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名稱:《李斯列傳》(暫定)

改寫司馬遷《史記‧李斯列傳》歷史耽美向,CP:秦王贏政X李斯

作者:DR & 簫凜

 

下收試閱

他們所在的楚國,楚王無能,六國衰弱,唯有西方秦國處心積慮,展現一統天下的雄心壯志。

「對一個人來說,沒有比身份卑賤更大的恥辱,而最為悲哀的莫過於處境窮困。長久處於卑賤的身份、窮困的處境,反對當時世俗的風氣而憎惡富貴。把自己的行動寄託在有所不為的原則上,這並不是身為游說之士的真正意願……所以,我要前往秦國,為秦國獻上我的力量。」李斯在臨走前,如此對他的老師說道。

老人只是看著他,蹙著眉頭,沉默良久。

「小耗子,為師勸你多回,如此汲汲營營於富貴,總有一天,會害死你自己的。」

「師尊,徒兒也與您提過多回,不要喊那莫名的暱稱。」李斯毫不客氣地回應。

「啊啊,為什麼總是不聽老師的話呢……」與其說是責備,不如說荀卿僅是單純地抱怨,擰了擰眉心。

「算了算了,隨你高興去吧。」荀卿擺擺手,「不過啊,為師還是要再嘮叨一回,小耗子。如此汲汲營營於富貴,總有一天哪,真會害死你自己的。」

「……徒兒謹聽老師教誨。」李斯對老師拱拱手,「那麼,徒兒這幾日便出發前往咸陽。」

荀卿點頭,目送李斯轉身離去。

「保重啦,小耗子。」

 

轉眼時序入夏,秦莊襄王薨,十三歲的嬴政繼位,秦國朝政又是一陣暗潮洶湧。眼下掌握大權的是相國呂不韋,李斯來到咸陽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拜會呂不韋,他與李斯相談甚歡,同時也在言談中得知李斯詩書滿腹、能力出群,是個治國之才──但能不能受用,還得看呂不韋的意思。

「不急,不急。」呂不韋總是這麼說,給了他一個郎中的位置,就把他閒置在意旁。李斯整日在呂不韋包下養食客的餐館前周旋著,吃不下也睡不好,數月過去,咸陽城開始下雪時,他整個人瘦了一圈,

 

韓非,那個韓非。學成回到韓國以後,肯定會以公子的身分受到重用吧。

那我呢?李斯想起自己都已年過而立,卻一事無成,怒極將手中的傘摔在地上,一旁披著斗篷的少年被濺起的雪花沾著,蹙起眉,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沒見過有人扔傘的嗎?」他沒好氣地對少年說道。

少年冷哼一聲。

「像公子你這麼沒用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被戳中痛處,李斯捏緊拳頭,對少年怒目相向,後者仍然是那副倨傲而似笑非笑的神情。

一個看來不過十多歲的孩子會有這樣的神情嗎?不,應該說十多歲的孩子該有這樣的神情嗎?李斯有些困惑──他看不出他有什麼特別,但直覺告訴他:這名少年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把傘撿起來吧。」少年看了地上的傘一眼,轉身離去。李斯見對方要走,迅速撿起傘追上去。

「小公子!」

「有何貴事?」少年有些不耐地問。

一心只想攔下對方,思緒在腦內轉了轉,才又開口:

「小公子,天冷,喝杯熱茶再走?」

少年先是愣了一會,他垂下眼瞼,笑了兩下,接著抬起頭看李斯。

「好啊。帶路。」

 

「小公子怎麼在這種大雪天獨自外出?」李斯替少年斟了杯茶,隨口問道。

「沒什麼,室內悶著呢。」少年優雅地端起茶杯,聞了茶香以後才緩緩飲入口。

李斯打量著少年的裝束:束髮但未加冠,臉型長相略帶稚氣,捧著茶杯的手看來骨節亦尚未突出,李斯大略可判斷他最多不會超過十五歲。

「你是相國的門客?」少年問得雲淡風輕,像是隨口說說罷了。

「是。」

「噯,那不就是想要做官任職的嗎?」

「……是這麼想。」

「那現在呢?」

李斯乾笑兩聲,沒有回應。少年的嘴角微揚,似乎有些幸災樂禍。

「八成是你的能力太過大眾化了吧,又莫非是……孟嘗君身邊那些雞鳴狗盜之徒?」少年說得不客氣,這番話讓李斯耳邊的吱吱聲再度響起,喉頭發乾,他微微顫抖起來。

「什麼話……這什麼話!」李斯神情扭曲,字句像是自齒縫迸出,拳頭重擊了桌面,少年似乎也被巨響嚇了一跳。

「師尊也好,韓非也好,呂相國也好……這些人,一個個把人當傻子看,認為我從楚國鄉下來,就注定一事無成!跟住在茅坑的老鼠一樣!他們付出的努力有超越我嗎?憑什麼他們有權有勢就可以平步青雲?小子,你也一樣……你、」

