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提一點原創故事設定

【正劇】賀茂忠憲在政治鬥爭當中落敗而辭職,一年後在任職的神社的神官宿舍當中被人發現上吊身亡,動機不明;上官焱因蠱毒反覆發作,日漸衰弱,最終暴斃。順序的話,上官焱比賀茂忠憲早死了大約2~3年左右。

【IF設定】賀茂忠憲決定放棄陰陽寮與陰陽頭地職位,選擇到中國劫走上官焱,賀茂忠憲的腿在過程中受傷,兩人連滾帶爬、勉強狼狽地逃到台灣尋求國主的協助,國主心軟收留兩人在此生活(我覺得台灣人的本質基本上就是熱情跟善良,見人有難總是忍不住想幫忙,所以國主的設定也變成這樣了)

 

梅雨季節、外出遇到大雨、19度的氣溫、冷冰冰的手全都是個人經驗,那天心情不太好,又騎著摩托車在雨中買晚餐冷得發抖(我討厭下雨,更討厭下雨的時候外出),腦子裡突然閃過賀茂忠憲牽著上官焱的手的畫面,玩了幾次噗浪的BZZZ,看見賀茂跟上官兩個人感情真好啊......就算兩個人都已經不是當初交換學生時期的樣子,可以安穩地生活在一起該有多好?可以實現這樣的場景多好?當下就決定不顧一切寫了這麼任性的東西出來。

如果看倌看了以後,能夠有一點點幸福的感覺就好了。

 

 

【正傳IF世界,忠憲跟上官焱都沒死的後日談】 

窗外的天空被陰霾籠罩著,就算雨停了,風還是冷得叫人直打哆嗦。賀茂忠憲在輪椅上伸個懶腰,仰在椅背上發呆。

不知是否因為來到南方,在上官焱身上的蠱毒比待在北方時安分得多,不再三不五時的發作,賀茂的骨頭也不常因天氣寒冷而隱隱作痛,總體而言,他挺喜歡待在目前這個地方。

梅雨季才剛開始。

上官焱方才出門了,大部分時間,他們兩人都是深居簡出,偶爾才會外出採買日常用品與食材。此時的雨又稀稀落落地下了起來,大顆大顆的雨水打在鐵皮屋頂、打在玻璃窗上、打在濕透的柏油路上,鏗鏗鏘鏘明快的節奏讓賀茂忠憲有點擔心──他不太確定上官焱是否正在淋雨,而氣溫只有19度。

正門的方向傳來金屬碰撞的輕響,賀茂忠憲挺起身來,推動輪上的把手,緩緩地移動過去。男人提著還帶水珠的塑膠袋進了廚房,規規矩矩將蔬菜、肉片等食材放入冰箱,賀茂忠憲只是在廚房門外安靜地等著。待到上官焱收拾好,離開廚房,賀茂忠憲顯得有些任性地伸手拉住他,前者並沒有任何推拒的意思,任由他握住他的手。

有時候,賀茂忠憲會後悔自己在成長期沒有多運動與喝牛奶,他總是透著一股秀氣,少了些男子氣慨,當他牽著他,總會發現自己的手硬是比對方小上一些。

他不甘心的事情太多了,這只是其中一項。

上官焱仍然是那張太過冷淡的臉,沒有全濕,但似乎還是冷到了,臉色有點蒼白,雨水沿著他的輪廓、髮梢向下滴落,水痕讓人有「他在哭」的錯覺,但賀茂忠憲很清楚──上官焱早就遺忘了該怎麼哭泣。

「你回來啦。」賀茂忠憲揚起微笑,「外頭冷嗎?」

上官焱機械式地輕輕點下頭,賀茂只是繼續牽著他,沒有其他的動作。

骨節分明,指甲修剪乾淨,普通的、就是男人的手掌。被雨浸透的掌心沒什麼體溫,他捧在手心的態度卻像極了捧著一隻剛出生的奶貓那麼小心翼翼──只有他才知道這究竟多麼彌足珍貴。

「……我去倒熱水。」上官焱想把手抽走,卻被他輕輕拉住。

「不用急著暖手。」輕柔的摩娑著掌心,他還感覺不到有回溫的跡象,然而他知道只要用點耐心,很快、很快……

「我們有的是時間。」

 

END.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