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犬>>>眼鏡

※復活卡設定

※日後如果被官方打臉一概不負責 (欸

 

 

分別離開星幽界以後,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見面。如今的艾依查庫已是傭兵團團長,在一次生意上的往來,他發現了身處幕後的古朗德利尼亞的元帥。

為了避免招致仇恨而刻意低調,連艾依查庫都沒注意到,若不是這個契機,也許他不會再找到艾伯李斯特也說不定。

貓為了躲避更大型的掠食者,會刻意清除自己的氣味。

我親愛的艾伯,你是受驚的小貓呢?還是軍犬的主人?

艾伯李斯特板著臉,對立於門邊的男人實在給不出什麼好臉色。依照艾依查庫對他的了解,這對艾伯李斯特而言恐怕是個低級錯誤,看他堆在桌上凌亂不堪的文件與略顯於外的疲態可見一二。不過這可愛的低級錯誤終於讓他找到了尋找已久的「故友」。

「好久不見哪,艾伯。這段時間混得如何?我想應該是不錯吧,你居然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元帥了,升官了呢。」口吻像是在嘲弄對方,艾依查庫故作驚訝的看著艾伯李斯特,刻意鼓掌,手心拍擊的清脆聲音迴響在沉默的辦公室中。

艾伯李斯特只是挑了挑眉,並無表現出喜怒之色。

對了,就是這樣,不論如何都保有餘裕的模樣,真不愧是我的艾伯。

「你看來也過得不錯哪,領著一群無家可歸的人南征北討。不過看來是帝國給的飼料錢不夠了,特意請你過來跟我講價?」

「那張嘴還是一樣壞啊,艾伯。」

「呵呵,壞心眼還得向您討教,團長大人。」俊秀的臉龐皮笑肉不笑地抽下嘴角。

「哎,我手上有的可是元帥大人的政敵的血啊,乾了又濕,濕了又乾,手套丟了好幾雙,真是浪費。」

金色的眼睛微微瞇起,氣氛突然劍拔弩張起來。

「……過去的事情,」他不太自在地推了下鏡框,「我已經全部捨棄了,博登團長。現在的我,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元帥艾伯李斯特。」

艾依查庫僅存的左眼驚愕地瞪大,艾伯李斯特略為淒然略為抱歉地對他笑了笑,而艾依查庫驚訝以後轉為惱火,今日前來本想將過去那些該有的不該有的羈絆全部做個了斷,但眼前的男人一句話便企圖一筆勾銷,那麼那些鮮血還有不甘與守護的心情也全部當成泡沫或者垃圾通通焚毀殆盡嗎?

他並不想再與他爭吵,艾依查庫單手插在外套口袋,不耐地抽著菸。眼前的黑髮男人厭惡地皺起眉頭──他還記得艾伯李斯特不喜歡菸味,但是現下的狀況,艾依查庫並不想顧及艾伯李斯特會作何感想。

「艾伯,你了解我多少?」湛藍的獨眼穿透一切似的看進艾伯李斯特的瞳孔中,面對突然的問句,後者顯得有點慌,但仍然迎上他的視線,一如往常的不甘示弱。

對吧,我對你瞭如指掌,你卻對我一無所知,向來如此。

艾伯李斯特,你根本就不了解自己養的狗。但我是你忠誠的軍犬──只有軍犬才了解你期待些什麼。

艾依查庫叼著菸身的嘴角笑了起來。

他閉上眼睛,長長呼出一口氣,稱得上是妥協亦是主動出擊的開口。

「博登團長,你想要什麼?」

「仲夏節快到了,華倫斯坦元帥,讓我送你一份禮物吧。」艾依查庫邁出大步,腳步被地毯吸收只剩悶聲,來到距離艾伯李斯特一個辦公桌面寬度的距離。

「以前領主大人也會這麼做,艾伯,閉上眼睛,我送你一份禮物。」

擁有金色虹膜的男人投以他困惑與警戒的神情,猶豫不決一番後仍然順從地閉上了眼睛,睫毛在他的臉頰落下一片剪影。

不論生前死後或者復活都令人百看不厭的美景,艾依查庫心想。他安靜無聲地從外套中掏出了手槍。

果然呢,嘴巴淨說些絕情的漂亮話,但心態依舊有著依賴,雖然覺得害怕或者困惑,卻還是選擇相信我。

這樣不行哪,艾伯,如果站在這裡的不是我,那要怎麼辦。

「告訴你喔,艾伯,我養了老鷹當寵物,我不在的時候,會把牠關在鳥籠裡頭,免得牠逃走……呵呵,要是你看到了,一定會覺得可惜吧。」他單手撐在桌面上,面孔貼近艾伯李斯特的耳際,放輕聲音像是調笑,內容卻像是兒時炫耀自己的小秘密。

「這是我要送你的禮物,艾伯。」冰冷的金屬口徑貼上他的左胸口,艾依查庫的笑顏充滿惡意。

「自由。我要讓你得到自由。」

以最完美的方式獻上我的祝福。

 

 

 

 

fin.

 

 


 

各位好,這邊是DR

有點擔心會不會寫得太隱晦導致文章前後邏輯不通,所以稍微說明一下:艾依查庫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打算殺艾伯,但是艾伯對他說了「我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元帥」讓病犬發病,解讀成「帝國困住了艾伯李斯特」之後的病犬決定要讓艾伯離開束縛,死亡則是最簡單的解脫方式,於是艾伯被「我是為了你好」的艾依殺掉了。

謝謝各位的收看:)))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