想到海面上看看的衝動,人魚族群的存在向來仰仗鯨豚的掩飾,牠們興高采烈的躍身擊浪是人魚最好的偽裝,他會壞了規矩,但那個人──他是什麼樣子?殺死一個人類可以很簡單也可能很困難,一刀捅進心臟了結生命?這麼短的時間、這麼窄的空間?人魚實在好奇這樣的殺手是什麼樣子,他放開手中的獵物,擺動尾鰭游上海面,炮彈發射的巨響也沒能把他嚇回水中。或許是基於狩獵者的直覺,那個男人霎時便看向了出葉。他的眼睛顏色和海水一樣。出葉心想。那把亮晃晃的鋼刀上頭沾染敵人的血,緊繃的雪白馬褲貼著他筆直且包覆緊實肌肉的腿,向下延伸直至掩蓋他小腿肚以下位置的長靴裡頭,褐金色的蓬鬆短髮在灰煙中被陽光鍍上一層金,輪廓分明的臉龐即使是以人魚的眼光仍能稱為英俊。但他們的視線並未相交太久,下一波襲擊立刻轉移了軍人的注意力,出葉也翻入海水之中,往海床游去。

 

(02)

每一次的碰頭總像是初次那樣,出葉觀賞軍人的殺戮表演,撿拾他拋下的道具作為收尾——直至另一個人的出現。那個用寬帽與面具掩蓋真實容貌的雙刀手顯然是另一名軍人,他們沆瀣一氣、行雲流水的合擊默契絕佳,彷彿能在一次眼皮顫動或者一個呼吸間得知對方的心思,窄小的木板成為他們專屬的秀場,黑髮男子甚至能夠以金髮男人為支點、遮蔽物或跳板進行一般人無法進行的攻擊──比如現在。

金髮男人的軍刀與對手黏得死緊,一個用力前推退出了一些空間,黑髮男子在敵人還沒能恢復平衡時握住金髮男人的手腕,以僅有一腳躡上木板的姿勢從邊緣擺盪緊追上去,彷彿鬼魅忽然出現的獵手讓獵物手足無措,他後方有其他人拔出火槍,雙刀手同樣迅速地自大衣中掏出一把單發銃,火光炸開地瞬間便結束對方的性命,然而那人的犧牲換得他們的獵物重新紮穩腳步的時間,他握緊軍刀向前進攻,白刃閃過時黑髮男子立刻俯下身,由後方的金髮男人接下這擊,接著他與黑髮男人像是一組完美的齒輪那樣交換了攻守位置,金髮男人越過雙刀手黏上對手,霎時鏗鏘的金屬碰撞聲不絕於耳,然後他漂亮地一挑腕將對手的刀挑入水中,大勢已去的敵手立刻轉身逃跑,此時的金髮男人忽然貓下身,隱身於他的背影之中的雙刀手已重新填充彈藥,往敵軍的腦袋毫不留情地開槍炸出一朵血花,分明沒有任何言語交談甚至眼神接觸的兩名年輕海軍演出了一場完美的接力。出葉再一次接住落水的屍體,敵方船艦也開始撤離原處,被突然攪亂的水流拉進水底的出葉看見方才的戰鬥中沒能成功搶食的人魚們見獵心喜,不少還沒能從木板回到船艦上的軍人紛紛落海,大張著獠牙的人魚咬住青年們的脖子、將他們拖入海中,他選擇放下手裡的戰利品往更多人魚聚集的位置游去,半是擔心半是期待地在水中閃躲著各式各樣的漂流物與其他人魚,泡沫、血霧、黑影不停阻擋他的視線,直到他必須閃過一個倒塌的船桅而躍出水面時,才發現了那兩名年輕海軍早已回到甲板上,牽緊彼此共同戰勝死亡的姿態,彷彿宣告著沒人能拆散這對搭檔。

出葉安靜地潛伏在船隻的陰影之中,瞇細的灰綠色的鳳眼凝視著他們,然後緩緩讓自己被海洋淹沒。

 

他聽見那些迎接英雄的歡呼聲:里斯。里斯拉法基。

 

(03)

