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設定,但沒有明確設定兩人的職業

※ 地圖參照官方

※ 阿巴隆與海登的距離與路程參考西班牙都市哥多華到法國巴黎在GOOGLE MAP上的距離與估算路程

※ 不用懷疑,迪諾玩的就是那款遊戲 (X)

※ 題目來源:極限挑戰六十分https://www.plurk.com/p/lq3934 

 

 

出葉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平凡無奇的白色天花板。
這裡是他的房間,百葉窗遮掩的窗外有著點點雨滴敲打在玻璃上的聲音。由於天氣陰冷潮濕,房內的光景也像是抹上一層灰色調般晦暗。陷在一團蓬鬆羽絨被裡頭的迪諾發出咕噥與突然的一陣打呼,出葉驚嚇得整個人彈了一下。迪諾穿著一件深藍色的坦克背心,肌肉結實的手臂壓在柔軟的被褥之外,數個暗紅色吻痕散落在他裸露的頸部、鎖骨與肩頭,前幾天留下的已經只剩幾乎看不出的細碎櫻花色,或者乾脆消失,暴風駕馭者一族的皮膚白皙,不管是擱在被套上的臂膀或者皮膚上的人為痕跡都特別惹眼。出葉沉默著將他的手臂塞回被窩,然後再次躺下,乘勢在羽絨被底下攬住迪諾的腰部,臉頰靠上他的頭髮蹭了幾下。
「別吵……再一下……」迪諾帶著濃重的鼻音說道。
「嗯。」他應聲。翠綠色頭髮的男人翻過身背向他──迪諾向來習慣右側睡──那瞬間出葉突然有種他似乎要像在夢境那樣振翅飛去,但他看不見他的蝴蝶骨有任何異樣,因此迪諾不可能乘風而起。暴風駕馭者的傳說中,他們的祖先靠著馬匹與韁繩馴服了馳騁尹貝羅達的風暴精靈,從此精靈與人類結合生下了整個民族,暴風駕馭者也因此總透著一股放蕩不羈的氣息,他們騎馬、騎車、自己捲一定會被邊界官員攔下的香菸,一群男人女人聚在一塊談天飲酒、吞雲吐霧,時間到了便各自散去,颯爽瀟灑得彷彿了無牽掛。
出葉掀開被子起身,安靜輕巧地離開臥房。單身公寓不大,唯一讓他自豪的是客廳旁有個小小的廚房能讓他偶爾下廚,他打開冰箱拿出雞蛋、起司、火腿、番茄與吐司,平底鍋加入沙拉油熱鍋,打蛋後灑上鹽巴,接著立刻蓋上鍋蓋,漸漸煎得焦黃的邊緣在平底鍋上浮動,他等待的同時將洗乾淨且去蒂的番茄切成薄片,片好番茄的同時關掉火爐並打開鍋蓋,將熟透的太陽蛋放上吐司。平時的出葉習慣讓鍋內餘溫加熱火腿,但難得來作客的迪諾讓他選擇用他喜歡的方式,小火將火腿邊緣也煎得金黃酥脆,方形的火腿因受熱而變形成古怪的形狀,最後他在所有配料之上放置起司與第二片麵包,放入微波爐稍微加熱,當爐子發出清脆的「叮」聲時,睡眼惺忪的迪諾正好打開臥房的大門,他還穿著那件深藍色的坦克背心,運動褲鬆垮垮地束在他腰上。
「早安。」出葉將盤子端出微波爐,隨意擺到客廳的小茶几上。
「早。」迪諾應道,從杯架拿了兩只馬克杯,個別倒了些牛奶,將其中一杯擺在出葉面前然後隨手拿起其中一份三明治咬上一口,融化的起司牽起一點細細的線後斷在他的嘴唇上。
「這很好吃。」
「……我每次都做這個。」這麼多年來,他的廚藝其實沒什麼進步,這點出葉還是知道的。
「我知道。」迪諾擺擺咬了一口的三明治,看來並不是很在意。
出葉的手錶顯示時間是上午十點,迪諾還在他家裡頭慢吞吞地邊滑手機邊解決他的早餐。位在巴拉克的海登與尹貝羅達的雷文茲戴爾距離實在太過遙遠,十七個小時的車程或者二十小時的大眾運輸時間,沿途經過魯比歐娜旗下各邦,迪諾向來會在天黑後抵達阿巴隆並且隨意找間旅社或者租書店落腳一晚,隔日天亮再通過米利加迪亞的邊界回到尹貝羅達。如果是個想得夠多的人,應該會立刻催促迪諾出門,然而出葉卻一點也不打算開口。
──真是惹人厭。他的手指勾起白色杯耳,左手跟上捧住馬克杯,總覺胃裡裝了太多冰牛奶而冷冰冰又沉甸甸的。
出葉能夠想像他追風的姿態,樹的剪影、漫不著邊際的地平線。即使迪諾並不討厭長途騎車,但出葉老是為了漫長的路途感到憂心忡忡,電影裡總把摩托車旅行描寫得浪漫 (不論是愛情類的浪漫或者是浪子式浪漫 ),光是從海登騎四十分鐘的車回老家就讓出葉疲憊不堪,途中與大車搶道更是險象環生,更多倍的旅途只會更多倍的麻煩吧。如果是到車站搭車就安全多了吧,長途車種還有臥鋪可以選擇,過程也輕鬆愉快。
他不樂見迪諾冒著這麼大的危險,卻又不願也阻止不了他短暫地追求自由,每次迪諾風塵僕僕地來到他家門口,帶著那張天真快活的爽朗笑臉出現時,出葉總狠不下心要他下回用安全的方式來訪。
 
