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WT43無料釋出

※ 本來預計場後半年才釋出,但想想還是先放上來了

※ 《Psycho-Pass》趴囉

※ 第六分隊來自新撰組解散年分加總至個位數

※ 沖田←大和守安定+沖田組前後無差的CP傾向描寫,雷者勿入

※ 雖然完成了計劃與大綱,但也沒什麼把握能寫完這個系列......

※ 已修正錯字

※ 以上都能接受的話再按下繼續閱讀

 

 

天空晴朗,白色的雲朵活像巨鳥翱翔而過留下的數支羽毛。好亮,跟陰暗的扇島根本就沒有辦法比。加州清光心想,茜草色的雙眼在陽光下染成夕陽般的色澤,少了中央空調的陽臺吹過陣陣略微刺骨的寒風,加州清光縮起頸子抖了幾下,半張臉埋入軟熱的圍巾。

「你果然在這裡。」校內少數的手動門被推開,大和守安定踏出門的時候打了個噴嚏,加州清光沒忍住「噗哧」笑出來,大和守安定粉白的臉上浮起一點紅暈,倔強地試著維持臉上平靜的神情,修長的圓眉硬是擠出嚴肅的劍眉形狀,加州清光懶洋洋地端詳著眼前少年的神情,暗自給出「表情還算可愛」的評語。

「……笑什麼。」

「笑你離開中央空調就沒辦法呼吸。」加州清光從口袋掏出手帕,「拿去吧。」

「我自己有。」大和守安定拿出薄型電子手巾,儘管有自動清潔與消毒殺菌的功能,比起過去年代使用的衛生紙或者一般布手巾方便且環保得多,加州清光仍無法習慣這種科技產品,撇撇嘴又將手帕收回口袋裡頭。

「你的志願填完了嗎?」

「早就好了。」加州清光單手支著下巴,「公安局刑事課監視官,你應該也一樣吧。」

話語甫離口,加州清光便暗罵自己蠢:那是當然的,不是嗎,大和守安定連待在法律學科都是因為沖田學長的緣故──這個稱呼對加州清光而言還是有點彆扭,他十歲時被現役監視官近藤收養,認識同為近藤家養子的沖田──兩年前畢業的沖田步上與情同兄弟的近藤的道路,投身公安局一同維護首都圈內的和平與安寧。原本對於法律學科不算特別有興趣、只是依照西比拉系統分配而就讀的大和守安定卻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像是突然找到燈塔的漁船般拚勁十足。

知道的當天是在加州清光家中,他佔據客廳裡那張懶骨頭,大和守安定則是盤腿坐在茶几前頭疾筆振書──也許說是手指頭在鍵盤上快速飛舞比較恰當,他正在整理課堂的筆記與方才與加州清光討論後的結果。

「剛剛討論的結果看來,西比拉系統是依照一般預防理論加上心理學以後的共同應用吧。」

「以理論層面來說──是吧。」

「我倒覺得西比拉系統的防範比較完全,畢竟你說的什麼預防理論根本沒辦法防止那些刻意破壞規則的人吧。我看的資料有寫,過去的法律根本無法解決刻意違法的犯罪者,比如說飆車族、社會邊緣者的無差別殺人案件,這種預防根本就無法從外觀判斷,如果直接做色相跟犯罪係數的檢測的話,還沒動手就會被發現了。」

「……這倒是無法否認。」加州清光皺了皺眉,決定把自己往懶骨頭的深處埋入。

「說真的,難得你會想精進這部分的事情,還扯到過去的法律問題的檢討上。」大和守安定和其他人一樣,因為西比拉系統的「旨意」走上所謂「最適合的道路」,這裡的人通常不需要特別努力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成果,他原先也是得過且過的人群之一,然而近來卻突然換了個人似的,本來不甚在意的學年綜合排名變成大和守安定斤斤計較的項目。塗上紅色指甲油的纖長手指翻著電子書頁面,他咋下舌,總覺得電子頁面閱讀起來少了點什麼滋味,又從自己的背包裡頭掏出紙本書,最近加州清光讀的是《白鯨記》,費了一點工夫才找來的紙本書版本(自從大動盪時代與西比拉系統上線以後,過往的文學作品與歷史書籍數量銳減,入手管道也相當稀少),抽出金屬製的書籤後他稍微往前翻了兩頁溫習前面的劇情,又翻回原本的頁數,主角想對吃掉他一條腿的白鯨復仇。大和守安定並沒有針對他的問題回答,加州清光抬起頭來,眼前的光景讓他一時無法做出反應。