直到那個黑髮男人死去的那一夜,出葉才聽見了他的名字。

那是一場悽慘的戰役,帝國前面幾場敗仗全是為了將王國軍引到港邊──那是當然的,金屬製的大型船隻前進速度並不快,連人魚都感到恐慌而逃竄的巨物駛出港口後,終於發覺陷阱的的王國軍立刻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然而木製的船身根本難以抵抗,未能來得及退下的船隻紛紛被破壞成一塊塊漂浮的碎木片。跟隨著族人一同前往獵食的出葉也在逃命的行列之中,尖銳的前錙在白色的海床上劃出深深的傷痕,帝國皇帝為了帝國科技的結晶而御駕親征──那個巨大的金屬怪物經過出葉身邊時,強烈的拉力讓他第一次產生「自己很可能會在這裡喪命」的念頭,胸口的心跳不由自主地變急變淺,繃緊的神經因為任何一點聲響而被觸動。

王國軍牽制帝國戰艦的砲彈落入海中,一個鐵球打至出葉跟前,逼得他不得不躍出水面——他看見那個容貌俊秀的男性,黑檀木般色澤的中長髮迎著海風飄揚,雪白的披肩與其上的銀飾在陽光與黑衣襯托之下顯得特別刺目──他正在微笑,優雅地一擺手,一道巨大的火柱從金屬戰艦的前方射出,迅速地焚毀了距離它最近的幾艘王國戰船,霎時間海面上充滿了人類的哀號聲與生物燒焦的氣味。

碳化的木頭根本無法支撐乘客的重量,許多人類與船上搭載的物品自斷裂破損的船隻落海,尖銳的木片像一支支刀子狠狠往倖存者身上招呼,水裡的人魚自然也難以倖免,出葉與族人快速地在水中向前游動,並被劃出一道道的傷口,此時船桅被燒斷,將一艘船攔腰折斷後重重敲進水中,出葉被砸個正著時只覺得眼冒金星,散落的粗礪麻繩如一條條兇惡的海蛇在水中亂竄,時不時挫下魚尾上的鱗片或者磨破人魚的肌膚,他在被壓入海底的泥沙前歪歪扭扭地逃出船桅的範圍,一汩汩的血霧瀰漫他的眼前,頭部與背後劇烈的疼痛逐漸麻痺了他的理智──他需要補充體力才能逃走、逃到安全的地方。

此時一道陰影自他身邊漂過──是跟在拉法基身邊的那個黑髮男子,落水的衝擊讓他短暫地失去了意識,一回神他便開始朝著水面拼命踢水。他的手斷了,腹部插著甲板的碎片,尖銳的疼痛與憋得幾乎要爆炸的胸口都不能阻撓他求生的意志,他突破水面後立刻痛苦地咳了起來,黑暗的海面上為數不多的照明就是那些尚未燃燒殆盡沉入水中的船隻,他看清離他最近的戰艦後載浮載沉地向它游去。

「拉我上去。」他靠向船邊,拍了拍船身。

「快點。拉我上去。」他使出全力對船上的水手喊道,聲音微若蚊蚋,牽動泡在鹽水裡的傷口疼得他幾乎失去理智。但有人聽見了他的聲音,倖存的里斯拉法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激動得幾乎要翻過船邊,天青色的雙眼充滿不敢置信。

