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正常說話,也無法隨意地唱歌──真是沒用的歌士啊,眾人這麼說著。早已習慣這樣輕蔑的對待,當神威面帶微笑地與他相處時,一開始還有點警戒,不時的捉弄導致他無法確定對方的想法,後來慢慢了解對方只是個溫柔過剩的男人,那些自我保護的盔甲一片片掉落。

一樣是深藍色的透明瞳孔,為什麼鑲在這男人的臉上就是這麼讓人迷惘並且逐漸淪陷呢?

低沉溫柔又充滿男性魅力的聲音,無論是說話還是唱歌都讓人心曠神怡。

無法正常說話,也無法隨意地唱歌的Kaito,發覺自己對神威深陷其中,怕是要從此萬劫不復。

你是怎麼看著我的呢?

介意我是個連歌都唱不出來的歌士嗎?

總是在被其他歌士嘲弄後,一個人躲在角落無聲哭泣的我,是不是令人厭煩呢?

聽得見我的心聲嗎?

你……喜歡我嗎?

不知是景仰崇拜更多也許是愛慕的眼神,一直一直跟著你唷。神威,你有看見嗎?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你。

可以唱歌的話,如果可以唱歌的話……

好想、唱歌給你聽……

 

他張開口,像潛入海中冒出許多大小氣泡,空氣流入口中肺臟中像是冰冷海水,帶著一絲窒息感。聽說海面上的泡沫還有從海底不知名深處浮起的泡泡,就是人魚唱歌留下的痕跡──逐漸消失在視線裡。

  

 

------------------------------------------------------------------------------------------------------------

嗯,這是以接下來的長篇故事做背景寫的短打,CP會是茄冰無誤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