「那說來聽聽。」少年歛著臉,打斷李斯的話。

「若覺得自己不差,那麼把你會的說來給我聽聽。要是連個小孩子都說不動,就別怪這些人把你當笨蛋!」

「怎麼樣?」他的眼神充滿著鄙視。李斯頭一次被韓非、荀卿以外的人逼得啞口無言,他呆愣著一會,什麼東西梗在喉頭似的,囁嚅半天連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說啊。」少年不耐煩地說道。

「如今世道,非墨即楊……想要一統天下,怎能聽從這些腐儒的治國之術?仁無法為國帶來財富,若鼓勵人民明哲保身,那也無法用武功平定天下。在我看來……只有一種方式才能兼併六國──權術,以制度駕馭人民,驅使他們為君王而戰。」李斯並不想承認,這所謂帝王之術是從他的師兄韓非身上偷師而來,而這個方式確實可以協助一個國家走向富強之路。

少年聽聞這個方式以後眼睛一亮,抬眼看李斯一眼,嘴裡念了幾回「有趣」,撐著腦袋思考了一會,手指沿著杯緣劃了幾圈。

「……公子,你叫什麼名字?」

「姓李,單名斯,字通古,楚國上蔡人。」

「李通古……李公子,是嗎?我記住你了。」少年站起身來,露出那副深邃而倨傲的笑容。

「李公子,後會有期。」

 

「李通古啊,好久不見了。初春天冷,快點進來。」呂不韋的臉上堆起笑容衝著李斯,殷勤地替他拉開椅子。

「呂相國難得有空找我吃頓飯。」李斯勾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應。

「哈哈哈,別這麼說,先前政局有所改變,過於忙碌、過於忙碌。」李斯就坐以後,呂不韋又親自為他斟茶。

「呂大人有什麼吩咐嗎?」李斯並沒有心情與呂不韋周旋,直接了當地問。呂不韋倒也沒有為此流露出任何不滿。

「好,我就喜歡你有話直說。」呂不韋拍了下李斯的肩膀,「兩日後,我帶你去見小王上。」

李斯更覺其中有鬼──呂不韋這老傢伙,久久不見他,一碰頭就說要去見秦王,怎麼想都不太對勁。

「幾天前,王上跟我提到了你的名字。」呂不韋執起茶杯,大口飲入茶水。聞言,李斯不由得震了一下。

秦王欽點,即使那個年僅十三歲的魁儡秦王,受到欽點仍然是不得了的大事──但是他又怎麼知道,呂不韋不是設計陷害他?

「謝呂大人好意,但是通古味曾與王上謀面,何德何能獲得王上賞識?」

中年男子聳聳肩。

「王上說他與你有一面之緣,想與你進一步聊聊。」呂不韋自顧自開始夾起桌上的菜餚,「不過說奇怪,你整日在這附近閒逛,王上待在宮裡,到底怎麼有一面之緣的?」

「在夢裡吧。」李斯模糊地回答,腦海中浮出答案。

會面的那日,他一點也不意外地見到了掛著倨傲微笑的少年,嬌小的身子站在大殿上卻顯得無比高大。

「初次見面,李公子。」少年的微笑是如此地震懾人心,李斯總覺得自己無法從他身上轉移視線──是了,就是這個人。李斯知道他將為這個人獻上自己的一切,為他打拼天下。

「參見大王。」李斯款款下跪,磕了幾個響頭。他看不見秦王的神情,只感覺到視線在自己身上溜了溜。

「免禮。」

「謝王上!」他抬起頭,看見秦王不可一世地神情。

「李公子,上回你與孤說的治國之術,今日在仲父大人面前再同孤說一次,說得仔細點吧。」

這是秦王贏政與李斯的「第一次」會面。

 

 


 

這是第一版的稿子,之後有可能會再修

然後啊不要看到這邊都很正常,後面的李斯真的很病

因為我跟簫凜同學兩個都覺得李斯就是個病嬌啊呼呼^q^

之後再放印量調查上來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