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誠凜籃球部按照慣例地在放學後進行社團活動,但是發生了一件令全體社員激動得幾乎要爆炸的事件。

 

「動作快一點!不要浪費時間!換好衣服的馬上到球場集合!」相田里子對更衣室裡的眾男性大喊著,完全不介意這群男性幾乎都只穿著一條內褲。

但是他們很介意。

「教練──不是說了換衣服的時候不要開門了嗎?!」

「我都不介意了,你們介意個毛啊!」

「被看光的又不是妳──」

「拜託,就算教練脫了也沒有人噗喔!!!」

「想死了?說什麼鬼話?!!」

身為隊長的日向順平並沒有興趣介入一年級笨蛋跟教練之間的溝通問題,瞄了身旁同樣淡定地換衣服的伊月俊,注意到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衣服顏色好像比平常鮮豔……對了,伊月向來都是穿冷色系的T恤,今天變成橘色的,有點不習慣呢。然後……咦?總覺得這件衣服很眼熟……

「欸?伊月,這好像不是你平常穿的衣服喔?」在日向OS無限repeat的同時,小金井也注意到了,心直口快的他毫不猶豫地開口問道。

伊月表情僵了一下,「呃……是、是啊,想說,可以換換口味……」

「這個穿衣風格好像在哪看過呢。」小金井歪著腦袋,開始搜尋記憶體。

「……是秀德高校的高尾君吧。」黑子幾秒後開口,「印象中,高尾君的便服顏色總是很鮮豔的樣子。」

「欸──是這樣啊!」小金井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模樣。

土田皺眉,「伊月,你最近是不是跟高尾走得太近了?上次出去買晚餐的時候,也看到你們兩個走在一起。」

「說到高尾,學長你昨天是不是跟他去吃宵夜啊?」火神補充。

「前幾天還一起去書局。」

「……」

「欸──?!水戶部你在開玩笑吧?怎麼可能!」小金井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打斷其他人的思考與討論。當他發現所有人的視線都往他身上集中時,看起來有些慌張。

「這……那、那個!不是我啦!是水戶部說的!他、他說,說不定伊月跟高尾兩個人正在交──」

「不!絕對沒有!!沒有那種事!!!」向來冷靜自持的誠凜籃球部司令塔,在打斷小金井轉述水戶部的推論後,華麗麗地暴走了。「我跟和成不是那種關係!」

「啊……叫名字了呢。」黑子立刻挑出問題所在。

「『和成』?真親熱耶~」小金井壞笑著勾住伊月的頸子,「伊月啊伊月,原來你喜歡年紀小一點的,沒關係啦,高尾很活潑開朗啊~~♪」

「就跟你們說不是那樣了啊啊啊啊啊啊!!!」伊月俊,人生第二次的暴走。

「別一直逗他啦,好好讓伊月把話說完行不行?」這個時候,大魔王……英雄就會出來維持正義、保護世界和平,在場說話最有份量的相田,終於開口制止小金井的胡鬧。

「好了,你可以解釋一下了吧?」隊長大人在魔王……英雄的示意下,開口詢問。

雖然其他人在日向眼裡看到意義不明的不悅,但是沒有人敢再開口囉唆。

伊月的表情有些掙扎,似乎並不是很樂意說明的樣子。眼角餘光偷瞄過圍觀的部員們,最後還是只能棄械投降。

「其實,和成他啊……」

 

*

 

綠間真太郎覺得一整天都聞到了奇怪的味道,也不是說令人作嘔,只是根據他的印象,這個味道──別說出現在自己班上,它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在秀德高中。

屬於誠凜的某個人的味道,從高尾和成的身上傳來。

為什麼高尾身上會有的味道?老實說,綠間真是越想越不甘心,但是馬上表現出自己的不悅,又不合他的個性。

「小真你幹嘛?為什麼一直發出吸鼻子的聲音?感冒了就要去看醫生喔。」高尾放下書包,掌心貼向綠間的額頭。「有沒有發燒啊?今天的部活要不要請個假好了?需要我陪你去掛號嗎?」

「你身上……為什麼有別人的味道?」

「別人?啊,是因為這件T恤吧!」高尾從制服領口拉出裡面那件深藍色的T恤,「這件衣服不是我的唷~」

「誰的?」

綠間的口吻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待高尾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困在桌子與綠間雙臂的中間。他嚥了口唾沫,乾笑兩聲。

「啊、哈哈……小真你不要激動嘛……等一下我會跟你解釋的……」高尾有點狼狽地伸手拉過自己的書包,掏出手機後按下快速鍵。

「……喂!是俊哥嗎?俊哥救命啊~~小真要殺人了啦嗚嗚嗚~~」

 

*

 

手機另一端傳來淒厲的慘叫聲,誠凜籃球部員們陷入了沉默當中。伊月嘆氣,跟電話的另一邊說起話來。

「幹嘛啊……綠間應該是你最擅長應付的對象吧?怎麼現在找起我來了?」

『嗚嗚嗚小真看起來好兇好可怕啦!還一直說什麼有別人的味道,我要怎麼辦?』

伊月掏了掏耳朵,「誰叫你要睡過頭,隨手就撈我的衣服去穿,活該啦。」

──這兩個人居然在同居!那個伊月居然在外面跟男人同居耶!八卦人人愛聽,當八卦跟幾乎天天相處的人相關的時候,聽起來更叫人興奮不已啊!

