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 02 / 21噗浪內容加筆

※ 里斯x馬庫西馬斯 + 迪諾x出葉的暗示

 

 

那是剛封印一個渦後的早晨。

那回出征很幸運地無人陣亡(出葉總忍不住想:說不定是迪諾也來了的關係),但由於是在大型機具難以進入的山區,運輸機只能載著傷患先行離去,其餘的戰士必須自行徒步到山下與接應會合。

山區村落對這群英雄還算友善,提供他們一些食物與農舍休息。他們依照中隊各自分配休息區,出葉、迪諾與里斯被分到了一起,那是一間倉庫,裡頭堆放著乾草與一些農具,倉庫的主人與他的妻子女兒熱情地替他們鋪平草堆,蓋上乾淨的帆布。

「有點簡陋,不過希望你們能睡得舒服些。」

「不要緊。」迪諾笑著戳了戳里斯的手臂,「反正我們王牌不管就寢的時候睡哪裡,終究得在地板上醒來的哈哈哈哈哈!」

出葉看倉庫主人夫婦的笑容登時尷尬地凝固,而小女孩掩著嘴「咯咯」笑了起來,他看向里斯,那個英俊的男人臉上依然掛著恰如其分的笑容,帶著應有的禮貌與身為王牌的氣勢感謝夫婦倆的大方與無私。

 

但是等倉庫主人一家關上倉庫大門,里斯便動手把迪諾塞進了乾草堆。

 

那天晚上的他們彷彿是尋常人家的少年,拿出部分的軍糧與居民提供的糧食好好地吃了頓飯,里斯分了一些火腿給偷偷看著他們的小孩,迪諾和其他幾個暴風駕馭者喝高了,用他們老家的語言唱起歌來,暴風駕馭者的語言有著大量的子音伴以少量不清晰的母音,重音有時讓出葉驚得一跳(但他現在已經習慣了),他難以習慣他們的說話方式,也無法理解歌詞的內文,只得夾在馬庫西馬斯和里斯中間沉默地喝著帶有麥麩的劣質啤酒。

馬庫西馬斯還在生里斯的氣,他一直側向看不見里斯的位置坐著,手裡的酒杯晃啊晃,一口也沒少;總是穿著整齊軍服的里斯這回只披著外套,深色的低領汗衫未能完全遮住身上包紮的紗布,幾個村裡的孩子正在和他說話,大型的丘丘人啊,或者跑進村莊的吸血蝙蝠之類的,孩子們對關於消滅妖魔的敘述又是感興趣又是害怕,出葉想起老家的百物語,一百支蠟燭與一百個鬼故事,小時候膽子小,沒能和其他人玩過,現在在連隊的日子倒像是生活在百物語之中。

他的舌頭在齒縫間挑了挑,一塊麩皮卡了進去,不至於不適,但就是覺得討厭。對了,馬庫西馬斯似乎因為武器故障在任務中故障而差點送命,當那隻壯碩的犬人鋒利的爪子即將往他身上招呼過去,里斯想也不想便替他擋了一擊,雖然幸運地只是輕傷,但鮮血直流的壯烈場面還是令人膽戰心驚。出葉垂下眼,舌尖還在他口中試著挑出麩皮,此時醉醺醺的迪諾走了過來,一把抄起出葉的手便拉起他,強迫中獎地讓他加入了舞蹈之中。

「我不會跳。」

「沒關係,我也不會。」迪諾笑著說,勾著出葉的手臂和他交換位置,跟著暴風駕馭者的歌曲,四個音節一次換邊,出葉剛開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久了也大概知道怎麼做,眼角餘光瞥見里斯似乎和馬庫西馬斯說了些什麼,那個俊秀的黑髮男人冷冷瞥了里斯一眼,然後把手上的酒全倒在里斯的靴子上。

是和好了呢。出葉想,然後思緒立刻被迪諾拉回,他幾乎是抱著出葉隨意地旋轉與跳動著,比平常更加興高采烈的模樣和臉頰上不同於火光照映的紅暈證明他醉得厲害,他聞得到迪諾身上的酒味,出葉開始覺得有些頭暈,不知道是被迪諾轉的還是剛才裝一肚子的酒精終於開始發揮效用。

當天晚上他們幾乎鬧騰到深夜,還清醒的幾個中隊長出來罵人才把一群小鬼們趕回自己的屋子休息,出葉裹著外套與雨衣躺在乾草上頭,昏昏沉沉地在不知不覺中失去意識,不用值勤、不用守夜、不用擔心會在睡眠中丟掉小命。他睡得很好,一夜無夢。

清晨時,陽光透過木頭的縫隙照進黑暗的農舍內,正巧不巧直接打在出葉眼上,睏勁和酒勁都尚未退去,他勉強挺起頸子試著找個不用曬太陽的地方繼續補眠,注意到里斯已經醒了,他打了桶水回來,用肥皂洗把臉。他有晨跑的習慣,估計是習慣性地早起吧。他洗過臉後又往下顎地位置抹上肥皂泡沫,褐金色頭髮的年輕男子此時掏出小刀,小心翼翼地抹過下顎與臉頰下方的位置。出葉的腦子吃力地開始運轉,下意識地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連他這種不太容易長出毛髮的體質都長出些許青髭,何況是里斯。

出葉欣賞著那雙骨節分明、手筋突出的大掌小心翼翼地工作的模樣,里斯辦事向來大氣爽快,光是見他這樣細緻的小事都能讓人體會到某種樂趣。他完成工作後,簡單地收拾了下使用過的工具,然後那雙天青色的雙眼筆直地看向了還維持臥姿的出葉。

「你醒了。」

出葉點點頭,方才彷彿偷窺的行為令他有些心虛,急欲撇開視線。里斯似乎把他的細微動作當作是困倦,只對他點了點頭。

「我去晨跑。睡吧。」語畢便邁開步伐,推開門離開農舍。出葉在陽光灑落的瞬間闔上眼瞼,然後翻了個身背過陽光,當作沒看見另一個應是在外頭久候的A中隊王牌。

 

醒來後也來刮個鬍子好了。出葉瞇起眼,決定享受一下能賴床的時間。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