「西馬斯!」他喊道,「西馬斯!我聽見了,等等,我找繩子拉你上來!」

海中的黑髮男子心中感到鬆了一口氣,此時黑暗的水中突然有什麼東西拉住了他的腳踝,讓他連掙扎都來不及地被扯進水底。

人魚。

蒼白如溺亡屍體的臉、如水草流動的髮絲,長了蹼的手緊緊握住他的腿,一路抓上他的軀幹與手臂,尖銳的指甲刺進他的身體,細細的血絲從破口流出。

出葉扯住獵物身上的布料,黑髮男子腹部流出的腥羶液體不斷勾起掠食者本能中的嗜血因子,人類的力量根本敵不過令水手聞風喪膽的海中妖魔,那雙眼尾勾起的紅色雙眸儘管到了這個時候依然是不屈不撓、折不斷頸骨的神情,掙扎的動作讓出葉徹底失去耐性,張口將獠牙刺穿黑髮男子的氣管,狠狠咬住他的頸子。黑髮男子並沒有放棄求生,曲起膝蓋往人魚的腹部連續頂了幾下,人魚依然死死咬著口中的肉,最後一口氧氣已經撐到極限,他別無選擇地抽出腰間的匕首,想也不想地往人魚的身上刺去,人魚負傷後沒有選擇鬆口,他幾乎能聽見人魚的利牙緩緩切開他的身體的聲音,當人魚甩過頭撕開他的皮肉同時,水面上傳來拉法基撕心裂肺的吼聲。

──馬庫西瑪斯!

 

出葉吃了他。

 

(04)

王國軍元氣大傷,士氣低迷,反觀帝國軍雷厲風行地一路攻城掠地,終於掌握實權的皇帝總算能夠一統朝臣的意向──據說他流亡在外的雙生兄弟已經遭到暗殺,先前為了尋找皇子而扯皇帝後腿的朝臣,只能算是倒楣押錯寶,死的死,坐牢的坐牢──他下令吊死了第一王國的國王與王后,帝國軍隊攻破首都的當天,他們的王子騎著戰馬、站在最前線的地方,第一個殺入敵陣當中,在殺死前線幾個帝國士兵之後被後方的士官一槍擊破了頭部,光榮戰死;第二王國的女王在帝國兵臨城下時,咬牙決心開城投降保護人民──最後女王的頭被懸在城門之下,放大的瞳孔看著帝國的旗幟在首都升起。

王國的最後一支部隊死守著最後一座城池,它坐落於海邊,就在人魚最大聚落的附近,擁有高山與海洋的天然屏障,易守難攻的位置與充滿兇惡人魚的海灣傳說讓帝國軍遲遲無法成功攻略──但局勢已經逆轉了。

帝國進攻的當天,天氣異常惡劣,長年投身軍旅生活的里斯深知海上風暴接近,但帝國的金屬艦隊已經來到寡婦海灣、擺好陣形,自瞭望塔向海平面看去,一片黑鴉鴉地宛如死神的斗篷壟罩在濱海城市上空。我們還沒準備好,至少不能是現在。里斯心想。如果戰事能夠繼續拖個五年、八年,或許能夠讓潰不成軍的王國軍有機會招募流亡的有志之士重振旗鼓,里斯戴著露指皮手套的右手指尖隔著衣物摸索著掛在他胸口的兩張軍牌,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了,如馬庫西瑪斯生前所說,他的雙生兄弟既然已經奪得帝位,就不可能放過任何曾與他同一陣線的勢力,但里斯和其他戰士可不是會乖乖上繳人頭的主,瑪爾瑟斯可以把他挫骨揚灰卻不能讓他下跪求饒。

 

……走吧。」里斯低聲說道,「西瑪斯。我們走吧。」

 

王國軍出航時已經開始降下豆大的雨滴,出葉仰起頭,陰鷙的浪將海面切割成一塊塊大小形狀不均的格子,因其而起的泡沫染得海水渾濁不堪,船隻的陰影更掩住了本來就不甚明亮的光。族人大多對這場戰役興致缺缺,只有幾個狩獵失敗的人魚想趁這次機會飽餐一頓。出葉自從上回在戰場受傷後就不想再到交戰區狩獵了,懶洋洋地趴在海底礁石上玩弄著海葵,當陰影從他頭上溜過,他心中又對即將到來的決戰感到焦躁難耐,但出葉還是著魔似地再度游上海面。不同於水中的平靜,海面上已經是雷雨交加,細密的雨水彷彿一層薄紗壟罩在海面上,而一波波混濁的巨浪像是手掌將出葉一次又一次地捲進水中,別說王國軍的木造船隻,即使是帝國的金屬戰艦都像是玩具一樣在海中載浮載沉,此時一道閃電擊中其中一艘王國戰艦,火焰就像是有生命般在滂沱大雨中逐漸吞噬船隻,然後和另一艘傾倒的船艦撞上,混雜著雷鳴更顯恐怖。