『哥──你不能見死不救!你捨得讓可愛的弟弟落入奇蹟的世代的手裡嗎?』

弟弟?出現一個奇怪的名詞了。

「保重,我會跟媽說你今晚找不到喜歡的裙子不回去了(注一)。」

『哥哥──』

「……六點,誠凜附近的那間MJ,三十分鐘,就這樣。」說完掛斷。伊月看了部員們一眼,嘆氣。

「……部活後再告訴你們吧。」

 

*

 

當天傍晚六點,誠凜高校附近的MJ。一列人高馬大的高中籃球員坐在位置上,每個人表情都不同,先不提餐盤擺了二十幾個漢堡、一臉凶惡樣的少年讓人望而生怯(旁邊還隱隱約約有個含著吸管、不斷發出吸飲料噪音的背後靈),唯一戴著眼鏡的那個根本是低氣壓的中心,速食店內的客人感受到那「生人勿近,死人也別過來」的氣勢後紛紛退避三舍,沒兩下MJ就有如包場一般,除了這群學生以外別無他人。

大約在六點半的時候,兩名穿著名校秀德高中制服的男學生一前一後地步入店內,其中個子較矮的黑髮男生立刻含著眼淚撲進其中一個誠凜學生的懷裡……然後被狠狠丟開。

 

「俊哥你好狠心!你怎麼可以把可愛的弟弟丟在地上?反對家庭暴力!」高尾跌坐在地上,滿臉不滿地指控。

「說過很多次了,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飛撲我!」很顯然,伊月並沒有反省的意思。

摸摸摔疼的屁股,高尾「切」了一聲後自行找了個位置坐下。「小真也過來吧~」

總算等到所有聽眾就定位,伊月清了下喉嚨,開口。

「和成是我的弟弟。」

「……什麼?」

「我說,高尾和成是我的弟弟。」

眾人沉默,大約三十秒過後,小金井顫抖地抬起手,指著伊月。「真、真、真、真的假的?」

「如假包換。」

「……親的?」火神面頰抽搐。

「有戶口名簿的喔。」笑。

黑子的眼睛眨巴眨巴兩下,「以前就覺得伊月學長跟高尾君有點像,沒有想到居然是親兄弟呢。」

「等一下!你們明明一個姓伊月,一個姓高尾不是嗎?怎麼可能是兄弟!!」相田很明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激動地尖嚷──八成是擔心誠凜的戰術會被高尾知道。

「因為媽媽是獨生女,所以祖父母、外公婆和父母親協商好,我們兩兄弟其中之一要從母姓來延續香火。」伊月冷靜地回應部員們的質疑,「還有,我不曾洩漏戰術給和成過。至於鷹眼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

遭到哥哥的白眼,高尾一臉無所謂地聳肩。「沒辦法啊,誰叫俊哥跟我不同學校呢?當然不會把鷹眼的事情跟俊哥說啊!而且因為俊哥有鷲眼的關係,所以你很理所當然的覺得我看到的東西跟你一樣了嘛,是習慣成自然,不是我的錯唷。」

一切真相大白,綠間和日向僵硬的臉稍微鬆開了些。高尾則是在這個時候「啊」了一聲。

「既然誤會解開了,那麼……」高尾笑得異常燦爛,「我是伊月俊的弟弟高尾和成,請多指教囉,誠凜的同學還有學長姊們 ♥」

 

  

注一:日本搞笑藝人陣內志則的短劇中,陣內撿到一個女孩的手機,女孩打電話找手機,在他接起手機後,要求陣內打電話代替她對男友說「當天找不到喜歡的裙子,因此不去約會了」,當男友打來並且質疑為什麼是陣內接電話時,陣內將手機拿得遠遠的,糾結到底要怎麼跟男生開口,最後在男生問「敢不敢出來單挑」時,陣內直接將女孩說的「今天找不到喜歡的裙子,不去了」說出口然後掛斷電話。

---------------------------------------------------------------------------------------------------------------------------------

動機其實是噗友聊天的內容,而且伊月學長跟高尾的背影真的看起來根本就一模一樣,所以就寫了這篇文來自嗨www

不要打我!不要丟東西!最近物價很貴!消費者物價指數已經到3%了(雖然我搞不懂那是什麼不過好像很嚴重)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