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有:日本傳說中的附喪神是物品使用百年之後才會出現,所以設定刀郎們在第一任主人身邊的時候有靈識但是沒有人形,擁有視覺、觸覺、聽覺(整個本體都可以感覺到,並不像人類有視野等限制),缺乏味覺與嗅覺,觸覺當中缺乏痛覺。

    沖田組有,土方組有。不過都還沒發展到交往的那種關係、大概(這是什麼渾蛋的設定###

    這次是胃痛役審神者,文科女,擅長簡報,基本上算照顧刀郎們,但因為忙碌所以待在本丸的時間不長

    接受不能請按右上角的「X」離開

 

 

 

對於某些刀劍男士們而言,擁有人類軀體不過是審神者召喚他們以後的這段日子才開始的新奇體驗,也因為這樣,剛開始有時會發生讓審神者感到匪夷所思的狀況,比如嚐試馬糞的味道、把手伸進滾燙熱水或者鍛刀爐當中而受傷……等等,審神者只得搬出從現世帶來的電腦,用投影片在一團混亂中給這些刀劍男士們上堂關於人類軀體的五感與生活常識課程,因為忙碌而沒辦法上課的時候,審神者乾脆拿出現世的小說給他們「自行參考」與「互相討論」。

 

親吻是什麼感覺呢?

 

加州清光是在與堀川國廣一起打理午餐的時候,聽對方突然這麼問起的。

「……啊?」

「加州君不會覺得有點好奇嗎?」堀川國廣回應加州清光疑惑的聲音,但手裡削馬鈴薯皮的動作沒有停下。

「主人帶給我們的書有呢,是人類與人類之間的行為。」

似乎有這麼一回事。加州清光漫應著,但是自己從審神者那邊借來的書似乎沒有相關的知識,他只記得先前翻的書裡有個女人挖洞把花瓣埋進去,他沒什麼耐性看完,後來抱著書睡著了。

 

親吻是什麼感覺?他那天晚上突然開口問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披散著長至肩胛骨的頭髮,出陣一天的他看來有些疲倦,未束髮的模樣與單薄的單衣讓壟罩在暈黃燈光下的他脫去平時嚴肅的形象,下垂著眼瞼、半斜看著加州清光的方向,略顯迷濛的眼神與眼尾的淚痣莫名讓加州清光覺得他撩撥人心。

「你問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加州清光撇過頭。

他不會說的。

他不小心看見堀川國廣跟和泉守兼定在窄廊底下偷偷親吻對方,常常模仿前主人板著張臭臉的和泉守兼定難得明顯看出緊張的模樣,閉著眼睛,嘴唇也抿得死緊,堀川國廣輕笑著先在他的臉頰親了一下,像小孩子玩鬧那樣,然後摟住和泉守兼定的頸子,偏著腦袋吻了上去。直覺這不是能夠讓他「觀賞」的事情,加州清光安靜快速地退回轉角,只是幾秒的時間卻像是三百年那麼長,彷彿窺探到什麼不得了的秘密讓他升起淺淺的罪惡感。

不過,加州清光覺得堀川國廣看起來滿開心的,他看著和泉守兼定的眼神溫柔得彷彿掐得出水來。和泉守兼定似乎也並不討厭這樣的行為。

所以這是件愉快的事情嗎?他不禁好奇起來。

這時候的大和守安定在走神的加州清光面前蹲了下來,右手探向加州清光的後腦,托著帶向自己,側過臉親了親加州清光,印在加州清光嘴唇上的觸覺乾燥綿軟,他不太確定該怎麼形容,當大和守安定向後退開時還是一副無奈困倦的樣子,加州清光更是感到困惑。

「……怎麼?不是讓你試了嗎?」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

「能有什麼好開心的?不過是肉跟肉碰一下嘛。」他拉開棉被準備就寢。

大和守安定雖然在審神者面前總是掛著微笑,私下在加州清光面前老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他已經不記得上次看見大和守安定真的開心的模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是去池田屋之前嗎?壬生寺還是試衛館?還是更早之前?

「所以你覺得討厭嗎?」

「你好煩啊,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抱怨的聲音全糯在一塊,似乎是真的累了。加州清光小小聲地咋下舌頭,叨唸「真沒耐性」,吹滅燭火以後也翻身將自己裹進棉被裡頭。

大和守安定的身上有香皂還有洗髮乳的味道。加州清光想這是他唯一得到的新情報,他翻過身看著大和守安定的後腦勺,外頭蟋蟀的聲音此起彼落,他聽得見大和守安定規律的呼吸聲。

「欸。」他輕聲試著喊他,不過大和守安定沒有回應。加州清光伸出手,戳了戳他的後背,大和守安定只咕噥一聲,仍然沒有清醒的跡象。

加州清光爬出被窩,輕手輕腳繞到大和守安定面前,見他即便是沉睡著依然鎖著眉頭,塗著蔻丹的纖細手指小心翼翼地觸上他眉間淺淺的川字,嘗試著將它撫平,已經碰觸到身體卻依然沒有反應,如此沒有防備的大和守安定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撥開大和守安定半長的鬢角,將髮絲塞到耳後,接著他伏下身模仿堀川國廣親吻和泉守兼定那樣親吻他的臉頰,難以形容的觸感,要他說的話大約是柔軟得像是仙人糰子或者麻糬的感覺,卻少了糯米食品令人有些煩躁的沾黏感,更多的是心裡像是塞滿了棉花那樣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溫暖心情。

似乎不壞啊,他突然能夠理解堀川國廣為什麼露出那樣的表情。

 

「……晚安唷,大和守安定。」如果能讓你也那樣微笑就好了。

 

 

Fin.


 

突然發現根本就是清光的安總攻略計劃START的概念XDDD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