里斯也在吧。他鬼迷心竅地潛入水中,往沉船游去。人類是奇怪的動物啊,即使國破家亡身陷絕境,或許生不如死,還是會拚盡全力想活下去,那些掙扎的動作與呼救在暴風雨中顯得渺小無助──出葉看過那些偽虎鯨是怎麼做的,牠們迅速從深水區向上游,咬住水鳥的腳或身體後立刻向下游去,留下的氣泡軌跡就像是一道完美的拋物線,水面上幾乎不可能看見在水鳥消失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人魚也是這個樣子,那些被浪打入水中的人類被人魚接住,然後往深海游去,掠食和被掠食的關係並不因為智慧的高低有任何改變──但那個英雄打破了現況。

而昏迷的里斯正往深海逐漸下沉。

又是一個童話一般的開頭,人魚愛上了人類,但出葉是以人類為食的人魚。他不會唱歌、美麗的外型是為了欺騙獵物,更不可能為了人類而向海妖交換能擁有雙腿的魔藥。

果然還是吃了他吧。其他人魚正將翻覆船隻上頭的人類往深海拖去,昏厥的金髮男人也正在漸漸下沉,口鼻冒出的氣泡越來越小,只要不管他,他也會因為肺部進水而死,或者有其他人魚折斷他的頸骨,把他拉進海底,將他的衣物撕開啃食每一吋皮肉,剩餘的骸骨將成為萬人塚的其中一個,和被他吃掉的馬庫西瑪斯在一起。

出葉並沒有猶豫太久便向下游去,伸出生著蹼的掌心托住持續墜落的金髮男子的後腦,趕在最後一顆氣泡自青年口中離開前給了他一個吻,他柔軟的嘴唇在冰冷的海水裡熾熱得異常,與身軀大多被鱗片包覆的人魚完全不相同,在這種水溫下早該失溫的堅實肉體彷彿無聲地對人魚呼喊著「還想活下去」的願望。

 

他抱住青年的肩膀。

 

(05)

里斯是被嗆醒的。

他翻過身連續咳了好幾下,嘔出幾口水,然後迅速審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大部分都是輕傷,除了喝了一點海水、胸口不怎麼舒服、還使不上力外,應是沒什麼大礙。

然而在他身邊趴了一隻危險的人魚。

蒼白如溺亡屍體的臉、潮濕緊貼著臉頰的髮絲,指間生著蹼,銳利的指甲令人望而生畏,自胸部以下開始逐漸長出鱗片,腰部以下已經完全是魚尾,對上那雙灰綠色的鳳眼時,里斯想起了這個人。他鋒芒初露當天、馬庫西瑪斯死去當天,這條人魚都在,就像是陰魂索命一般地跟在他身邊。

......我們見過。」

「是。」

「你殺了馬庫西馬斯。」

......是。」出葉答,「但我,救你的命。」

人魚顯然平時應不用語言與他人溝通,他的聲音有怪異的腔調,斷句亦在奇怪的位置。

「為什麼?吃飽了?」

出葉搖頭。

「不忍心。」

不忍心?他什麼時候聽過掠食者給獵物不忍心了?黃鼠狼給雞拜年,他心中懷疑更深,抿起嘴沉默不語。人魚想了想,又開口。

「但你,不完全是人類了。」

金髮男子本不願再看他,聞言卻有些狐疑地看了過去。

......什麼意思?」

人魚不回答他。

「下次,不要再怕水。」人魚的手碰上他的臉頰,順著曲線滑到金髮男子的嘴唇上頭。

「我,保護你。」

 

王國不在,故人不再。他以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居然靠本要吃掉他的人魚撿回一命。但那個滿懷抱負的里斯已死,在王國軍全軍覆沒的那天,沉入海溝的最深處,和馬庫西瑪斯的遺骸一起。他的胸口還掛著兩張軍牌,帶著馬庫西瑪斯留給他的遺物與人魚送他的禮物一同離開,消失在戰後的滾滾黃沙中。

他的世界將會在灰燼當中重生,來日方長。

 

To be continue......?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