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誠凜籃球部按照慣例地在放學後進行社團活動,但是發生了一件令全體社員激動得幾乎要爆炸的事件。

 

「動作快一點!不要浪費時間!換好衣服的馬上到球場集合!」相田里子對更衣室裡的眾男性大喊著,完全不介意這群男性幾乎都只穿著一條內褲。

但是他們很介意。

「教練──不是說了換衣服的時候不要開門了嗎?!」

「我都不介意了,你們介意個毛啊!」

「被看光的又不是妳──」

「拜託,就算教練脫了也沒有人噗喔!!!」

「想死了?說什麼鬼話?!!」

身為隊長的日向順平並沒有興趣介入一年級笨蛋跟教練之間的溝通問題,瞄了身旁同樣淡定地換衣服的伊月俊,注意到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衣服顏色好像比平常鮮豔……對了,伊月向來都是穿冷色系的T恤,今天變成橘色的,有點不習慣呢。然後……咦?總覺得這件衣服很眼熟……

「欸?伊月,這好像不是你平常穿的衣服喔?」在日向OS無限repeat的同時,小金井也注意到了,心直口快的他毫不猶豫地開口問道。

伊月表情僵了一下,「呃……是、是啊,想說,可以換換口味……」

「這個穿衣風格好像在哪看過呢。」小金井歪著腦袋,開始搜尋記憶體。

「……是秀德高校的高尾君吧。」黑子幾秒後開口,「印象中,高尾君的便服顏色總是很鮮豔的樣子。」

「欸──是這樣啊!」小金井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模樣。

土田皺眉,「伊月,你最近是不是跟高尾走得太近了?上次出去買晚餐的時候,也看到你們兩個走在一起。」

「說到高尾,學長你昨天是不是跟他去吃宵夜啊?」火神補充。

「前幾天還一起去書局。」

「……」

「欸──?!水戶部你在開玩笑吧?怎麼可能!」小金井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打斷其他人的思考與討論。當他發現所有人的視線都往他身上集中時,看起來有些慌張。

「這……那、那個!不是我啦!是水戶部說的!他、他說,說不定伊月跟高尾兩個人正在交──」

「不!絕對沒有!!沒有那種事!!!」向來冷靜自持的誠凜籃球部司令塔,在打斷小金井轉述水戶部的推論後,華麗麗地暴走了。「我跟和成不是那種關係!」

「啊……叫名字了呢。」黑子立刻挑出問題所在。

「『和成』?真親熱耶~」小金井壞笑著勾住伊月的頸子,「伊月啊伊月,原來你喜歡年紀小一點的,沒關係啦,高尾很活潑開朗啊~~♪」

「就跟你們說不是那樣了啊啊啊啊啊啊!!!」伊月俊,人生第二次的暴走。

「別一直逗他啦,好好讓伊月把話說完行不行?」這個時候,大魔王……英雄就會出來維持正義、保護世界和平,在場說話最有份量的相田,終於開口制止小金井的胡鬧。

「好了,你可以解釋一下了吧?」隊長大人在魔王……英雄的示意下,開口詢問。

雖然其他人在日向眼裡看到意義不明的不悅,但是沒有人敢再開口囉唆。

伊月的表情有些掙扎,似乎並不是很樂意說明的樣子。眼角餘光偷瞄過圍觀的部員們,最後還是只能棄械投降。

「其實,和成他啊……」

 

*

 

綠間真太郎覺得一整天都聞到了奇怪的味道,也不是說令人作嘔,只是根據他的印象,這個味道──別說出現在自己班上,它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在秀德高中。

屬於誠凜的某個人的味道,從高尾和成的身上傳來。

為什麼高尾身上會有的味道?老實說,綠間真是越想越不甘心,但是馬上表現出自己的不悅,又不合他的個性。

「小真你幹嘛?為什麼一直發出吸鼻子的聲音?感冒了就要去看醫生喔。」高尾放下書包,掌心貼向綠間的額頭。「有沒有發燒啊?今天的部活要不要請個假好了?需要我陪你去掛號嗎?」

「你身上……為什麼有別人的味道?」

「別人?啊,是因為這件T恤吧!」高尾從制服領口拉出裡面那件深藍色的T恤,「這件衣服不是我的唷~」

「誰的?」

綠間的口吻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待高尾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困在桌子與綠間雙臂的中間。他嚥了口唾沫,乾笑兩聲。