「欸!出葉你不要動喔!你頭上有一隻妙蛙種子——在這裡也太奇怪了但還是讓我抓他!」
從起床到現在第二次被迪諾嚇到的出葉登時感到氣結,悶不吭聲地看著他跟著手機裡的遊戲系統滿屋子亂跑,中間還夾雜了幾聲驚呼與髒話,最後吹著口哨得意洋洋地回到位置上。
「……抓到了嗎?」
「哈哈哈當然抓到啦!沒有什麼神奇寶貝是本大爺抓不住的!」
「……你開心就好。」
他笑了起來,嘴角有個小小的酒窩。
 
迪諾吃完早餐便回到房間開始換衣服,背心上又添棉質長袖加上一件高領毛衣與登山用外套,出葉看了看將自己的圍巾掛上迪諾的脖子。
「圍著,免得騎車著涼。」
「啊──我不喜歡圍巾。」
「你會感冒。」
迪諾噘著嘴思索一下,還是壞笑著收下。
「那我就帶著兩樣你的東西回去了。」
呆著大約兩秒出葉才意識到迪諾指的是什麼,他眉頭一皺默默握住手上的圍巾兩端狠狠拉緊,直到迪諾發出嗚嗚嗚的哀號求饒才罷手,緩過氣後迪諾倒是攬著出葉大笑了起來,然後將圍巾尾巴塞進外套裡頭。十一點三十分,他們踏出出葉的公寓大門,迪諾揹著背包步下樓梯,出葉跟在他背後,腳步聲扣在地上,他們的離別總是不多話,出葉佇立在出入口等待。早上的傾盆大雨只剩下一點宛如噴霧器的綿綿細雨,迪諾從停車棚牽出他的二手摩托車──從他被戲稱荒野大鏢客的叔叔那裏弄來的──插入鑰匙後轉了半圈,幾聲乾巴巴的發動聲響後引擎終於傳出陣陣怒吼。他雙手抱胸,看著迪諾轉動兩下油門、跨上車然後騎到他面前。
「安全帽。」
「我知道。」迪諾說,「等等就會戴上。」
「現在。」他命令道,迪諾嘖了一聲,噘起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加裝在旁邊的皮箱中掏出他的全罩式安全帽 (出葉總是搞不懂摩托車改裝的合格與否 )
「好了,下次見吧。」
下回碰面就是好幾個月後了。出葉心想著。海登族有句話叫一期一會, 上回有個從事保險業務的朋友忿忿不平地罵某幾間公司保險理賠方法的不合理,他凶巴巴地以「你能保證下星期我們還能在這裡碰面嗎」一句話解釋。拖了這麼多年的一期一會,迪諾這樣的暴風駕馭者應該不在意吧,他們的母語或許根本就不會有這種用詞,太過多愁善感、不乾不脆,那種虛無飄渺的承諾或許已經是瀟灑得讓人窒息的民族能給出最大的保證了。
「我會再來的,出葉。」迪諾的句子打斷出葉腦子裡頭的影像,他灰色的雙眼盯著他,出葉有些不自在地別開了視線。
「……下次見。」出葉說,迪諾拍了拍他的肩膀,掀開安全帽鏡片湊上去給出葉一個吻──他忘了擦嘴,嘴唇上還有起司的味道。出葉心想──又親暱地摟了他一下才催油門加速離開,留下在濕冷空氣當中的一串白色廢氣。
 
出葉目送迪諾消失在路口,隨著引擎聲漸遠,他聽見住在五樓的大學生剛打開窗戶、隔壁上班族的熱水壺沸騰、三個街區外的交通要道上各式汽車呼嘯而過──唉呀,終於知道這整個早上的我在想些什麼了,出葉暗自腹誹道。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