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歡樂的本丸日常

※ 雖然遲了幾天,不過Pocky Day快樂唷!

※ 這個本丸裡面大概只有審神者是過光棍節QDQ




大和守安定今天沒有排定出陣跟內番,對他而言,這樣的空閒自然是要做些洗衣服或打掃私人空間這類的工作。他跪在地上用力地抹著榻榻米,平常有時顯得有點擁擠的房間,這時打掃起來顯得有點大得過分,大和守安定抹了抹額際上的汗水,心裡頭有點怨起那個做為近侍刀的室友。

「……嘖。」他憤憤將抹布甩進水盆中濺起水花,接著是拉門被拉開的低沉聲響,然後是加州清光意義不明的咯咯笑聲。

「心情這麼差?」

「自己清這麼大個房間,心情會好才怪。」被看到難堪的模樣,大和守安定微微鼓起臉頰,沒好氣地回應,撈起濕漉漉的抹布擰乾以後低頭繼續打掃工作,完全不想理會加州清光。

「嘛,別生氣,我也不是閒著。」加州清光說。

確實沒什麼好生氣的。審神者今天留在本丸,據說是什麼陰陽寮的官員要來本丸訪查的樣子,加州清光身為近侍刀總是得過去陪笑一會,現下能夠離開恐怕是審神者的意思。

大和守安定只是單純地討厭自己做掃除工作。

一個東西突然湊到他眼前,距離太近眼睛無法對焦,大和守安定皺起眉頭撥開加州清光的手。

「不要鬧!」

「主人說今天是什麼Pocky Day,給了我這個點心喔。」加州清光扳過他的肩膀,強迫他與自己面對面,大和守安定這才看清楚了他手上那個茶色的棒狀餅乾。

「沒聽過,這是什麼?」

「巧克力,聽過吧?洋人的點心,以前應該只有洋行才找得到。挺好吃的。你也來一支?」

「我就不──」話還沒說完,加州清光便不由分說地塞了一支巧克力棒進他的嘴裡,苦甜的奇妙味道在大和守安定嘴裡散開。基於不想浪費食物的心理,大和守安定並沒有把巧克力棒吐出來,隨意咀嚼了一下便將它吞下肚。加州清光似乎是預期到他的反應,帶著幾乎是欣賞的神情看他有點扭曲的表情,笑得一副沒心沒肺,大和守安定不屑地對著他翻了個白眼。

「還滿好吃的吧?」

「……一點也不,好苦。」

加州清光豎起纖細修長的手指頭,搭配了嘖嘖聲搖了搖頭。

「那是因為你不會吃,笨蛋安定。」

「……還請加州大人大發慈悲告訴小的應該怎麼吃啊。」大和守安定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估計是發現有些玩過頭了,加州清光收起原先嘻皮笑臉的態度,換上正經的表情。

「這是主人說的,現世的人們都要這麼吃。」加州清光說話的同時從小紙盒抽出一支巧克力棒,「等等我會叼著這個,你從另外一頭吃過來。」

「……啊?」

「怎麼?」

「只是吃個餅乾,怎麼這麼麻煩……」

加州清光聳了聳肩,叼起巧克力餅,湊上前對著大和守安定努了努嘴,示意他動作。大和守安定盯著他晶亮的紅色虹膜,沉默了一會,抽走加州清光嘴裡的巧克力棒,給加州清光一個吻,接著非常滿意地看著加州清光的表情從呆滯一直到臉頰脹紅之間的過程。

大和守安定「哼哼」笑了兩聲,將巧克力棒放進自己口中,露出計畫得逞的邪惡笑容。

 

「你的玩法太麻煩了點,我呀,比較喜歡這樣喔。」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