「啊、哈哈……小真你不要激動嘛……等一下我會跟你解釋的……」高尾有點狼狽地伸手拉過自己的書包,掏出手機後按下快速鍵。

「……喂!是俊哥嗎?俊哥救命啊~~小真要殺人了啦嗚嗚嗚~~」

 

*

 

手機另一端傳來淒厲的慘叫聲,誠凜籃球部員們陷入了沉默當中。伊月嘆氣,跟電話的另一邊說起話來。

「幹嘛啊……綠間應該是你最擅長應付的對象吧?怎麼現在找起我來了?」

『嗚嗚嗚小真看起來好兇好可怕啦!還一直說什麼有別人的味道,我要怎麼辦?』

伊月掏了掏耳朵,「誰叫你要睡過頭,隨手就撈我的衣服去穿,活該啦。」

──這兩個人居然在同居!那個伊月居然在外面跟男人同居耶!八卦人人愛聽,當八卦跟幾乎天天相處的人相關的時候,聽起來更叫人興奮不已啊!

『哥──你不能見死不救!你捨得讓可愛的弟弟落入奇蹟的世代的手裡嗎?』

弟弟?出現一個奇怪的名詞了。

「保重,我會跟媽說你今晚找不到喜歡的裙子不回去了(注一)。」

『哥哥──』

「……六點,誠凜附近的那間MJ,三十分鐘,就這樣。」說完掛斷。伊月看了部員們一眼,嘆氣。

「……部活後再告訴你們吧。」

 

*

 

當天傍晚六點,誠凜高校附近的MJ。一列人高馬大的高中籃球員坐在位置上,每個人表情都不同,先不提餐盤擺了二十幾個漢堡、一臉凶惡樣的少年讓人望而生怯(旁邊還隱隱約約有個含著吸管、不斷發出吸飲料噪音的背後靈),唯一戴著眼鏡的那個根本是低氣壓的中心,速食店內的客人感受到那「生人勿近,死人也別過來」的氣勢後紛紛退避三舍,沒兩下MJ就有如包場一般,除了這群學生以外別無他人。

大約在六點半的時候,兩名穿著名校秀德高中制服的男學生一前一後地步入店內,其中個子較矮的黑髮男生立刻含著眼淚撲進其中一個誠凜學生的懷裡……然後被狠狠丟開。

 

「俊哥你好狠心!你怎麼可以把可愛的弟弟丟在地上?反對家庭暴力!」高尾跌坐在地上,滿臉不滿地指控。

「說過很多次了,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飛撲我!」很顯然,伊月並沒有反省的意思。

摸摸摔疼的屁股,高尾「切」了一聲後自行找了個位置坐下。「小真也過來吧~」

總算等到所有聽眾就定位,伊月清了下喉嚨,開口。

「和成是我的弟弟。」

「……什麼?」

「我說,高尾和成是我的弟弟。」

眾人沉默,大約三十秒過後,小金井顫抖地抬起手,指著伊月。「真、真、真、真的假的?」

「如假包換。」

「……親的?」火神面頰抽搐。

「有戶口名簿的喔。」笑。

黑子的眼睛眨巴眨巴兩下,「以前就覺得伊月學長跟高尾君有點像,沒有想到居然是親兄弟呢。」

「等一下!你們明明一個姓伊月,一個姓高尾不是嗎?怎麼可能是兄弟!!」相田很明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激動地尖嚷──八成是擔心誠凜的戰術會被高尾知道。

「因為媽媽是獨生女,所以祖父母、外公婆和父母親協商好,我們兩兄弟其中之一要從母姓來延續香火。」伊月冷靜地回應部員們的質疑,「還有,我不曾洩漏戰術給和成過。至於鷹眼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

遭到哥哥的白眼,高尾一臉無所謂地聳肩。「沒辦法啊,誰叫俊哥跟我不同學校呢?當然不會把鷹眼的事情跟俊哥說啊!而且因為俊哥有鷲眼的關係,所以你很理所當然的覺得我看到的東西跟你一樣了嘛,是習慣成自然,不是我的錯唷。」

一切真相大白,綠間和日向僵硬的臉稍微鬆開了些。高尾則是在這個時候「啊」了一聲。

「既然誤會解開了,那麼……」高尾笑得異常燦爛,「我是伊月俊的弟弟高尾和成,請多指教囉,誠凜的同學還有學長姊們 ♥」

 

  

