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審神者視角

※ 沒有刀審情節

※ 靈感來自Dcard



她之所以成為審神者是純屬意外,二十五歲那年因為恍神出了一場車禍,醒來是半年之後的事情,她聽說自己好幾次面臨拔管的命運,但都驚險地救了回來。通常連續劇或者小說裡面,主角出車禍以後都會得到奇妙的能力,但是對她而言不管是智商、情商還是運氣都沒有任何變化,她依然是走在停車場會差點被主管種的波羅蜜砸到腦袋的大衰包。只是沒有想到,三十二歲時她突然收到一紙政府的任命書,要她擔任審神者的工作,當時跟她接觸的陰陽寮官員說得好像是要帶她去吃免費燒肉放題,事實是沒有加給、沒有年終、沒有特休,但是免費換到基礎術法指導還有一屋子刀靈幻化的男人,高矮胖瘦、勇猛的纖細的通通有,跟巧克力蛋一樣「多種願望一次滿足」,雖然說她本人從來沒有想過會遇上這種不知該說是壓榨還是幸運的事情。

審神者的第一把刀是加州清光,據說是幕府末年天才劍士──新選組那個短命的一番隊隊長沖田總司的愛刀。剛開始審神者與他相處得並不愉快,當時的本丸就只有加州清光和審神者兩個人──精確地說是一個人與一把刀──相依為命,加州清光那張少女般精緻秀麗的瓜子臉偶爾會露出嫌棄的表情,看著這個連菜刀都不太會用、拿削皮刀削水果還會削掉自己的皮的審神者,她只能在心裡頭默默地想著「要忍耐別跟小孩子計較那麼多」,現世的工作繁忙又要耗費個人休息時間到本丸,協助陰陽寮跟刀靈消滅所謂的歷史溯行軍,實在是讓她吃盡苦頭,然而隨著加州清光蒐集或鍛造出的刀越來越多,工作分散以後他們的關係也慢慢越來越沒那麼緊張,加州清光坦承一開始的差勁態度只是擔心新主人有了新同伴便不再疼愛他,那倒不如別培養出感情的好。

審神者畢竟是個女人,聽到這番話心裡頭還是默默蒸餾出了一點母性,樂意好好照顧這把跟著自己一路打落牙齒和血吞走過來的刀,那之後加州清光的近侍刀地位便更加不可動搖。

說近侍刀有什麼特殊地位倒也不是這麼一回事,伙食都是由燭台切光忠還有堀川國廣一起準備,寢室得自己打掃,衣服被單自己清洗曬乾,審神者不在還要花時間彙整本丸資料,麻煩的事情多了休息的時間少了,加州清光跟外表不搭地吃苦耐勞,從來沒有抱怨過。

「跟在屯所的生活沒差太多啊,土方先生或者那個人都是這麼過的。」加州清光的手上正在抄寫新得到的資源數量,漫不經心地回答著她的問題。

「這是什麼……身為近侍刀的自尊心?」

「主人讓我當近侍刀,工作上多用點心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且新選組的標誌就是『誠』字,工作做不好可是要切腹謝罪的。」

審神者也知道那個鬼副長的故事,她只是點點頭,而這個動作跟屋外突如其來的、拍打某個物品的聲音意外同步,加州清光聞聲立刻扔下手上的工作小跑到窄廊上頭,拉住大約只有審神者的兩個拳頭寬的柱子才勉強停下沒摔下去。

「大和守安定!你這個渾蛋,不要拿我的棉被當靶揮劍練習!」

「我在幫你清塵蟎。」

「那把你手上的木刀放下!」

紮著高馬尾的大和守安定是沖田總司的另一把愛刀,因為前主人的關係,他和加州清光的關係類似於不知該算感情好還是感情不好的兄弟,總是可以為了一些芝麻綠豆大的事情鬧得天翻地覆,看起來又像是大和守安定自己去挑釁加州清光。審神者看著加州清光穿上木屐追著大和守安定跑,大和守安定冷靜得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好像他真的只是好心幫加州清光曬被子,但看過他戰鬥的樣子都知道大和守安定就算手上只是拿著一支掃帚也可以打爛眼前所有東西,何況是拿著木刀對付可憐的棉被。