紮著蓬鬆高馬尾的少年粉白的臉上浮出大片紅暈,因為訝異而無法完全闔上的脣間能夠窺見上排門牙,圓潤的雙眼瞪大,無地自容的模樣讓加州清光瞬間理解了些什麼──同時被大和守安定的神情逼到沒有一點退路的地方。

「……有目標總比沒有好,我覺得對於未來的工作有熱情滿不錯的。」

「而且,這樣也能增加西比拉系統把我分配到公安局的機率,對系統越熟悉,公安局職務的相性度也會大幅增加吧。」大和守安定靦腆地笑笑,雙眼彎彎的模樣溫柔純良,陽光透過窗戶在他臉上留下五官的陰影,天藍色的虹膜透亮得像是鏡面反射出的晴空。加州清光抿抿嘴,撇過眼神將視線投在書本上──大鯨像雪山一樣的背峰,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芒,乳白的額頭上滿布皺紋,當牠像幽靈般竄出,露出長排彎曲閃亮的牙齒時,那模樣就像是一座墓門敞開的墓穴……接下來是什麼?眼前的文字他突然一個也不認識了,整排鉛字啪啦啪啦穿過他眼前──墓穴,墓門敞開的墓穴,公安局的人員拿起主宰者對準人的時候,大概也是那種感覺。搞什麼,那個人成為監視官了,所以大和守安定也要去守著……

 

「『加州清光。』」

 

「我說你,問了人問題卻完全沒在聽回答,不覺得自己很失禮嗎。」大和守安定和他一起趴在圍欄邊,「而且這裡還滿冷的……」

「抱歉。」加州清光的指腹按摩幾下額角。

「……你頭痛?」

「一點點。」

「要去醫護室檢查一下嗎?」

「不用,只是吹風有點冷而已,回室內休息一下就好了。」加州清光迴避了大和守安定的建議,「所以你、咳,應該第一志願是分發公安局,沒錯吧?」

大和守安定點點頭。

「對過答案了,我想最終測驗的成績應該能夠順利通過成績門檻,只剩下西比拉系統的判定能不能通過的障礙,但這並不是我能控制的變因……志願當然沒有變,我想成為監視官,和沖田君一樣。」

「果然是跟他一樣……」加州清光的聲音含在嘴裡嘟囔著,前者豎起眉毛,嘴角也垮了下來。

「你有什麼不滿嗎?」

「沒有。」

「以優秀的前輩為目標有什麼不對?」

「你才不是以他為目標,只是想要黏著他不放而已!跟還沒斷奶的嬰兒一樣!」犀利的句子捅破大和守安定暗藏著的秘密,白皙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手指在金屬欄杆上頭捏得死緊,胸膛與肩膀的起伏顯露出他正在試著壓抑著些什麼。

「……那又怎麼樣?你也黏他黏得死緊,不是嗎?」大和守安定一字一句清晰地吐出文字,「只許自己這麼做,別人介入便介意得要命,你的嫉妒心真是可怕。」

他揚手將雪白的圍巾甩上頸子,紺色的長髮與眼邊的淚痣在圍巾襯托下更為惹眼,轉過身伴隨皮鞋的腳步聲遠去,加州清光挺起背脊,沒來得及想到說些什麼便看見大和守安定關上玻璃門,身影隱沒在轉角消失無蹤。

街道上的行車穿梭著,發出細微的聲響,寒風還吹撫著加州清光的臉龐與瀏海,耳垂掛著的飾品也輕微搖蕩著,他頹下肩膀,午後的陽光把影子拉得極長,一片枯葉落下大概也是那副光景。

「我啊……也是因為別人,才想成為監視官的……」加州清光喃喃自語的聲音消逝在流動的空氣之中,像是被陽光蒸散。

接下來的日子,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像是同極的兩塊磁鐵那般,大和守安定自動自發地閃避著加州清光,後者也有意識地迴避著所有大和守安定會出現的所有場合與地點,連上課都盡可能一前一後地進出教室。與加州清光同居一個屋簷下的沖田與近藤理所當然地發現了他的彆扭,然而在他不願意將事實全盤托出的情況之下,兩個男人也只能相視苦笑。

「大概能理解是什麼感覺吧。」近藤雙手抱胸,年近四十的他還是維持著爽朗的臉龐,此時露出了像是新手父親那樣有點困擾的表情。

「當初阿歲在矯正設施裡又擺出一副流氓樣,也是為了要跟我們同隊呢。只是接下來每回到矯正設施接他出來,看到護理人員總覺得非常尷尬。」

「土方先生那個樣子應該只是單純造成別人的困擾吧。」沖田笑著說,伸手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