注一:日本搞笑藝人陣內志則的短劇中,陣內撿到一個女孩的手機,女孩打電話找手機,在他接起手機後,要求陣內打電話代替她對男友說「當天找不到喜歡的裙子,因此不去約會了」,當男友打來並且質疑為什麼是陣內接電話時,陣內將手機拿得遠遠的,糾結到底要怎麼跟男生開口,最後在男生問「敢不敢出來單挑」時,陣內直接將女孩說的「今天找不到喜歡的裙子,不去了」說出口然後掛斷電話。

---------------------------------------------------------------------------------------------------------------------------------

動機其實是噗友聊天的內容,而且伊月學長跟高尾的背影真的看起來根本就一模一樣,所以就寫了這篇文來自嗨www

不要打我!不要丟東西!最近物價很貴!消費者物價指數已經到3%了(雖然我搞不懂那是什麼不過好像很嚴重)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猛禽是鳥類六大生態類群之一,涵蓋了鳥類傳統分類系統中隼形目和鴞形目的所有種。猛禽包括鷹、鵰、鵟、鳶、鷲、鷂、鶚、鴞、鵂鶹等次級生態類群,均為掠食性鳥類。在生態系統中,猛禽個體數量較其他類群少,但是卻處於食物鏈的頂層,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正是由於上述原因,猛禽的種群比較脆弱,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把猛禽作為保護的對象。

由於猛禽處於食物鏈的最頂端,單位面積承載猛禽個體數量一般較少,所以絕大多數猛禽領域性很強,多單獨活動,一些物種在繁殖季節會成對活動,個別物種在冬季或旱季等覓食困難環境嚴酷的季節會結成小群。

──以上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嗤之以鼻,不過擁有如鷲般銳利眼睛的他,同時在性格中有隱性的猛禽性格──例如說,領域性很強。

身為籃球部的正式成員,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仰慕者──特別是成立初年便差點打入決賽圈的五個球員和監督──除去受傷而長期缺席的木吉,女孩們最容易注意到的自然是場上的三分球射手兼隊長。

當然,因為長相而吃香的自己當然也是告白的熱門人選,人氣指數甚至比身為隊長的日向還高。不過這個不是重點。

有個女孩子聲勢極響地帶著朋友來到體育館對日向示愛,在眾人一片鼓譟中,里子以火山爆發之勢將這些打斷練習的人全部轟出館外,這場瘋狂的告白戲碼才草草落幕──但是隔天開始,就是接連不斷的粉紅告白信件攻擊。

別說日向本人困擾,其他籃球部成員(除了黑子之外,因為沒人看見他)也是不勝其擾──那位女同學的親友團似乎遍布各班,老是有人纏著他們問個沒完「你們隊長有收到信嗎」、「隊長看了嗎」、「隊長有沒有說什麼」……等等。

再不能擺脫這些人,伊月覺得自己要發瘋了。

「你到底有沒有認真拒絕她?」這天他約了日向到MJ吃晚餐,忍不住問道──拜託,不問他真的不安心!哪有人天天被拒絕還接連一個月去跟人家告白的?

「有啦……」日向擰緊眉頭,「天知道那女的到底是聽不懂日語,還是她臉皮真夠厚,天天來我真的會煩死……難道我要叫相田去打發她嗎?」

相田,又是相田。雖然他跟相田關係算不錯,但是要其他女人替自己男人打發那些蒼蠅,還是叫人生氣。伊月抿著嘴,思考有沒有其他方法。

當他看見日向因天氣炎熱而解開的第一個釦子,他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今天練習好平靜……」兩天後的晨練在毫無阻礙的狀況之下結束了,里子抓了抓頭。「欸?那個女人怎麼沒來啊?」

被點醒的小金井立刻轉向日向,「對耶!日向,你的瘋狂粉絲怎麼沒有再出現了?」

日向表情一僵,「呃……沒什麼啦,大概是終於聽懂了吧?哈哈哈……」說完便僵硬地別過頭,開始收拾場地。

身為同班同學的里子歪著腦袋想了會,想起某人頸上出現的、像是吻痕的東西。

「……日向,你有女人了?」里子毫不掩飾地問出口。

「喔喔!日向你有女人了!」

「才沒有!你那什麼肯定句般的口氣啊?!」

「學長,你真的對那個女的有興趣嗎?呃、請問。」

「我沒有啊混帳!不要聽小金井亂講!」

「雖然有點意外,不過我們會支持學長的。」

「喂喂,怎麼連黑子都──」

「都老同學了,哪天帶來給我們鑑賞一下嘛,日向~」

「伊月你──」日向瞬間氣結,而那個罪魁禍首正笑得一臉無辜,看著自己標示領域的記號。

──不管誰都給我聽好了,猛禽類的地域性可是很強的,誰也別想跟我搶。那天他目露凶光地喃喃自語後,一口咬上了日向的頸子。

 ------------------------------------------------------------------------------------

我真的對於「老朋友」還有「青梅竹馬」一類的設定沒有抵抗力......