「你們兩個別吵了,又不是小孩子。」審神者說,「我要回現世了,別給光忠還有長谷部添亂。」

「是──」兩把打刀停下腳步,回應的聲音重疊。

「啊。」加州清光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主人,上次那個蛋糕,鋪了很多草莓的那種,可以再帶一個來嗎?」

「你喜歡?」審神者有點意外,第一次帶甜點來到本丸來時,是因為店家招待的關係多了一個掌心大小的馬芬,給短刀們太少但自己吃又嫌多,於是她把多出的馬芬交給了自己的近侍刀,當作是答謝他工作的辛勞。下回到本丸時聽見加州清光問了還有沒有,見他反應似乎不錯,偶爾帶甜點來餵食近侍刀便成了審神者的新興趣。

「那個蛋糕很好吃喔。」

「這樣啊,既然清光都開口了那我再帶幾個來,其他刀也可以一起吃。」

「那些老爺爺們就算了,當心他們吃了胃食道逆流。」大和守安定突然插嘴,一個披著江戶時代羽織的少年講出這種醫學名詞讓審神者心中有種怪異的歪曲感,不過她也只是抽了下嘴角,沒有發表更多意見。

「好,那我走了。」

「下次見。」

 

加州清光其實不喜歡吃甜點。這件事情是審神者在某次聊天的過程當中聽堀川國廣提到,堀川國廣說本丸當中有些刀的性格跟外表差異挺大,比如說和泉守兼定其實很需要其他人的照顧,山伏國廣只要山姥切國廣稍微願意親近一點便會樂得像是會開花。

「清光君雖然看起來就像個女孩子,喜歡可愛的東西、小首飾那類的東西,不過倒是沒那麼喜歡甜食呢,這點跟沖田先生一點也不像。」

「不喜歡甜食?」

那麼,那堆食物去哪裡了?

審神者覺得自己被加州清光少女般的外表還有某種程度上的刻意隱瞞欺騙了,但是他出身貧寒,藤四郎短刀們要是想挑食,在燭台切光忠發難以前加州清光便會先說著「真浪費、真浪費」,然後把他們挑出的菜餚吃完,怎麼想都不可能會做出「把甜點丟棄」這種行為,更何況在那個年代精緻的甜食可是一般百姓想吃還買不起的奢侈品。

於是她決定要弄明白這把鬼靈精怪的刀到底想要耍些什麼把戲。

「我明天加班不會過來,今天也只是來看看你們而已。」她身上的套裝還沒來得及換下,手裡拎著的小紙盒遞到加州清光面前,相當熟悉這個動作的加州清光笑咪咪地接過了蛋糕盒。

「主人辛苦了~明天不會過來,那我就照平常那樣中午跟晚上各發一次郵件給主人囉?」

「嗯,麻煩你了。下次再見。」

事實上審神者說了謊,她欺騙自己那把說謊的近侍刀,只是想看看「審神者不在時的加州清光」,於是她在隔天的下午偷偷來到本丸,甚至不從大門進入宅邸而是偷偷潛入庭園,把剛帶隊遠征回來的鳴狐嚇了一跳,她抱歉地對他點點頭,豎起食指示意鳴狐還有他後面的三日月等隊員不要伸張,從屋後小心翼翼地探出頭偷窺。

加州清光說過他和大和守安定過去會在階梯邊納涼,本丸的建築構造有窄廊可以舒舒服服地坐下又不會弄髒衣服,讓他們非常滿意。現在的他們穿著較為輕鬆的內番服,大和守安定豪不客氣地把加州清光的大腿當成枕頭或者靠墊枕在腦袋下方,他的肚子上方擱著盛半個烤布丁的白色小瓷盤,加州清光正用小湯匙挖起烤布丁塞進大和守安定嘴裡,彎著眼笑著的模樣彷彿他手裡盛著的是滿滿的愛,後者嘴角的派皮屑就像是加州清光嘴邊的笑痣,然後他張嘴一口吃下加州清光獻上的整顆心。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