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已在本站另一篇密碼文章中解碼,這裡是無肉版

 

 

他仰起頭,空氣悶在胸腔當中,掙扎著呼吸卻覺得氧氣如此稀薄,肌肉不自覺地繃緊起來,皺起眉頭閉緊雙眼,調整呼吸節奏彷彿正在進行一場球賽。

日向順平嘗試著安撫他卻也顯得手足無措,手掌順著前額與頭顱的形狀向上撫摸,撥開他的瀏海並且溫柔地親吻露出的額頭──平常的日向總是裝出兇惡的模樣。他心想著,原本揪住被褥的指頭鬆了開來,探尋日向順平另一隻手,他像是知道什麼似地反握住他。

他們曾在籃球部部室偷偷接吻──他們掛著自主練習的羊頭賣兩小無猜的狗肉。

他們曾在下雨時共撐一把傘──然而伊月俊那把從初中用到高中的藍色的傘正安安穩穩躺在他的置物櫃中。

他們在球賽勝利時給對方的擁抱力道特別強。

初中只是覺得習慣待在對方身邊,慘敗給奇蹟世代以後,日向順平選擇逃避,伊月俊選擇追隨。

明明知道跟著那個從小二開始打球的冷笑話怪咖,遲早會再碰到籃球,日向順平卻狠不下心甩開用小狗般的無辜眼神看著自己、手上還拿了一本蠢得掉屑的笑梗簿的笨蛋。

明明知道跟著那個從輸給奇蹟世代後,自暴自棄的白痴戰國迷,恐怕要放棄自己最喜歡的籃球,伊月俊卻狠不下心把留著奇怪髮型的神經病單獨留在那個新設學校。

像老頭子的興趣,被欺負了怎麼辦?

像古惑仔的髮型,被欺負了怎麼辦?

從那時候開始,他們開始說心照不宣的小謊言。

 

「日向,我跟你說……」

「伊月,閉嘴。」

 

-FIN-


 

後記:其實這篇是在硬碟裡面找到沒有寫完的髒髒文的前半段......肉的部分不知道有沒有那個精力跟恥力寫出來(揍)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