比起突然被打到的一見鍾情(你在說誰),我更喜歡細水長流最後走到一起的那種感覺啊!

雖說伊月學長是冷靜派的,但是因為吃醋有點失控的美人不是很可愛嗎?/////////(閉嘴啊混帳###

謝謝各位點閱:D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AM 725 紫原敦VS 赤司征十郎

赤司在往學校方向的公車上,翹著腳、手裡拿著日本棋社本期出刊的職業賽事的棋譜。

口袋傳來一陣震動,他動作乾淨俐落地抽出手機,貼到耳邊。

「喂?」

【早安,小赤。】同時傳來咀嚼的聲音。

「敦,一大早就吃零食不好吧?而且你在跟我講電話。」

【唔……】想像那個零食狂一臉委屈地將零食收進包包裡的樣子,赤司悄悄勾起嘴角。

「好了,有事嗎?」

【黃瀨說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小赤有聽說嗎?】

「有啊,怎麼了?」打從一個星期前,黃瀨就很期待這一天的樣子,不知道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小赤,來接吻吧。】

意料之內的一顆直球,赤司並沒有閃躲的意思。他對著電話聽筒輕吻了一下,滿意地聽見手機另一邊的人疑惑的聲音。

「收到了嗎?」

【……唉呀,小赤你好過份,我們隔好遠的。】

「想親到本人的話,自己到京都來找我。」捉弄紫原令赤司心情十分愉快,像是挑逗般地說著,說聲再見後華麗地掛上電話。想著說不定真的有機會見到子原,赤司瞬間有了精神面對籃球社的笨蛋們。

 

  1. AM 1002 日向順平 VS 伊月

擔任風紀委員的人鐵面無私是一般的規則,當這個規則套用在天秤座的人身上更是牢不可破。

──都這麼久了,這次,一定、一定要成功!

看著走在自己前方兩步遠的小情人,日向順平握緊拳頭,彷彿下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決心。

「那個,伊月……」

「嗯?」伊月聽見後方的聲音,回過頭,接著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反握住日向企圖牽起他的手,完美地將他反手壓制在牆邊,引起其他學生的驚呼還有讚嘆。

「校內禁止學生之間過度親密的接觸喔,日、向、同、學。」有如鷹隼一般的眼搭配微笑,別在伊月的外套上臂的值日風紀委員臂章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亮得有夠刺眼──然後那個笑臉明明很燦爛卻莫名的陰森……

……該死!為什麼風紀委員長要訓練風紀委員學會擒拿術?日向順平第N次在心中為失敗的計畫扼腕。

 

  1. PM 1218 綠間真太郎 VS 高尾和成

「好熱喔,小真。」高尾彷彿快溶化的冰淇淋,軟軟地趴在桌上。

「吃你的午餐,不然午休時間就要浪費掉了。」綠間把當日幸運物──今天是戴著斗笠的熊吉──擺在桌上,坐下的同時說道。

「好想待在有冷氣的地方……」

「流汗馬上吹冷氣會感冒。」

「啊哈,小真在關心我嗎?我好開心喔!」

「少囉唆,這只是普通的常識,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仍舊是冷冰冰的口氣,但是臉卻不自然地撇了過去。

高尾嘴角的弧度已經幾乎到達最陡峭的位置,不是第一天認識綠間的人都知道他不過是再一次傲嬌了。

「……對了,小真我跟你說喔!」高尾雙手托著腮幫子,笑得異常燦爛。「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唷!」

一個明顯不感興趣的眼神,不用猜也知道綠間並不感興趣,而高尾倒是發現了他感興趣的點──黏在綠間嘴邊的米粒。他笑著湊上去,吻掉米粒後壞笑著開口:

「小真帶便當了,我幫你拿掉喔~」

 