「不要緊的,想跟朋友待在一起是人之常情──啊,如果你們都能進來公安局當然是最好不過的結局了。」

「沒錯,公安局向來人手不足,你們若是都能進來就太好了。」

加州清光撐起嘴角微笑,沒有繼續回應他們的說詞。近藤也看得出他並不打算繼續這個對話,低頭扒幾口飯後換了個新話題。

「你們的最終審查結果什麼時候出來?」

「下星期一中午十二點,西比拉系統會將所有人的審查結果直接送到所有人的終端機裡面。」

「星期一啊……」近藤露出遺憾的神情,將碗筷放回餐桌上頭。

「我們分隊當天要去收網,實在沒辦法第一時間跟你待在一起……抱歉了,清光。」

沖田同樣對加州清光露出困窘的表情,加州清光搖搖頭。

「不要緊,只是結果通知而已,還不確定會分發到哪個職場去呢。」加州清光說,「好不容易收網了,不需要擔心我。」

近藤摸了摸加州清光的腦袋,露出令人安心的笑臉。

「我們都知道你很優秀,判定結果不需要太擔心。希望你喜歡的職業都能獲得系統的認可。至於安定那邊……」

「安定那邊先別急,等事情結束以後我帶你們一起出去聊聊吧。」沖田自告奮勇。

「哈哈,這麼熱情地當吃力不討好的和事佬啊,總司。」

「安定總不能不賣我個面子。」沖田俏皮地眨下眼,加州清光見狀也發自內心地笑起來。

儘管仍是尷尬,他們倒也還算是沒有發生更多餘衝突地迎來了最終審查結果出爐的那一天。

距離結果出爐還有二十分鐘,應屆畢業生大多都已經各自找了自己的小團體離開學校,找能夠放鬆情緒的地方等著迎接結果到來。加州清光那本厚厚的《白鯨記》還擺在背包裡,這幾周以來連碰都沒碰,指甲倒是因為閒著而卸了又重畫好幾回,這時終端機突然送來了通話要求,加州清光不耐煩地打開通訊,投影顯示是不明來電,加州清光還沒接通便聽到校內傳來區域壓力警報的聲響。

「本校師生請注意,目前區域壓力值正在上升中,請各位保持冷靜,到指定的地點進行心靈淨化與色相測量。」

加州清光不耐煩地咋舌,隨手取消通話以後將桌上所有雜物掃進背包準備起身離開──他才沒嬌脆到需要什麼色相測量跟淨化,根本就是一群人反應過度,然而幾個性格較為神經質的學生活像遇到大災難自走廊外匆匆跑過,奔跑過程還不忘資訊交流。

「怎麼回事啊?」

「幹嘛啊?真是的,為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

「好可怕喔……是演習嗎?」

「有奇怪的人跑進學校了?」

「才不是呢,法學部的大和守安定。」

正準備到指定地點集合的加州清光頓下腳步,學生疏散的雜音距離他有十萬八千里那麼遠,敘述那個心靈汙染的災害來源的聲音卻在他耳邊無限放大。

「大和守安定在圖書館那邊。」

「不知道,原本好端端的在瀏覽網頁新聞,突然翻倒椅子,嘴裡喃喃自語然後衝出建築物。」

「對啊,超級可怕的,好像突然被什麼怪物附身了一樣。」

「他開始抓狂的時候就有人通報老師了,色相掃描器大概掃到了吧……」

「欸,校內更新可以看到……」

「這顏色也太可怕了吧,根本已經是潛在犯了!」

離他遠一點。

快逃。

加州清光甩開背包,朝著與人流完全相反的方向狂奔,兩階當成一階那樣一躍而下,其他學生見他魯莽的行動紛紛閃避,加州清光只能無理地將來不及閃過的來人撞開,一路都是旁人的咒罵與驚叫聲,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扯過加州清光的手臂。

「同學,那邊有心靈危害,圖書館周圍已經開始管制,等等公安局就會派人過來了……」

「放手!讓我過去!」

「公安局逮捕潛在犯的時候,你會被波及──」

「我不在乎!」加州清光使出蠻力狠狠抽回自己的手臂,甚至用力過猛得在脫離桎梏的瞬間摔倒在地,「啪」地發出極大的聲音,他顧不得痛只管奮力起身往圖書館的方向前去。

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扇島出身還能維持清澈的色相是他為數不多的優勢。

一樓穿堂採開放式建築,加州清光來不及收起速度而衝出走廊,一路跑進中庭花園,只見大和守安定雙眼無神地跌坐在地上,雙手扯著自己的瀏海與鬢髮,臉上褪得一點血色也沒有,兩行眼淚劃過臉頰,豆大的水滴不斷地從他的下顎落下,周圍幾乎已經淨空了,只有幾名教師還站在遠處喝止其他學生靠近。

