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琳達R5微捏

※泰瑞爾R5捏造

※研究生與指導教授設定有

※以上皆可接受再往下拉喔

 

 

赤紅的月亮,漆黑的馬。

死亡正俯視著我

在戍樓上……

 

詭麗的歌詞書寫著荒野大陸的景色,導督潘德莫尼的工程師大多會在空中之島過完一生,對於下界完全斥之以鼻,下界最大的用途便是作為潘德莫尼的實驗場──林奈烏斯這樣對於下界投以關愛眼神,甚至致力於環境保護的工程師被當作異類。

然異類是一回事,實力是另外一回事。

泰瑞爾是林奈烏斯的學生當中,對於研究異常執著的其中一人,每一個實驗結果與數據都是有如患有潔癖一般的精準,對於這樣自我要求與實力兼備的學生,林奈烏斯亦是樂於指導,研究領域相互重疊的兩人許多次私下會面,對於泰瑞爾的研究論文多次討論,砥礪淬鍊使得各自的進度有新的見解與突破。

除了優秀的頭腦以外,稱得上溫和的性格與俊秀容貌為泰瑞爾的異性緣加分不少,許多時候,林奈烏斯緩緩步入實驗室總可以見到女學生跟在他身邊有說有笑。優秀的基因可以培養出更好的下一代,林奈烏斯私心期望著泰瑞爾能夠更加投身於研究當中,但並不會出手干預學生的感情生活。

 

那段時光可以算是安穩靜好。

 

「首席,普羅維登斯快要到了,請您準備一下。」身著防護衣的工程師對他說道。林奈烏斯依舊是瞇著眼微笑的模樣,點了點頭。

普羅維登斯是魯比歐納聯合王國的一座貿易城市,與古朗德利尼亞帝國交流甚密,然而因為不明的原因,這裡成為了一座只有死者的城市,不停向外攻擊擴張──但在某天,死者大軍突然停了下來。

在泰瑞爾離開導都之後──他說要去回收失控的實驗品──林奈烏斯再也沒有見過泰瑞爾。

他們同樣擅長機械科學,比起一般機械的修改與精進,泰瑞爾更是喜歡研發各式各樣的武器,據他的說法是恢復導都對於地上的統治權。

驕傲得過頭的年輕工程師,導都最不缺的正是這樣的人。

「可別做出自己控制不了的東西喔。」林奈烏斯知道泰瑞爾正以研發主任的身分製造武裝自動人偶,那個美麗的女人偶被帶到了古朗德利尼亞帝國。

「我的實驗是不會失誤的。」泰瑞爾把玩著發著青色光芒的超電磁球,隨他意識操控的隨身武器像是有生命似地在他身邊飛舞。

「真有自信哪。」林奈烏斯拄著拐杖走到他身後,「這樣的泰瑞爾畢業之後會變成什麼呢?」

覆著粉色短髮的腦袋仰在椅背上,不知哪位女性送給他的耳罩掛於頸間──這個推論是因為林奈烏斯並沒有看見它掩蓋著泰瑞爾的耳朵──工程師大多性格冷靜淡漠得近乎殘酷,羅索那樣喜怒形於色的人是少數,即便是長時間相處,林奈烏斯仍然沒有辦法從泰瑞爾有如戲劇變臉的神情中探究他的內心。

他只知道他彰顯於外的自信、高傲還有對於機械的全心奉獻。

「老師。」戴著手套的右手向著林奈烏斯的位置,皮鞋與辦公桌輕扣以後椅子滑行到了他跟前,林奈烏斯被距離逼得不得不向後退一點點。

光滑的、是防水且防風的布料,加上內裡的棉墊,有非常好的隔溫效果。

輕輕點觸過首席工程師的臉頰,泰瑞爾站起身,單膝壓在椅墊上,上半身傾近林奈烏斯的身體,拇指在林奈烏斯的下唇磨蹭。

虹膜在燈光照射下,透出蜂蜜般的明亮甜膩色澤,淺色的瀏海在稱得上白皙的額前晃蕩。

「泰瑞爾,你知道接吻的時候有七百多種細菌在兩人之間交流嗎?」林奈烏斯淡笑著問。

「……我主修的又不是微生物免疫跟生物藥學。」他的聲音有點像是在埋怨,「不過是老師的話倒也無所謂,細菌交換說不定還有利於增進免疫系統的活性。」

這種時候總是滿口歪理。

鼻尖輕輕地蹭上。以男性而言,泰瑞爾的睫毛算是纖長,陰影在下眼瞼散落著淺淺的、扇形的影子,遮掩住數日熬夜留下的黑眼圈。

「女孩子們看到你有黑眼圈一定很心疼呢。」

「也不會讓她們看到。」他輕吻了下他,「這時候閉上眼睛是禮貌吧?」

 

溫熱而乾燥的觸覺。

林奈烏斯站在武裝船上,艙門開啟,迎面吹來略帶蛋白質焦味的風。曾經是繁華城市的地方已經一片焦黑,某些角落冒著悶燒的白煙,四處皆是碳化的屍骸與受到大火摧殘的樓房,某個建築物甚至有受到轟炸般的痕跡,煙霧薰得月亮也變了色,玉盤沾染血跡變得詭譎陰森。

 

赤紅的月亮,漆黑的馬。

死亡正俯視著我

在戍樓上……

 

瘴氣已被吹散,然而已經死亡的卻不會再起來。

「唉呀呀……做完實驗卻無法收拾呢。」

他執著到近乎蠻橫的研究生。

高傲得近乎自大、熱情得近乎瘋狂的泰瑞爾。

黃磷於空氣中燃起了與超電磁球相同色澤的火焰。

血紅的月亮。

黑色的土地。

林奈烏斯開口,一如在深夜的實驗室呼喚他那樣喊道:

 

「泰瑞爾,時候不早了。該回去啦。」

 

 

- FIN -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