  1. PM 646 青峰大輝 VS 黃瀨涼太

【小青峰,今天是國際親吻節唷~~快點給我愛的飛吻吧!> 3 <ノツノツ

【煩死了,只有你才會記得這些莫名其妙的節日吧?】

【嗚嗚嗚小青峰不給我親親還兇我OAQQQQQ

【隨便你哭,不想管你。】

當黃瀨哭喪著臉把以上簡訊拿到笠松面前時,後者只有一拳打到模特兒臉上──乾脆把他鼻子打歪算了──的衝動。

「這種東西不要給我看啊混帳!你應該自己解決吧?我除了要當你保母之外,還要兼任愛情諮商師的工作嗎?黃瀨你可沒付我薪水啊!」按照慣例,笠松一腳把黃瀨踹飛,然後背起書包往校門口離去。

「嗚嗚學長你跟小青峰一樣好冷血、好無情,都不安慰人家……」黃瀨含著眼淚跟在後方。

「你是男人吧?人家什麼人家!」

「對不起!」

來到校門口,一名穿著他校制服的男性弔兒郎當地靠在圍牆,一臉不悅地望向黃瀨。

「喂,太慢了。」

方才還在悲泣的黃金獵犬瞬間收起眼淚,露出開心的笑臉,拋棄學長飛奔上前。

「小青峰~~」

「好啦,走啦。」

「小青峰我就知道你最喜歡我了

「你說夠了沒啊?」

「我最喜歡你了小青峰!!!」

青峰嘖了聲,一把抓住黃瀨的領帶便堵住他的唇。

不遠處的笠松覺得自己依舊單身的玻璃心被這兩個KY狠狠地刺痛了。

「放閃光前注意一下周圍有人啊,混帳!!!」笠松流下兩行男兒淚,對前方的兩人怒吼。

 

  1. PM 813 火神大我 VS 黑子哲也

按照慣例,在球隊練習結束以後走路到速食店,坐在窗邊的位子,一個嚼著第2526個漢堡,另一個邊發出聲音邊喝著奶昔,接著一起走到公車站牌等車。

「火神君,你知道今天是世界親吻節嗎?」黑子突然開口問道。

「啊?」火神臉頰抽了下,「這是什麼奇怪的節日啊?黃瀨跟你說的?」

身高僅達他肩頭的少年點了下頭,火神嘆口氣。

「那個黃瀨還真是……該說什麼?少女嗎?專門注意這些有的沒有的,怪不得老是被他們學校的學長毆打……」回想起練習賽時,背號四號真是有夠凶悍,把黃瀨踢過來打過去的……

聽說黃瀨那傢伙是個模特兒,這樣打真的沒問題嗎?

「火神君。」

「嗯?」

「請稍微、蹲下來一點。」

「……喔。」

高大的男子稍微彎下腰,而淡色頭髮的少年踮起腳尖,如他本人那樣輕柔、幾乎無法查覺地在火神嘴角落下一吻。公車的燈光在不遠處的紅綠燈閃爍著,黑子放開他時車門已來到他們面前。

「明天見,火神君。」

「啊、喔,再見。」

車門關上後,火神扒了扒頭髮,微紅著臉離開。而黑子則是隔著車窗看著他的背影,幾不可見的微笑了下。

 ----------------------------------------------------------------------------------------------------------------

我知道已經過了很久了啦......之前有發在鮮網,只是最近才在把這陣子的新文放來這邊

我需要日月同好!OAQ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來源是番茄大大的條漫: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big&illust_id=28372875

 

 

青峰大輝走在前方,黃瀨涼太跟在他身後大約一步遠的地方,亦步亦驅地、單純地跟隨著,有如他對他的憧憬。

「欸,黃瀨,快點跟上來啊,你在幹嘛?」黃瀨正在發愣的時候,青峰回過頭,直勾勾地看進他的眼裡。

黃瀨一會不知做何反應,眼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從以前在帝光,黃瀨就是青峰最大的粉絲,每天的ONE ON ONE不說,還經常纏著不情願的對方,在沒有工作的假日在籃球場進行整天的ONE ON ONE

「我總有一天會贏過小青峰的!」這是黃瀨常掛在嘴邊的話,對於青峰而言,他向來只願意給予「哼」一聲的回應。身為籃下的王者,他不可能會敗給這一個中學二年級才開始打籃球的新秀──如他所言:能贏過他的只有他自己。

