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靠在樹幹上,紮著頭髮的年輕男子睡得很沉。旁邊一個漂亮的長髮少女身邊停了幾隻小鳥兒,她正和牠們輕聲的聊個不完,深怕吵醒好不容易得以休息的男子。遠方陣陣的雷鳴,男子擺在身邊的琴跟著有著些微的共鳴,少女捧起最後一隻小山雀,輕柔的對牠道聲再見接著放手,鳥兒在放手的瞬間振翅高飛。

時間是驚蟄,雷聲是難免的,讓少女比較驚奇的是人間在經歷災變那場大難後,居然仍可以準時的在驚蟄這天打雷甚至下雨,才真的令人非常驚訝讚嘆。

「主人?主人!」少女動手搖了搖男子的肩膀,男子這才睡眼惺忪的清醒過來。

「唔……英俊……天亮了?」

「什麼天亮啊,主人。要下雨了,快進屋吧。」

 

(02)

冬天過後的第一場雨。

叮叮噹噹。

鏗鏗鏘鏘。

淅瀝嘩啦。

男子──宋明峰──坐在窗邊,雨水打在窗戶上,流成一道道的小河,他用手指隔著玻璃描繪過一條條的迷你河道。

「雷聲鋪陳,嘹亮地哼,大地與河,萬物屏息這一刻……」明峰心不在焉的輕聲哼唱著,曾經流傳在列姑射的歌。

他不知為什麼突然帶點撒賴的說要吃英俊所煮的飯菜,英俊正在廚房裡忙著,她聽見自家主子唱出的曲調。

她曾經聽過,一個乾淨舒服的聲音所唱的。接下來的歌詞,英俊覺得一根針深深的刺進自己的心中。

 

透明的傷口,漂亮的殘忍。

 

麒麟大人,這個好像在說您啊。您留在主人心上的傷口;

又或者,這是主人說過的那位死去的羅紗小姐留下的,不過這道淌血的傷隨著妳的衣物碎片被埋葬在樹下了;

還有啊……也許早已成為一具冰冷白骨的音無神主。主人偷偷參加你的葬禮,看著你的棺材入土的那天,也許已經在他的心靈劃下了無形的傷口。

 

雨的鏗鏘臨盆比夢的合奏還近。

 

也是,夢突顯的是一個人心裡最深的願望〈也許那個願望永遠無緣實現〉,相較下來,雨水落地的聲響可比夢境近多了。

 

(03)

雨後的天空總是乾淨得令人不自覺的沉醉。明峰沉默的看著灰暗的天空,突然有點懷念可以帶著愉悅心情欣賞洗滌過的晚霞的時光。

災變後已經將近百年,當初經歷過的人都已經老去甚至離開這個世界。

 

剩他。

跟著式神孤獨的懷抱著「也許某天麒麟會回來」的願望,繼續活著。

 

麒麟什麼時候回來呢?明峰拒絕思考「也許麒麟已經死了」的這個潛在可能性。

曾經這麼勸過自己的人們像是秋天的落葉日漸凋零,明峰想起他們的同時,又想起自己那個漂亮的老同學。他們跟他一樣,時間分別在姣好的臉龐還有髮絲上留下印記。

在不斷失去中,對於付出感情已經逐漸疲憊。明峰把臉埋入自己的臂腕中,假寐。

無論如何深刻的思念都喚不回已經離開的人們。

母親如此,麒麟如此,羅紗如此,音無亦是如此。

 

 

「主人,別睡了,快點醒醒啦!」英俊用力的搖了搖明峰的肩膀,後者只是不甘願的挪動了一下腦袋的位置,又繼續和周公下棋去。

──為什麼跟小學生沒兩樣?!英俊在那0.001秒有抓狂的衝動。

深為新好妖怪〈?〉,英俊耐心的繼續勸說。「主人,傍晚了,你午餐都還沒吃耶……而且雨停了,你不要出去散散步嗎?」

「嗯……好啦。」明峰勉強打起精神,「那我出去走走……」

英俊用力點頭。出去散步總比每天跟麒麟大人一樣在家當人型馬鈴薯好!

 

(04)

初春新開的花總是特別嬌嫩,被雨水洗去灰塵後的花兒顏色更是耀眼。明峰順著南投的山間小路走著,走馬看花式的欣賞花朵。

如果是音無就不會這樣做。他心想。愛好風雅的日本人一定會帶著一壺好茶〈或者好酒〉,找個舒服的樹蔭下,享受大自然的微風還有天然的美景。

一路走到山中的小村莊,暮歸的農人一路閒聊著結束一天的疲倦,母親溫柔的呼喚孩子返家,有點像只存在於文字中的美好。

一位婦人看到他,有點驚訝的開口:「……這不是禁咒師嗎?」

村子裡的人聽見了,上前關切。

 

「那個……禁咒師,俺家媳婦兒剛生了個孩子,您就替俺想個名字吧。」一位老先生微微發抖的手把的嬰兒捧到明峰懷中。

望著孩子天真的大眼睛,明峰突然有想哭的衝動。

 

他必須打起精神來,繼續支撐這個世界。為了這樣純真的眼神。

 

 

後記:

嗚啦!我打完了

大家好,我是荒廢這裡到快變成粽子窩的DR

一開始打這篇文的時候本來有個明確的目標,但是打著打著就忘記了......

事實上我在打這篇後記的時候還是想不起來我原本想寫什麼?(毆)

我想我大概老了吧......(老人茶)

總之,好久沒有寫禁咒師的文了,有點生疏(因為最近對APH愛比較大☆(揍))

希望你們喜歡啦(就算不喜歡也不准打我!!)

 

 

 

 

蘇打綠/交響夢        (收錄於春‧日光)

午後時分 睡得很沉 嘈雜鳥兒 也全都充耳不聞

心奔如歌 歌裡在等 等你來和 和一篇雨季解渴

雷聲鋪陳 嘹亮地哼 大地與河 萬物屏息這一刻

蟄睡了一世紀的下午被你驚醒 迷霧從身後穿起扣成水滴

透明的傷口 漂亮的殘忍 藏到土壤裡

雨的鏗鏘臨盆比夢的合奏還近

阡陌牧車 因你饒舌 雷聲如燈 敲開了一年興奮

急板成歌 歌落成河 何在狂奔 奔擊了乾涸混沌

蟄睡了一世紀的下午被你驚醒 迷霧從身後穿起扣成水滴

透明的傷口 漂亮的殘忍 藏到土壤裡

雨的鏗鏘臨盆比夢的合奏還近

埋伏了一整季的思念被你剝離 棉絮爬上了頭髮換算年齡

氣候的成長 季風的回憶 收進課本裡

我自己來縫補我自己

修剪自己迎接你淋濕我風乾的心

雨停時分 洗澈煙塵 新的花梗 正期待炫耀顏色

黃昏人們 敞開了家裡大門

寧靜很深 世界迎接你這一刻 生命來了

    全站熱搜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