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做什麼?他的手機裡收到這個簡訊。很無聊,像是一般女高中生傳給男朋友的訊息。他的右手操著筷子夾起滾燙的拉麵,左手快速的在螢幕上敲出字體回覆。

「我在吃飯,你也快點給我滾去吃。」按下發送。

傳簡訊來的人是他的高中同學,大學選擇到國外念書,也許現在已經回國了,所以用無聊的方式來告訴他。

──我吃過了,你吃什麼?

「拉麵。」

 

高中同學同時也是國小同學,發現兩人考上同所高中時,他非常驚訝,呆站在校門口盯著他,而那位眉清目秀的同學只是對他微微笑,說「好久不見」。

從以前,他便覺得這位同學好看得緊,帶著一點東方古典的神祕感,微微彎起的眼角永遠像是在微笑似的──也是回憶經過美化,不過他一直都是這麼確信著:同學長大以後,絕對是個漂亮的人。

兩人同校以後,偶爾會一起參加社團活動,偶爾會相約一起吃午餐,偶爾會一起放學回家,走到小學時曾經走過多次的那個路口,同學溫和的嗓音一如童年稚嫩的聲音說著:「那我先走了。」

他總是回應:「嗯,再見。」

 

「你們看起來很像一對。」他的同學這麼說,隨手把籃球投入籃框。「大家都這麼說。」

他有點疑惑,也不認為自己跟同學是那樣的關係,於是他開始拒絕對方的邀約,兩人雖然私下偶爾會互傳簡訊,實際上的互動卻越來越少。

畢業前的梅雨季的某天,他站在學校中庭的屋簷下,沒有雨具的狀況之下,他只能選擇等待雨停或者冒雨回去──他不想冒險。

「嗨,你也在嗎?」同學從他背後走來,並肩站在距離他兩步以外的地方。

「啊,是啊,因為沒傘。」

同學低聲說「看得出來」,接著兩人看著天空,彼此之間非常安靜,似乎沒什麼話好說的樣子。

「有點冷。」他說。

「是啊,」同學回答,「有點秋天的感覺。」

「你怕冷。」

「嗯。」同學笑了起來,「不過對你來說應該是剛好,因為你怕熱。」

他應了一聲,伸手碰了下對方的手背──微涼的溫度,和他想的一樣,和記憶中那個小學二年級的小孩一樣。

同學動了一下,勾住他的手指,他們在無人的校園內維持著這樣的距離跟彷彿牽手的姿勢,一直到雨停為止。

他懷疑自己在那個只有25度的日子中暑了,因為他覺得暈眩,而自己的手在對方掌心燙得異常。

 

「天氣開始變冷了,你要多穿一點。」

──我知道,謝謝你。

 

他看著小小的螢幕,打上「我想念你」,隨即刪除文字。

 

 

-FIN-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