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的來說就是二世崩壞得很徹底的一篇......
  延伸自鴻さん的《大和撫子》一文,因為覺得其中Giotto為了大和撫子而離鄉背井到日本隱居的設定很有趣所以(掩面)
  然後二世跟二代雨守的設定來自於在FB看到的一張圖片,不確定是同人還是有官方設定,畢竟我家教國三考基測的時候只看到阿綱從棺材裡爬出來,後來又因為離家最近的租書店關門因此沒有繼續追,直到最近考上大學了才又回頭慢慢補完(其實現在也只有補到十年後的阿正出場而已,然後可樂尼洛跟拉爾兩隻神萌神閃的啊人家已經好久沒有對BG的配對這麼著迷了呼呼)
  反正二代看起來也是很XS,只是二世好像沒有XANXUS那麼凶惡,然後二代雨守好像也沒有美鮫娘那麼高傲還帶著一抹溫柔婉約的微笑紮著馬尾喔喔喔萌死我惹☆
  私心認定二代雨守是腹黑然後二世拿自己老婆沒輒(這只是個人興趣,畢竟S娘是個直腸子的人然後X爸有家暴傾向嘛,換換口味也不錯(揍))
  
  廢話了這麼多,無法接受者請右上角按”X”離開,慢走不送嘿w
  

------------------------------------------------------------------

  
  「……所以說,Giotto是為了那個什麼……大、大盒鬍子放棄了彭哥列?」二代雨守聽過II世解說後,臉上浮現三條斜線。
  到底是多大盒的鬍子讓I世甘願放棄剛成立的霸業,一個人離鄉背井到名為日本的遙遠島國去?自己留難道不好嗎?買回來不行?搶回來不行?大家一起留長然後找個盒子裝著不行?還是這盒鬍子大得沒有辦法運送到義大利?
  傳說中僅出產於日本的大盒鬍子,到底是什麼謎樣的物品……?
  經過腦內天馬行空、亂七八糟得過分的想像後,二代雨守最後還是決定開口詢問上司。
  「II世,你知道大盒鬍子是什麼東西嗎?」
  II世沉默地喝他的黑咖啡,似乎刻意逃避了這個話題。
  二代雨守瞇起眼──他有的是方法讓II世開口回答,不管是好的壞的,粗暴的或者是讓他羞愧得想撞豆腐自殺的。
  「II世……」
  聽見自家雨守撒嬌、裝可愛的聲音,身為黑手黨第一把交椅首領的他瞬間有種麻煩大了的感覺。二代雨守在眾人面前總是溫文儒雅、進退得宜,只有他才知道這個生了張漂亮臉蛋的長髮男人究竟有多恐怖。
  ……馬的誰敢說他懼內他馬上用憤怒之炎把那個不知自己衣食父母是誰的白痴滅得乾乾淨淨!
  老實地交出Giotto寄來的照片,二代雨守刷地接過後,好看的眉立刻打了個疑惑的結。
  奇怪了,照片裡分明是I世和一個長得挺好看的黑髮女孩的照片,沒有什麼鬍子啊?
  「那個女孩就是大盒鬍子,聽說大盒鬍子的特質就是……」II世開始長篇大論地敘述傳聞中「大盒鬍子」應有的相貌應有的個性應有的美德,等到他胡言亂語到「她們甚至可以分開紅海」這個地步時,二代雨守比了個手勢讓II世就此打住。
  「……這種女孩真的叫做大盒鬍子?」很顯然二代雨守在意的點偏重於名稱的問題。
  「啊,那是Giotto這麼說,詳情我也不是很清楚。」II世明顯不負責任地將罪過全推給了遠在日本的前任首領,接著低聲說了句「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老婆像大盒鬍子一樣」。
  於是乎,人稱「微笑守護者」的二代雨守面無表情地給了II世一個肘擊,接著以慘不忍睹的方式痛毆II世後,怒吼「想要大盒鬍子自己跟Giotto到日本去找啊混帳」後便重重跺著步伐離開首領辦公室。
  
  「唉呀~II世你幹嘛這樣惹雨守生氣呢~~?」據說來自於南亞某個佛教國家的晴守召喚出匣兵器替BOSS療傷,同時埋怨著。
  「不是惹他生氣……」是他自己要問的,然後自言自語不小心被他聽到了。II在心中默默地補充完畢。
  雖然很想要個外柔內剛的大盒鬍子做太太,但不管怎麼說,還是自己的老婆最好。II世在冰敷自己頭上的包時,開始盤算著該怎麼向某人賠罪才是。

 

FIN.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跟同學一起製作的繪本《Pupas Factorem》的試閱,內文已經完結,繪圖部分至少要等到指考完。未來可能會出本,如果有相關訊息會發佈在這裡還有鮮網專欄

試閱內容篇幅都不會太長,畢竟是繪本嘛

內文:DR

繪圖:Miss Ghost

 

--------------------------------------------------

  那是小鎮一角的人偶舖,手藝精良的青年人偶師獨居在內,他的店舖生意並不好,縱使街道人來人往,沒有人進到店內,甚至沒人望上櫥窗一眼。
  青年人偶師寂寞地獨自工作,看守著無人的店面,日復一日。終究是耐不住孤獨,他為自己雕刻了「家人」與「朋友」,並且送給每尊娃娃一份特別的禮物。
  第一件作品,以少見的白瓷作為身體,窯燒成一名少女的姿態,人偶師細心地為她上釉,並且蒐集店內飼養、象徵幸福的青鳥落下的尾羽,製作成少女柔韌的髮絲。擁有碧綠長髮與眼瞳的少女,是人偶師的「妹妹」。
  第二件作品,是同株的樺木切割並且雕刻而成,人偶師將它刻成長相極為相似的龍鳳雙胞胎,擁有飛揚的燦金髮絲,還有活潑可愛的笑顏。人偶師將一對金製懷錶燒熔,紡為金線,為雙胞胎一針一線地縫製衣裳。這對雙生娃娃,是人偶師的「小弟」與「小妹」。
  第三件作品,是以質地較為堅硬的櫸木刻成,人偶師製作了一名擁有棕色率性短髮的成年女子。比起嬌滴滴、淚漣漣的貴族千金,他覺得帥氣又不失女性魅力的女子更為迷人。人偶師從娃娃使用的飾品中,找到他一直捨不得使用的珍品──來自絲綢之國的綢緞手工製作,點綴著珍珠並且搭配玫瑰木簪的簪花。這尊帥氣與美麗兼具的娃娃,是人偶師的「姊姊」。
  第四件作品並不是以「家人」的形式存在,而是「朋友」。雕刻他使用的木材,據說來自於一個遙遠的神秘東方島國。由於不熟悉這種木材鬆軟的特性,過程中人偶師吃了不少苦頭,終於完成時,他忍不住感嘆「維持友情不容易」。人偶師將他刻成擁有紫色長髮的俊美武士,不過武士被刻壞的眼珠,一直令人偶師看不順眼,因此人偶師毫不猶豫地,拔下大衣上的藍寶石,就這樣放入了武士的眼中,成為他的眼瞳。
  「你的眼睛顏色跟我一樣呢。」人偶師笑笑,對武士說。
  人偶師為了娃娃們縫製衣服,訂製鞋子,甚至準備了專屬的餐具和茶具。鎮上居民把這事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並且加以嘲笑。
  「那個男人終於瘋了,嘖嘖。」

tbc.

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