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威。年齡操作有,AU學園設定。

 

 

 

 

防雷分隔線

 

 

 

 

 

每個星期二早上的第一堂課,是漫長的一週間,泰瑞爾認為唯一值得他期待的事──其實他的專長是林奈烏斯老師指導的物理科,也參加過全國的物理科展並且與羅索等人抱回了金牌──他聽見早自習結束的鐘聲敲響,私立的升學學校內通常此時不會有任何人移動身體,同學們的眼睛死盯著桌上的教科書,筆尖與紙張摩擦的輕微聲響像是某種小型昆蟲拍翅、或者植物隨風輕微搖擺的聲音,泰瑞爾把耳罩式耳機自頭頂拔下,白色的外框掛在他的頸子上,一系列動作搭配向外移動的腳步一氣呵成、行雲流水,經過坐在門口的薩爾卡多旁邊時換來一句惡狠狠的「野蠻人」。野蠻人野蠻人去你全家的野蠻人,泰瑞爾不會輕易讓自己在學業上輸給其他同學,口條上當然更不會,他硬是歪過身體擠了薩爾卡多的肩膀一下,黑膚少年握著原子筆的手立刻在教科書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藍色線條,不等薩爾卡多發火他便先溜出了教室。

 

為避免師生在前往教室的過程耗費太多無謂的時間上下樓梯,校內鄰近的建築物之間都興建了空橋以便所有人通行,時間長久下來,有些藤蔓植物便順著柱子一路向上攀爬成為自然造景,飄浮在空中的導都氣候溫暖穩定,生長在熱帶的簕杜鵑綻放著紫紅色如紙紮般的花,與零星的蜜蜂蝴蝶在空橋兩旁張揚著存在感。穿越空橋以後右轉經過六間教室便是老師們所在的行政大樓,經過計算,大約是從教室門口離開之後的第五百七十二步會到達老師辦公室的門口。剛才多跑了幾步,最少能夠省下兩秒的時間、五個步伐吧,泰瑞爾以左腳為軸轉過身,走進安靜的教師辦公室。

「報告。」

「早安,泰瑞爾。」坐在門口位置的林奈烏斯對泰瑞爾微笑。

「早安。」

「威廉今早臨時有生物科老師們的小型會議要開,還沒回來唷。」

「好的,我知道了。」泰瑞爾不冷不熱地回應。林奈烏斯拄起手杖,略顯吃力地緩緩站起身,泰瑞爾勉強算得上是體貼地替他從一旁看來是自行帶來的小置物架拎起側背包。

「林奈烏斯老師,建議你換個雙肩背包,側背包畢竟還是重心不穩,會對膝蓋還有脊椎造成沒必要的負擔。」

「可是側背包比較方便呢……」

「老師也可以向學校申請機械助教吧。」

機械助教是導都配給給每位教師的工具,大部分老師都會申請一台來幫忙搬運教具,泰瑞爾並不討厭那半人高的小方箱在校內行動,而在其他導都人眼裡最需要機械助教的是還使用落伍的紙本作業簿與講義的威廉。

「也是呢,或許我應該建議威廉也去申請一個,泰瑞爾就不用這麼辛苦地到處奔波了呢。」

「威廉老師原本是地面的居民,聽說他只要不開手動模式就不會用導都的淋浴間。這樣的科技盲,我想我還是親自協助老師的課堂事務好了。」

林奈烏斯的微笑此時讓青春期的少年總覺有點討厭,而煙藍色短髮的工程師只是以長輩溺愛著小輩的態度摸了摸泰瑞爾的腦袋。

「好了,回到背包的話題,既然可愛的學生都開口了,我會找時間處理這件事情的。謝謝你,泰瑞爾。」林奈烏斯細細的雙眼彎成溫柔和藹的弧線,對學生小幅度地擺了擺手便跺出教師休息室。外頭傳來教官弗雷特里西的聲音,爽朗的男子似乎是問了林奈烏斯是否需要幫助,也許終究還是替他扛了那個重得要命的背包。泰瑞爾走向生物科老師的座位,桌上的配置是略帶神經質的整潔,參考書整齊地貼在桌子邊緣活像塊方正的豆腐乾,放置在桌面右上角的墨藍色筆筒裡頭裝著紅、藍、黑三種顏色的原子筆,壓在玻璃桌墊下的課表與便條紙全部以大約0.5公分的間隔排列,威廉‧庫魯托的字剛硬地刻在紙張上頭,依照順序列出各項要記得的事情。上課鐘響了,泰瑞爾數著鐘聲的數量,總共十六聲,然後他聽見皮鞋踏過地面的聲音。

「早安,泰瑞爾。抱歉我來晚了。」

泰瑞爾抬起頭,臉色略顯蒼白的成年男性來到他面前,似乎是跑了一段路因此額上佈滿一層細汗,他匆忙地拿起擺在椅子上頭的提袋,指揮泰瑞爾搬起桌上的紙本作業。

「老師,不要急吧。」泰瑞爾以平靜的輕快語調說著,慢條斯理將書本以整齊的姿態靠上自己的身體。

「反正其他人還在自習,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已經上課了。」

「那怎麼行,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威廉說,「好了,我們走吧。」

威廉的步伐很急,好像被時間或者他的完美主義或者任何其他東西緊緊追趕著,橘紅色的頭髮隨他走路的速度向後飄揚,如一只拉鍊快速筆直地走過長廊,跟在後頭的泰瑞爾依然維持著不疾不徐的速度,他算過,大約是讓走在稍遠處的威廉不得不停下來等他的距離。

 

威廉老師在早上八點的晨光之下映得像是會閃閃發亮的碧色虹膜,成為他枯燥日常的一張絕美風景。泰瑞爾的嘴角揚起愉悅的小角度。

離教室還有三百五十六步的距離。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