對於黃瀨這樣近乎盲目的崇拜,他其實隱隱約約感覺得到隱藏其中的、某種不一樣的感情,不確定金髮小模特的意願(反正他也不是那麼在乎),青峰選擇對於可能性保持沉默。

要說他喜歡或者享受單方面被崇拜的感覺,也不是不對。重點是,對象是那個小模特。

在桐皇海常一戰,黃瀨說出那句不再憧憬,確實讓他莫名地感到火大,後來意料之內地打敗了海常,但是那個小模特卻沒有再找過他ONE ON ONE

青峰一直以來都是個懶惰的人,手機辦了活像是擺飾,就算青梅竹馬的桃井打電話來也不見得願意接聽,更不用說回撥電話或者主動打電話了。他在海常一戰後幾個星期,主動傳了簡訊給黃瀨,約了他出來打球──有點感覺吧,像那首歌唱的「我存在在我的存在,所以明白,所以離開,所以不再為愛而愛,自己存在在你之外」。

他理所當然的揮霍了黃瀨對他的喜歡,現在自然要自己承擔這份後果。

後來有人回了他的簡訊,不過之後──桃井說,青峰變了。

 

「欸,黃瀨,快點跟上來啊,你在幹嘛?」黃瀨正在發愣的時候,青峰回過頭,直勾勾地看進他的眼裡。

黃瀨一會不知做何反應,眼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不要看我!小青峰……求求你,不要再看我了。』

「小模特,快點過來啊。不是要ONE ON ONE?晚了就沒有球場了。」

 

『因為我……已經不在了啊。』

 

From. 小模特】

【我想你是以前帝光的青峰君吧?我是涼太的媽媽。】

【抱歉,涼太恐怕沒有辦法跟你去打籃球了。】

【上個星期,他跟著劇組出外景拍照,發生了意外。】

【這個星期六是告別式,身為好友的你願意前來拈香告別,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

姆,當初並沒有趕上番茄大大的條漫徵文活動,但還是很努力的寫完了

其實原本是沒有靈感的,但是打開MP3開始聽張國榮版本的《當愛已成往事》,突然運指如飛,而且邊寫邊掉眼淚

雖然內文中使用的是梁靜茹的《崇拜》,不過那只是從不知情的青峰的角度看待黃瀨的消失,而後來被青峰幻想陪伴自己的黃瀨,他的心聲則是《當愛已成往事》副歌「為何你不懂,只要有愛就有痛,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好害怕總是淚眼朦朧,忘了我就沒有痛,將往事留在風中」

會哭的原因還有張國榮主演的電影《霸王別姬》的關係,《當愛已成往事》就是它的主題曲,這是題外話了

我知道我是一個寫文很彆扭的寫手,連這種東西都要拐好幾個彎

總之,謝謝各位的點閱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法正常說話,也無法隨意地唱歌──真是沒用的歌士啊,眾人這麼說著。早已習慣這樣輕蔑的對待,當神威面帶微笑地與他相處時,一開始還有點警戒,不時的捉弄導致他無法確定對方的想法,後來慢慢了解對方只是個溫柔過剩的男人,那些自我保護的盔甲一片片掉落。

一樣是深藍色的透明瞳孔,為什麼鑲在這男人的臉上就是這麼讓人迷惘並且逐漸淪陷呢?

低沉溫柔又充滿男性魅力的聲音,無論是說話還是唱歌都讓人心曠神怡。

無法正常說話,也無法隨意地唱歌的Kaito,發覺自己對神威深陷其中,怕是要從此萬劫不復。

你是怎麼看著我的呢?

介意我是個連歌都唱不出來的歌士嗎?

總是在被其他歌士嘲弄後,一個人躲在角落無聲哭泣的我,是不是令人厭煩呢?

聽得見我的心聲嗎?

你……喜歡我嗎?

不知是景仰崇拜更多也許是愛慕的眼神,一直一直跟著你唷。神威,你有看見嗎?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你。

可以唱歌的話,如果可以唱歌的話……

好想、唱歌給你聽……

 

他張開口,像潛入海中冒出許多大小氣泡,空氣流入口中肺臟中像是冰冷海水,帶著一絲窒息感。聽說海面上的泡沫還有從海底不知名深處浮起的泡泡,就是人魚唱歌留下的痕跡──逐漸消失在視線裡。

  

 

------------------------------------------------------------------------------------------------------------

嗯,這是以接下來的長篇故事做背景寫的短打,CP會是茄冰無誤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