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使兄弟的文

※ 情人節賀(大概)

※ 這幾天產量高到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 攻受無差,自認沒有太明顯的攻受描寫,但有潔癖的話可能還是迴避比較好

※ 我喜歡哥哥立繪的眼睛顏色^w^

 

 

他忽然想起,除了出生以外,自己似乎一直都追在自家弟弟的背後。

 

鬼使黑打盹的時候,被鬼使白毫不留情地搖醒,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便見到弟弟俊秀的面容,幾秒間還以為是回到某個溫暖的童年午後。

「……我睡晚了?」晚回家要捱打的。

「鬼使黑,你睡昏了?等等要和判官大人開會的。」鬼使白嘆氣,「早料到你對文書工作糊里糊塗的,我當初幹嘛硬找你來呢。」

鬼使黑愣了一會才想起現在他們身處陰曹地府,死亡後的兩人早就脫離那個充滿肢體暴力的家庭。

死亡後啊。鬼使黑心想著,然後又聽見鬼使白開始有些惱怒的聲音,才尷尬地「嘿嘿」笑了兩聲,涎著臉討好地開口:

「抱歉嘛,下次會認真做的。好弟弟,原諒我?」

「我不是你弟弟。」鬼使白站起身,拍了拍膝部一下的織物,整平後彎腰抱起桌上一疊厚重的紙張。

「動作快點,遲到的話,判官大人會發火的。」

「是——是——」

 

初秋的午後溫暖又帶著舒服的涼風,空氣裡還帶著收割後淡淡的稻香,他們兩兄弟趁著大人們慶祝豐收的空檔自個兒跑到村邊的山坡上玩耍,踩過被陽光曬乾的草地與樹葉時會發出悅耳的沙沙聲響,他邊跑邊甩開鞋子,乘著速度在草地上連翻了幾個跟斗,然後躺在草地上看小自己幾歲的弟弟試著和他做出一樣的動作,但翻過身直接倒在草地上,全身沾滿乾草樹枝,一隻蚱蜢還被驚得飛上弟弟的頭頂。

「蚱蜢!好大!」他大叫,然後兩人一起笑鬧著追逐不停逃竄的蚱蜢,但擁有保護色的蚱蜢不一會就在乾草只失去蹤影。

「哥哥……」他扯了扯兄長的衣角,委屈地扁起一張小嘴。

「蚱蜢不見了。」

見弟弟難掩失落的神情,他揉了揉弟弟的腦袋。

「別難過,等下回哥哥逮到牠,絕對送給你。」

「真的!」

「嗯。」

 

鬼使黑忘了他們究竟有沒有等到下次,他只記得天氣太過溫煦,兩人在草地上玩耍了一陣子便昏昏沉沉地擁著彼此睡去,醒來時太陽早已西斜,弟弟搖醒他時帶著滿眼的不安。更後來,弟弟先他一步踏入黃泉——而他化成了滿腹悲苦仇怨的惡鬼羅剎。

鬼使白走在他前方,偶爾回首確認他跟上。

「鬼使黑,快一點。」

「弟弟喲。」鬼使黑說,但並不是回答鬼使白的要求。

「剛才,我想起咱兄弟二人一起蹓出去的事了。」

「我以為我記得以前所有的事情,但在今天前,我幾乎忘了這回事……後來到底有沒有遵守約定,我也想不起來了。」

前頭的鬼使白輕輕地嘆了口氣。

「你是個好哥哥,令弟是個幸運的人。」他回過頭,彎起眼角淺淺一笑。

一陣陰風倏然吹來,鬼使白手中的文件忽然被吹開,「颯」地數聲四處飛散,雪白的長髮亦在風中飛揚亂舞。他弓起身護住僅存的文件,在他背後的鬼使黑身手矯健地開始捕捉逃亡的紙片,隨著風止,他們回收紙張的工作總算能順利完成。

「……糟透了。」鬼使白看來有些喪氣,「不知道有沒有少……」

「應該都撿回來了,缺漏再幫你補齊吧。」鬼使黑將手裡的東西疊得整齊,「你漏了、忘了的,哥哥會幫你找回來的。」

 

略沉的一疊紙張擺上鬼使白的手,他看見鬼使黑神情依舊冷淡,但鎏金般的鳳眼彷彿透著溫柔的笑意。

 

Fin.


後記:
今天正好達成了臉黑初級成就......不求SSR,至少讓我家年近三十(?)的小黑接小白回家團圓吧QQ
小白,阿嬤很想你,知道嗎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