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清光有時候會想:自己應該是恨著大和守安定的。

他沒有辦法忘記沖田總司發病的那一天,一口溫熱黏膩的鮮血就這樣嘔到了他的身上──敵人的血液跟沖田總司的血液混雜在一塊,分不出來誰的是誰的。加州清光嚇壞了,他想當時一臉驚愕的沖田總司恐怕也傻了,那天也是加州清光最後一次見到沖田總司,因為他在被後世稱為「池田屋事件」的戰鬥中毀壞且無法再被修復,對刀劍而言,無法再被修復便等同人類的死亡。

從那之後又過了多久呢?

之後的日子過得怎樣了呢?

主公還記得我嗎?

──為什麼,陪主公走到生命終結的不是我呢?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