「安定!」加州清光見狀立刻向他跑去,半摔半蹲地來到他面前。

「怎麼回事?安定,你還好嗎?」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大和守安定似乎沒聽見加州清光的問話,不停地重複著句子的聲音全咽在喉頭,「沖田君死了、死了!整個第六分隊、全部都……」

那瞬間像是一道雷狠劈在加州清光的腦袋,原本要安撫大和守安定的句子全化成一片黑──死了?為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情?整個第六分隊?近藤、沖田、土方,全部都──

 

──那通被取消的通話。

 

大和守安定扯著加州清光的針織背心,終於忍不住地崩潰痛哭,額頭靠上加州清光的肩膀,那塊襯衫很快地被大量水分浸濕,加州清光也只是愣愣地與大和守安定偎在一起,任他分不清是鼻水還是淚水的東西弄濕自己的衣物,公安局的警笛聲似乎還在非常遙遠的地方,怎麼也聽不見。

 

*

 

矯正機構有著白色的牆面、天花板與地板,清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還有著淡淡的消毒水氣息,那些戴著口罩的醫護人員帶著淡漠與疏離,整棟建築壟罩在一股令人喘不過氣的氛圍當中。

「已經確認您的身分,但由於您尚未就職,只能讓您在隔離房外與潛在犯罪者說話,沒辦法讓他到觀護室內與您對談。」眼前的女性在透明的螢幕上頭核對各項資料並且對加州清光進行說明。

「……安定他,還好嗎?」

「您見到他就會知道了。」行政人員說著,「第六分隊的慘案……我很遺憾。」

加州清光微微欠身,抿抿嘴沒再多作回應。

「請跟我來。」行政人員識趣地結束話題,領著加州清光進入管制區。

公安局刑事課第六分隊在先前的收網任務中幾乎全數殉職,近藤監視官遭到斬首、沖田監視官胸口遭到刺穿而導致氣血胸與大量失血,最後休克死亡;土方、藤堂兩位執行官也分別受到殘忍的手段殺害,只剩下頭部重創的齋藤執行官在急救後勉強撿回一命,但仍然陷入重度昏迷,至今尚未清醒。公安局遭到如此打擊,上層下達了封口令與報導限制令,大眾除了知道「公安局人員因公殉職」以外什麼也不知情,執行官與監視官的親屬也被禁止談論相關事件。

──騙子。集團葬禮上,加州清光一身素色黑衣,看著四口棺材被推入火葬室裡頭。土方執行官的兄姊幾乎都到齊了,扶養他長大的二姊哭得幾乎癱軟在地,現場瀰漫著悽慘悲慟的氛圍。公安局跟厚生省到底想要隱瞞什麼?加州清光心想著。詢問一圈後,他發現即使是其他親屬也並不清楚這次的收網地點與任務內容,很顯然公安局原本就不希望這個任務節外生枝,而且肯定有相當危險性,第六分隊到底是真的去收網,又或者只是將他們當作砲灰推上戰場?事實似乎就藏在唯一的活口腦中──以及公安局的資料庫裡頭,加州清光咬緊牙關,垂在腿邊的拳頭捏得死緊。

公安局監視官的職業適性A判定。與加州清光同樣拿到這樣判定的應屆畢業生還有另一個人──而那個人還在公安局附設的矯正設施內。

黑色的皮鞋幾乎能倒映在光滑的雪白地面上,加州清光跟在行政人員背後,棕色的長髮在她背後搖晃著,她的步伐相當快速,經過一個又一個蜂巢狀的隔離房,裡頭被西比拉系統評定為「需要接受心理診療」的人們大多看來與常人無異,有些人閱讀著雜誌、聽音樂,但也有些作著如以頭撞牆或者無神地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等異常行為。加州清光略為不自在地別過臉,刻意不去看他們的舉動。

「待在矯正設施內的都是經過西比拉系統認定的潛在犯罪者,心理健康狀況本來就有些問題,因此只要壓力值沒有改變、警報器沒響,我們並不會干涉隔離人的任何行動。」行政人員在前頭說明著,然後她停下腳步。

「到了。」

加州清光愣了下,有點緊張地整理下外套。行政人員看了他一眼,往門上的控制面板點了幾下。

「大和守君,有你的訪客喔。」

加州清光看向玻璃門內,披頭散髮的少年穿著淡色的病患服坐在床上,臉上看不見過去天真的模樣。他靠向門邊,右手掌心貼上狹窄的玻璃窗口。

「安定。」

頹坐床上的大和守安定抬起頭來,眼神冷冽地望向他。

「……有事?」

一旁的行政人員瞄了加州清光一眼,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便識趣地欠身離開,加州清光感激地對她點點頭,回過頭便看見大和守安定站在他面前。

「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通過公安局任用標準了,你也是。」加州清光頓了頓,「距離你康復大概還需要一點時間……如果你需要什麼資料的話──」

「我會成為執行官。」

「……啊?」

大和守安定的眼中完全沒有迷惘,反而是近似野狼或者狂犬那樣的神情。加州清光與他對上視線的那瞬間幾乎想要倒退逃走,此時內室的少年一記拳頭狠狠捶在厚重的玻璃上頭,加州清光能夠看見控制面板顯示他的犯罪係數正在以緩慢的速度上升,色相同樣愈發深沉。

「我會成為執行官,用公安局的資源找出殺死沖田君的渾蛋,折斷他的手指、拆下他的四肢,最後再用主宰者的因子分解模式解決掉他,讓那個垃圾連一點殘渣都不會留在這個世界上!」

白色的空間閃起紅色警示燈,令人感到不安的警報聲響起,五人為一組的醫療小組迅速集結到隔離房前。

「不好意思,請您到會客大廳休息,今天的會面先到此結束吧。」其中一名男性護理師將加州清光請到一旁,語調客氣但實質是下達了逐客令。

「大和守君,請冷靜下來,不會有事的。等你的數值恢復正常,就能回歸一般生活,繼續你原本的生涯規畫了。」護理人員一面對著控制面板按鍵,一面安撫大和守安定的情緒。

「加州清光,我會成為執行官的。這件事情沒什麼好說。」

「等一下……大和守安定,那個人不會希望你這樣進入公安局的。你好好接受治療──」

「請不要刺激病患情緒,先生,很抱歉,請跟我前往會客大廳吧。」男性護理師態度強硬地輕推加州清光的肩膀,帶著他往外離開管制區。加州清光看著隔離房內似乎隨著護理人員的操縱釋放出某種有色氣體,而大和守安定吸入氣體後很快便神智不清,隨即倒地不起。

──實在沒有辦法了啊,雖然都是想找出第六分隊幾乎全數殉職的原因,但似乎只能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了。

監視官的職前訓練課程將在下周開始。加州清光離開管制區後,只向行政人員簡單致意便決意返家,他一面閱讀著系統送進終端機的資料,一面快步走出了矯正機構,挺直背脊的背影曝曬在陽光之下。

 

 

 

To be continued……?

 

 


給沒看過《Psycho-Pass》的讀者的用語提示

心靈指數(PSYCHO-PASS):人類的心理狀態和個性傾向的測量數值。

犯罪係數:心靈指數的其中一個因數,表示成為犯罪者的危險數值。這個數值超過一定的基準的人,被稱呼為「潛在犯」,視同實際犯罪者受到公安局處理,或實際的從社會上消滅。

潛在犯:犯罪係數超過規定值將會被視為潛在的罪犯,成為被社會隔離、排除的對象。

色相:心靈指數的指標之一,以顏色方式將其視覺化。

主宰者:特殊的手槍,準心對著嫌犯的瞬間會將對方犯罪指數立即上傳西比拉先知系統測量判定是否為潛在犯,監視官與執行官在必要時可攜帶的標準配備。

執行官:在厚生省公安局的刑警。能理解、預測並且解決犯罪行為,思維與犯罪者相近,因此皆為具極高犯罪係數的潛在犯。人身自由受到嚴密管控,只有擔任執行官的工作時,或在監視官許可並陪同下才能外出。

監視官:在厚生省公安局擔任執行官的監視者與指揮者,負責全部搜查活動的刑警。

心靈危害:由於精神不健全的人類影響,讓周圍的人類心靈指數惡化的現象。

西比拉先知系統:Sibyl一詞源自希臘語,意義為「女先知」或「女預言者」。是為解析市民的心靈指數、深層心理和職業適應性診斷的生涯福祉支援系統。由厚生省管轄。

扇島:原作世界觀中,是為無鋪設西比拉系統的首都圈外區域,被西比拉系統管轄之下的人民視同化外之地、潛在犯的巢穴。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